书阁小说网 > 我在诡异复苏中修仙 > 第二十六章 他乡遇故知?
    此去省城的路且难且险,从云海村到锦城路程只有三百多公里,换做后世驾车也就三四个小时的事,但在98年的今天,交通还没有畅通,那个路啊,难走的让李道缘都想带着李清河直接御剑而去了。

    先不说山路十八弯,弯弯摇死人,就是大路上的坑洞,月球看了都说自己皮肤好。

    加上汽车时不时抛锚,“定点”吃饭上厕所,外加莫名其妙的停车检查,他们早上出发,第二天一早才到。

    而这还仅仅是道路难,社会的险恶更让两人头大。

    小偷,人贩子,骗子,拉皮条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李道缘要不是修为在身,也许父亲都换了好几个。

    一路向西,李道缘也算见识了经济腾飞下社会的乱象。

    依靠在喧哗的站台旁,李道缘和李清河默默大口喝着汽车间接来的开水。

    “小缘,我觉得有钱了,第一时间一定要买一辆车,嗯,大车。”

    “我懂,空间一定要大,底盘一定要高对吧。”

    “对,底盘,底盘必须要高,他吗......咳咳,这路也太难走了,你...我t...痔疮都颠出来了。”

    “忍忍吧,到底是去省城的路,我想用不了多久就能修好。”李道缘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哈,走吧,还不知道这珠宝店在哪里呢。”

    李道缘打着哈欠,李清河在想汽车的事,他却在想御剑飞行,要是法力足够,御剑来去省城最多一个小时,那不比什么汽车都强吗。

    而且随着修为增加,御剑速度还能递增,突破音速都是轻轻松松,那时候才是天南地北任由他去纵横。

    “大哥,大哥,这是要去哪里?要不要坐车?我对这里熟得很。”

    才走出车站,耳边就传来无数招呼声。

    “我们去...”少有出行远门的李清河听到周围询问,开口便要回答。

    “爸,舅舅他们应该到了,我们快走吧。”

    “啊?!哦,好。”

    两人疾步离开,李清河对于李道缘的话向来不问原由,做了再问为什么。

    远离了车站,周围人群稀松起来,看着周围来来往往衣着靓丽的城里人,李清河恍惚之间才发现他们已经进城了。

    “儿子,城里变化真大,上次我来的时候,这里和镇上也没什么两样,现在...”

    望着一栋栋拔地而起需要仰望的钢铁建筑,李清河眼中有神往。

    “变化真大啊。”

    “爸,以后有钱了我们也能搬进城,不过到时候就怕你不喜欢。”

    锦城是一个好地方,素来适合人居住,只是大城市的好不一定适合所有人。

    “呵呵,到时候再说。”

    李清河没有留恋,四处张望,寻找珠宝店铺。

    李道缘也不闲着,视力良好的他比李清河看的更远更具体。

    经济腾飞之际,百废待兴,车站周遭店铺环视,经营内容与后世已经差之不多,区别在于现在的商铺没有以后那么繁杂。

    沿着街道走了许久,两人也没看见一家珠宝店,李道缘无奈道:“爸,我们还是问人吧。”

    “也好。”李清河点头,接着疑惑问,“小缘,你不喜欢询问别人?”

    李道缘摇头,“不是不喜欢,换做其他地方我早就问人了,可这里是车站附近,骗子横行,我们要是露出无知,劳累伤财不说,主要浪费时间。”

    “这样啊,那我们再走远一些?”

    “不用。”

    李道缘露出一抹微笑,突然指着前方一个行走的路人。

    “爸,那位小姐姐准知道哪里有珠宝店,你去问问。”

    顺着李道缘所指,李清河看见,在街道上有一穿着靓丽旗袍,浑身珠光宝气的女人,看她耳坠下拳头大小银晃晃的饰品,李清河都担心耳朵被拉伤喽,再看她手腕上碧绿的手镯,不懂什么是翡翠的李清河都感觉一股贵气袭来,加上对方头上硕大金钗,这女人不像现代人,更像军阀手底下的贵妇大小姐。

    “我去问问。”

    李清河也不胆怯,拉着李道缘快走几步追上女人。

    “小姐,小姐。”

    听到背后有呼唤,董倩诧异的回头,接着便看见一个土里土气的男人领着一个精致的小男孩跑来。

    “你,是在叫我?”董倩疑惑,她的记忆不错,印象中可没有这两位亲戚。

    “是,是的,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想咨询你一件事。”李清河很是客气,目不斜视,态度诚恳却不显得自卑,只是一个有求者该有的谦逊。

    “哦。”董倩美目流转,倒没想到眼前土里土气的男人看见她表现的如此镇定自若,她对自己的容貌可是很自信的。

    “什么事?”

    闲着也是闲着,董倩准备当一次好人。

    “请问一下这周围哪里有珠宝店,嗯,最好有卖玉石的。”李清河斟酌询问。

    “珠宝店?”疑惑写在了董倩脸上,她不是瞧不起男人,但珠宝店可不是普通人打听的地方。

    “怎么没有吗?”李清河皱眉,来锦城已经过去一天了,家里只有张翠兰一个人,也不知道她能应付过来,车站附近要是没有珠宝店,他都不知道还要花费多少时间。

    此刻李清河有些后悔让张翠兰独自待在家里了,他们应该一起出来的,家里的畜生出事就出事吧,总比人出事要好。

    看着男人目光中的闪烁,愁眉于附近没有珠宝店,董倩莫名急道:“有的,附近就有一家老凤祥,那里金银珠宝齐全,价格还算合适。”

    “啊?!在哪里?”

    李清河和李道缘都惊喜开口。

    “在天府路附近,距离这里有些远,其实在之前这里也有一家老凤祥的,还有几家珠宝店,只是一次恶性抢劫事件,让他们都搬走了,所以你们才找不到。”

    “恶性抢劫事件?”李清河喃喃。

    “我带你们去吧。”董倩脸上不知怎地突然浮现一抹潮红,主动请缨。

    “那怎么好意思。”李清河诚惶,满眼的感激。

    “小姐姐,你可是大好人啊。”李道缘第一次开口,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美艳的董倩。

    “什么小姐姐,没大没小,你该叫阿姨。”李清河指责。

    “阿姨?”董倩指了指自己,脸上浮现不满,“我有这么老吗?小弟弟,要叫我大姐姐。”

    “大姐姐你好。”

    李道缘乖巧再次问候,眼中神光一闪,神识扫过董倩。

    “嗯?”

    董倩有些疑惑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刚刚她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窥视,似乎身上的秘密都被放大展露。

    “奇怪。”

    四周看向她的目光不少,特别是男人,几乎都会忍不住看她一眼,若是她走动幅度大一些,露出大腿白皙风光,甚能影响路人正常行走。

    只是这些“爱慕|”的目光她熟悉而享受,却不是刚刚那种窥视秘密之意。

    “姑娘,姑娘?”

    “啊?”

    “哈哈,不好意思,我给你们带路。”

    董倩甩开心中担忧,为两人带路。

    路上,东道主董倩笑道:“两位来自哪里?去珠宝店买玉石?呵呵,我不是故意打听,就是好奇,你们不说也行。”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是容县人,这不孩子他外公大寿,他妈妈家书香门第,我就想着送点有意义的东西过去。”

    李清河颇为尴尬挠头,似乎羞于自己的气量。

    ‘男人的自尊心吗!’

    看着李清河洗的发白的衣服,再看脚下小不点的缝缝补补的破烂,董倩心中暗自摇头。

    “那大姐姐你是这里的人?”李道缘问。

    “我?”董倩面带犹豫,“算是吧,说起来我们还可能是邻居呢,我原本的家也在容县。”

    “安溪镇,安溪镇你们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