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我在诡异复苏中修仙 > 第十四章 中医的传承
    “张龙被觊觎的地方?”

    张翠兰陷入沉思,李清河也帮着回忆。

    “你舅舅长得勉勉强强,性格虽然有些问题,但在没遇到那女人前,为人大方,不拘小节,除了懒了一点,倒不招人恨,而你舅舅家往上数三代都无富人地主,家中余粮全靠几辈人慢慢积攒,现在余粮随着返城名额也打了水漂,说你舅舅家一穷二白也不为过,他能有什么值得被人觊觎的地方?还是被什么人魔觊觎。”

    李道缘看向张翠兰。

    “你爸说的差不多,你外公家真没什么好东西,你舅舅懒散的很,又喜欢喝酒,哪里有什么好东西。”

    见两人没反应过来,李道缘摇头说道:“爸妈你们也犯了糊涂,外公家有好东西,顶好的东西。”

    “什么?”

    夫妻两人疑惑。

    “返城名额啊,那还不是好东西?”

    李清河和张翠兰对望,反应过来。

    “小缘,你的意思是有人看上了你舅舅的返城名额,在设计害他。”

    李道缘点头,“此事其实很简单明了,外公一家散尽家财得了宝贝,却没有相应的实力保护,自然有小人觊觎,只是碍于外公一家在张家村的名望,对方不敢直接动手,所以才会让周彩霞来色诱舅舅。”

    “可是小缘,你不是说是人魔作乱吗,那东西对返城名额有需要?”

    一贯的认知中妖魔诡异都喜欢奇奇怪怪的东西,没见过还有抢人职位的妖魔啊。

    “人魔,人魔,人在前,魔在后,人魔是欲望支配的堕落者,你说他会不会觊觎返城名额。”

    “这样啊,可还是不对吧。”李清河拍手。

    “哪里不对?”李道缘问。

    “人魔既然和你一样是超凡者,她应该掌握奇特的力量,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她有必要抢夺张龙一个小小管理职位?”

    李清河的问题也是李道缘心中所想,人魔被魔气入侵后,就会掌握超越凡人的力量,只要运用到位在外面混个荣华富贵完全不成问题。

    回到这犄角旮旯当一个酒场管理,实在耐人寻味。

    “也许是她真的不想出去了,想回来找个老实人?”

    “别贫,快说为什么。”张翠兰瞪眼。

    李道缘笑笑,然后皱眉说道:“我对他们了解太少,我也不知道真实原因,只是有些猜测,第一那女人或者说她背后的人有不得不去郎酒酒场的理由,第二纯粹的打击报复。”

    “郎酒酒场我们不了解,可张龙没得罪过什么人吧,谁会打击报复他?”

    “知人知面不知心,舅舅好酒,什么时候得罪了其他人他也不知道。”

    “那可怎么办,敌人在哪里都不不知道,你舅舅不是被随便玩弄吗。”

    “别急。”李道缘微笑,示意老妈不要慌乱,“目前有问题的人就两个,一个是舅舅的女朋友周彩霞,我已经确定她的人魔身份,必要的时候我会给与雷霆打击,量她也翻不了什么浪花,我现在担心的是舅舅的发小,那个罗大能是个什么情况,对方是人还是魔,和周彩霞又是什么关系,如果这一切背后都是他在指使,舅舅就危险了。”

    “罗大能...”

    张翠兰陷入沉思,许久才道:“我对他了解不多,只知道和你舅舅的关系非常好,小时候经常帮助你舅舅,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不过你舅舅曾经犯过不少大错,好像背后都有那小子存在。”

    “哦,这么看来,对方是一个笑面虎。”李道缘踱步思量片刻道:“妈,你知道那个张大能在哪里吗?”

    张翠兰摇头,“罗大能他爸是木工,家里有点钱,早早就在县里买了房子,平时很少回来居住。”

    “住在县里啊,那就麻烦了。”

    本来李道缘是准备直接去看看这罗大能是何方神圣,如果也是人魔,那一切都好说,如果是正常人,他也可以靠施展点手段,判断对方是好是坏。

    可现在连人都见不到,那就没有办法了。

    “你舅舅结婚的时候他肯定在,他是你舅舅的伴郎。”张翠兰道。

    “结婚吗...怕就怕等不到那个时候...”

    李道缘头疼起来,舅舅的事他本来以为只是一件小事,现在看来里面弯弯道道还不少。

    最让他难办的就是涉案人员很可能不止一个,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就是杀了周彩霞也可能无济于事,舅舅的危险依旧存在。

    “只能等结婚哪天再看了。”李道缘叹息。

    见李道缘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张翠兰夫妻俩也没多说什么。

    说到底李道缘现在才五岁,能在思维上跟上他们已经是神童中的神童,再要求他更多,那就不是为人父母该做的事了。

    之后三人去了药房抓药,药房抓药的人是张济世的最小的徒弟,云海村人士,孙思源,年龄也就十一二岁,有一手精湛手艺,可以不靠天平就拿捏准确斤两,虽还不曾学医,却被张济世是为最好的传承人。

    拿着张翠兰递过来的药方,孙思源翻看了好几遍,最后还是忍不住询问,“河叔,你确定要抓这幅...这幅药?”

    “怎么有问题,这是你师父开的呀,你不会不认识他的笔记吧。”

    “不,不,怎么可能不认识,可是,可是...”

    孙思源显然良心未泯,犹豫着说道:“可是这就不是药方呀,我小时候整蛊的时候才会配这些苦药给别人吃。”

    李道缘脸抽搐起来,‘我就知道,那老头准要坑我。’

    “药方有毒,还是吃了会死人?”张翠兰很是平静询问。

    “当然不会,除了苦一点,这幅...药其实还是有些作用,大清热的。”孙思源拍着胸脯保证。

    “既然无毒有益,那就按照你师父的来。”

    “啊,这...”

    孙思源还待犹豫,身后传来张济世的声音,“质疑是好事,但在不了解情况下,怀疑药师的药方是不对的,思源,你越界了。”

    声音落下,张济世的身影从药房后走出来。

    “张老师你忙过了?”

    “我看还有好多人排队的。”李清河问。

    “呵呵,还没,我就是来看看,这不是就出问题了。”

    “对不起师父。”孙思源低头认错。

    “下一次注意,你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不要自作主张,你还没有那个能力,医者仁心,善良是好事,但作为医者如果没有足够的医术,善良反而会害了别人。

    就说我开的药方,你觉得不是药方?”

    孙思源点头。

    “那你可就错了,药方最初由来不就是根据病人各种症状搭配而来,你要是死记硬背某些药方,去坚信药方,那还是中医?

    如果只记忆对应的病情然后照本宣读的下药,那还需要医生?

    只要记忆好,不是谁都可以看病治疗。你觉得那会是好医生,真的算大夫吗?”

    孙思源用力摇头,“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还不信,还得去改,中医有望闻问切,讲究对症下药,你在不清楚病人情况下,枉然就断定药方真假,显然不仅医术不过关,心中对医药知识也有了刻板认识。

    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在背诵那些医书了,也不要在这里抓药,跟着我在前面招待病人,什么时候你能把一副药方开出十副药,治好十个人,你再回去背那些医书吧。”

    “是,师父。”

    张济世训好孙思源,同时也把药方抓好递给张翠兰。

    “让你们看笑话了,思源还小,很多道理都不懂。”

    “哈哈,哪里哪里,有张老师在,小思源以后一定会成为大国手的。”李清河笑道。

    旁边李道缘撇嘴,如果按照正常情况,今后可是现代医学的天下,张济世走后,孙思源可没撑起他的大门,最后听说也投入了现代医学的怀抱。

    看见李道缘的不愉快,张济世笑问:“小缘,你怎么不高兴?”

    ”高兴,我哪里敢不高兴啊!”李道缘不爽的扭开小脸。

    张济世说的虽然很有道理,但说到底给他开的药就是折磨人的苦药。

    这老头就是打击报复大半夜让他出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