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我在诡异复苏中修仙 > 第二十三章 怀疑
    “警察叔叔,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我就要回家了。”

    “好,我送你。”

    刘强改变了利用李道缘搜查张家村的想法,他现在更想知道眼前的孩子是什么情况。

    刚才的心悸他不能装不知道,那种致命危机根据多年的刑侦经验他能确定就是来自于面前这位异常可爱的小孩。

    李道缘耸耸肩,大步朝着村中走去。

    今日张龙结婚,张家村不说全部到场,看家的人也不多,所以路上基本看不到什么村民,只有走到张龙家附近,才看见扎堆返回的村民。

    ‘看来是处理好了。’

    因为和张家村村民不熟,李道缘并没有理会过往村民,继续大步朝外婆家走。

    他不在意别人,村民们可关注了他。

    李道缘和刘强的组合有些显眼,特别是刘强身上的制服,那是自带**能力,没一会儿众人讨论就从张龙婚礼变成了孩童丢失。

    “好可爱的孩子,是走丢了吗?”

    “多半是,警察都来了。”

    “现在的人贩子真的可恨,不说小孩子,大人不注意都会被拐走。”

    “那可不是,特别是长得漂亮的,都不敢走夜路,唉,这个世道,怎么感觉越活越回去了。”

    “不过那小孩看上去这么眼熟,是我们村的吗?”

    “大概是吧,张家村那么大,你也认不全。”

    双方在小路上擦肩而过,刘强目不斜视,尽量让自己严肃认真,公事公办,他不能开口询问,农村人有一个特别不好的习惯,凑热闹。

    他要是开口,以前方人群的数量,他敢保证今天太阳不落山绝对走不出张家村。

    刘强的选择自然是正确的,他不率先开口,还真没有村民敢主动上前。

    无论在哪个年代,刘强身上的制服都是强有力的认证。

    从村口到张龙家距离并不远,错开人群,李道缘带着刘强很快就回到外婆家。

    “爸妈,外婆我回来了。”

    李道缘大声呼喊同时神识展开,施展传音之术在父母他们心神中说道:“出了一些意外,来了一个有些厉害的警察,等下他若问起,就说在安溪镇采购礼物,不小心把我忘在了安溪镇,其余事情能说则如实回答,不能说就三分真七分假,实在不行就装作不知道。”

    神识传音只在刹那之间,屋内众人听到李道缘的声音,互相看了一眼,点头走出房间。

    “小缘。”

    张翠兰焦急的第一个冲了出来,她的急切并非作假,李道缘什么都没说,御剑而去,这么久不回来,她这个当妈妈的当然着急。

    “小缘,你跑去哪里去了,害得我们好找。”

    其他人也跟着围聚到李道缘身边问东问西。

    看着担忧的众人,刘强忍不住点头。

    对嘛,这才是正常的家庭吗。

    “咳咳。”

    刘强咳嗽一声,提醒众人他的存在。

    “警官谢谢你送小缘回来,唉,今天事情太忙,没想到把孩子落在了镇上还不知道,我们还以为他去哪里疯玩了。”

    李清河冲到刘强身前,激动的握着他的手,脸上带着庆幸。

    “你是?”

    “我,我是孩子他爸爸。”

    “哦,是孩子他爸啊,那可要狠狠批评你一下了,孩子才这么小,走丢了你们也不马上去找,今天幸亏被我们遇到,不然...”

    刘强忍不住摇头,随着经济飞速发展,大家都想在大浪中淘金,有的人选择岸边稳扎稳打,也有的人涉水冒险,更有人纵身大海,然还有的人选择夺取他人成果。

    儿童失踪在这两年是常态,人贩子猖獗到一次集市就会少一个孩子。

    一个五岁孩童独自游荡在安溪镇那么远的地方,刘强都不知道李道缘是多好的运气才能安稳回家。

    “警察同志说的是,可是,可是,唉。”李清河长叹。

    “发生什么事了,小朋友的舅舅不是结婚吗?我看周围火灯笼高高挂起,怎么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刘强问。

    众人闻言,李道缘回家的喜悦被冲散,一个个脸色都难看下来。

    ‘有情况。’

    多年的经验让刘强心提了上来。

    农村是很矛盾的地方,有时候他们能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到警察局,也有缺胳膊断腿了,还不见报案的。

    今日大喜,欢喜之家却愁眉苦脸,不用说这里面一定有很不好的愉快。

    “唉。”

    李清河长叹一声,示意刘强看看身后的张龙。

    “这位就是今天的新郎官。”

    “啊?”

    刘强一愣,该应此刻的张龙浑身缠着五花八门的布条绷带,手中还住着一根木棍,一只脚高高抬起不敢落地,显然伤的不轻。

    “有人抢亲?”刘强试探猜测。

    “差不多。”李清河道。

    刘强立马严肃着脸,“抢亲这事我管不了,但打人我还是能管一下的。”

    “没用的,我们找过警察了。”

    “你们找过了?”刘强疑惑,接着猛地想到什么。

    “你是张龙?!”

    “警察同志认识我?”张龙疑惑。

    “当然认识,你在镇上出的事,我能不知道吗。”

    刘强深吸一口气,周彩霞和罗大能之事疑点重重,其中张家村张龙是重点怀疑对象。

    张龙和两人之间的瓜葛凭着之前的报案还有线人消息基本了解透彻,对于周彩霞和罗大能的龌龊行径,他们警察是有心无力,之前他还同情张龙来着。

    只是没想到早上发生的事,下午就有了结果。

    张龙作为受害者以后的日子不好过,特别在张家村,被人指指点点在所难免,但前脚张龙出事,后脚周彩霞和罗大能就死于非命。

    这里面要说没有联系,刘强是不太相信的。

    作为警察,最不可相信巧合,所谓的巧合,太多太多是别人精心设计的陷阱。

    所以刘强看向张龙等人时,眼中不免带着审视和探查。

    “警察同志知道我们家发生的事,便也清楚我们的难处了,唉。”李清河再次长叹。

    “周彩霞和罗大能两人的确做的过火,不过他们也受到了应有的报应。”

    “?”

    众人疑惑看向刘强。

    “你们不知道吗?”刘强问。

    “知道什么?”李清河奇怪看着刘强,其他人同样如此。

    李道缘只告诉他们要统一口径,可没说周彩霞和罗大能死亡的事,所以此刻众人的疑惑无比自然而真实。

    刘强观察众人的微表情和神态动作,发现无一人作假,心中暗道,‘奇怪,难道真的是巧合,真的是报应,他们两人做的太过火,被上天惩罚了?’

    “周彩霞和罗大能在安溪镇死于非命,我这次来张家村除了送你们家小孩回来,最主要的还是要通知他们家属前去认领。”

    说到李道缘,刘强心中就忍不住猜疑,‘遇到小屁孩的地方距离现场并不远,如果是对方动手,完全说的过去,可,可是这不可能啊。’

    一个五岁大小的孩童秒杀一个魔人,顺便宰了一个御妖者,这种推测比仙人出现惩罚两人还荒谬。

    “死了?”

    张龙等人先是一惊,然后忍不住露出喜悦。

    大仇得报开心是自然,不过很快大家又慌张起来。

    对方这时候死了,不管什么原因,他们一家肯定脱不了干系。

    “怎,怎么死的?”张龙结巴道。

    “放心,警察不会漏掉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周彩霞和罗大能的事和你们没有关系,不用那么紧张。”

    刘强此话其实不真,但也不假。

    周彩霞、罗大能的死和张家必然存在一定的联系,如果是正常案件,张家所有人怎么都要到警局走一趟。

    可是周彩霞、罗大能的潜在身份让此桩案件在周凯接手后就结束了,此案后续由安全局查看,那么常规的审讯就不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