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我在诡异复苏中修仙 > 第十二章 魔的本质
    “彩霞快坐,我们刚刚开始吃,不要嫌弃,我去给你碗筷。”

    王秀为人母,自然是希望张龙更好,如果周彩霞真的和张龙好上,品性也没问题,那工作丢了也就丢了,只要两口子和气努力,未来什么都好说。

    “不用了妈,我们在大能哥那里吃过饭了,今天我带彩霞回来是想让你们看看,彩霞不是你们想象那样子的人,名额的问题就不要再说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害得张龙丢了名额,可大能哥对我家有大恩,所以才不得不麻烦张龙的,不过伯父伯母放心,我们已经说好了,等大能哥熟悉工厂工作,就安排我们两进去,到时候我们三个在一起也有照拂。”

    周彩霞认错的态度很诚恳,婆娑着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张龙的眼光不错,这周彩霞身材相貌都是上上之姿,如今可怜起来,那就一个我见犹怜,把张龙心疼的好一顿安慰。

    “彩霞,没人说你不是,我不是说了嘛,名额是我自愿给的,不关你的事。”

    张诚民两口子见周彩霞的委屈模样,也忍不住心软,互相看了一眼,内心叹气准备接受这段孽缘。

    “彩霞坐,你要是真的和张龙好,名额没了就没了,你们还年轻,有的是拼搏机会,不过彩霞你不准备去GD了?你在那边不是发展挺好吗?张龙这次丢了名额,你们完全可以一起去那边发展啊,年轻人嘛,多出去闯闯更好。”张诚民道。

    “不去了,钱是赚不完的,县城离家近,我想多陪陪家人。”

    “嗯,不去好,不去好,GD那么远,出了事也没个照拂,家里挺好的。”王秀接过话题,“彩霞来坐,名额的事你就不要自责了,罗大能我们也是知道,是个诚实有能力的年轻人,到时候你们都进场可要相互扶持帮助。”

    “嗯。”

    周彩霞乖巧坐到王秀身边,还怯生生的拉着张龙陪她一起。

    霎时间张家和周彩霞似乎没了隔阂,一副和家亲的模样。

    旁边张翠兰见张龙“得偿所愿”,脸上重新绽放笑容,在她看来,只要张龙高兴,其他的东西都能慢慢努力。

    “小缘,这是什么情况?”

    李清河有些意外剧情的发展,低头小声询问儿子。

    李道缘眯起眼睛,看着对面小家碧玉,温柔贤惠的周彩霞,心中思量该如何做。

    “什么情况,呵呵,一个女人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男人牺牲丈夫的一切,你觉得是什么情况。”

    “可我看她挺好的啊?”

    “怎么现在好人坏人都写在脸上了?”

    李道缘扫了一眼周彩霞身上弥漫的黑气,撇撇嘴。

    无论周彩霞装的有多么可怜,长得有多么美丽,在他这个修仙者眼中都彷如跳梁小丑,其本质无所遁形。

    魔气是天地负面能量,身上存在这种力量,七情六欲都会堕落,无一例外,周彩霞自然规避不了。

    “那怎么办?我看你外婆他们已经深信不疑了。”

    “没有最深刻的教训,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舅舅沉迷,外婆他们也抱着侥幸心理,我们的警告肯定没用,对方也不是妖怪,不存在显形的问题,我总不能现在就杀了对方吧。”

    “杀人?不行,这绝对不行。”李清河用力摇晃脑袋,老实巴交了一辈子,他可不希望儿子才五岁就出事。

    “呵呵,我说着玩的,外婆家现在的情况反正已经坏到不能再坏,那不如让他们彻底看清周彩霞的模样,舅舅和她不是马上要结婚吗,如果不出意外,舅舅就要出意外了。”

    父子俩小声交流,对面装作乖乖女的周彩霞也在观察这家人。

    当看到张龙一家对她的信任时,内心嗤笑,“还真是好骗,都不需要本小姐施展能力,随便哄骗两句就相信了,还真是单纯的农村人呢。”

    “听说张龙姐姐极其宠爱他,要不要把他们家的钱也骗来,嗯,算了,看他们穷酸的样子,家里只怕找不出几个大子。”

    周彩霞打量张翠兰,又看向李清河思量下手的可能,只是当她眼神扫过李道缘时,李道缘也正好看来,双方对视,一双星眸映入脑海,接着是一张可爱异常的小脸,周彩霞忍不住内生赞叹。

    “好漂亮的娃娃。”

    “要是把他献祭......我......我一定可以得到最美丽的外貌。”

    贪婪在周彩霞眼中一闪而逝,长久的欺骗生涯让她迅速收敛心中欲望,对李道缘微笑以示。

    李道缘何等人物,轻易就捕捉到那转瞬即逝的危险。

    “有意思,我都还没动手,你居然先看上我了,要是自讨无趣,那可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三千道藏有记载,被魔气入侵者,皆暴戾,性本恶,本质已非人类,乃魔,需除。

    李道缘前世今生还没伤害过人,但不代表他没伤人的心理准备。

    在超自然力量面前,若是犹豫,必然万劫不复。

    此次他没抢先动手,一来周彩霞入魔程度不高,二来是想等舅舅家得到教训再出手。

    再说实际点,那就是对方还没威胁到自己,享有主动权的李道缘准备作壁上观。

    但,对方要是逾越了红线,李道缘也将展露雷霆手段。

    杀意在眼中一闪而逝,周彩霞似乎有所察觉,神情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下。

    “奇怪,怎么感觉有致命危险?”

    “难道我已经被那些人盯上了?”

    “不应该啊,我在那边都没事,难道回到这乡卡卡还能着了道?”

    周彩霞疑神疑鬼,巡视周围几圈,还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过她对自己的感知还是有些相信,便对众人说道:“伯父伯母,张龙,我好久没回家乡了,都不知道有什么变化,你带我去走走吧。”

    “好,好,村里这两年变化可大了,走,我带你去看看。”

    周彩霞不想待在这里,张龙也不想待在家里,和家人聊天有什么意思,两人约会才是他所愿,农村多幽静之地,要是能发生点什么,那就再好不过了。

    张龙拉着周彩霞走的迅速,好似家里有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等两人离开,桌子又陷入短暂的沉默,还是李清河岔开话题。

    “爸妈,今天我给你带了一些新鲜的猪肉来,是我们自己养的,才杀死的,你们放心吃。”

    “哎呀,大河这还没过年,你怎么就把猪杀了,我还以为你是街上割的。”

    “是自己杀的,三头猪养着太累,就杀了一头......”

    提及杀猪,张龙的事揭过,众人安稳的把午饭吃完。

    下午,张翠兰急于李清河和李道缘的身体,咬牙中毅然选择回去,而且是打两轮回去。

    而回到云海村,她也不忙着回家照顾家禽,处理田地,带着李道缘父子二人直冲张济世家。

    等要到张济世家门,李清河恍惚中开口,“小缘,你妈转性了?”

    “应该是吧。”李道缘也不确定,昨天他妈还一副为了张龙付出一切,今天怎么就以家庭为重了。

    “效果这么好?”

    父子二人对望,准备再看一看情况。

    张济世,原本是张家村人,“嫁到”云海村后有了机缘成为了乡村大夫,几十年如一日的厚德看病,当年的赘婿熬成了现在的张老先生,在云海村声望一时无二。

    这不,在李道缘他们来之前,张济世家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几波病人,看他们相貌,除了一两个本村人,其他皆是外村求医来的。

    “今天好多人来看病。”

    “秋雨绵绵,最容易感冒,特别是小孩子,一不注意就着凉,你看排队的谁不是托儿带母。”

    看病的人虽多,秩序却井然有序,李道缘他们也没因为有预约就插队,在队伍最后面慢慢排队。

    也没让他们等多久,今天应该都是一些小病小痛,也就半个多小时,轮到李道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