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我在诡异复苏中修仙 > 第十一章 返城名额
    大雨过后的小路泥泞湿滑,行走起来极不方便。

    李家距离张家本身就远,路上一耽搁,早上八点出发,中午十二点才到。

    这还是三人抄小路走,要是走大路,准得下午才能到达。

    李家穷,是因为李清河独立门户还没有崛起,张家也穷,他们的穷是因为在张龙身上押宝太多。

    不说多的,光是张龙此次体面的工厂工作,那就是张家花光了积蓄买下来的。

    有些破旧的红土茅草屋前,两家人嬉笑相迎。

    “亲家,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饭菜都凉了。”

    “昨晚雨太大,路垮了好几处,我们也是紧赶紧才到的。”

    “那回去的时候可要小心,特别是要看好小缘,别让他掉田里了。”

    “放心吧外婆,我才不会掉下去。”

    “哈哈,小缘最厉害了,饿了吧,快进来,饭菜都在锅里,端出来就能吃,大河你陪你爸喝两杯,天气冷,喝点暖暖身体。”

    李家和张家的关系很好,除了张龙这个潜在因素,两家基本无话不谈,所以见面少了一些拘束,多了一些打趣。

    “今天恐怕不行。”李清河苦着脸。

    “嗯?怎么陪我喝酒你还不愿意了!”张诚民故作生气到。

    “我哪敢啊,爸,昨天没注意,感冒了,张老先生让我不要喝酒,今天回去我还需要去复查。”

    “还要复查?翠兰,大河这是怎么了?”王秀紧张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听张老师的话好像挺严重。”张翠兰回答,心情不免沉重起来。

    虽然李清河看上去挺健康,但张医生既然都说他有大病,恐怕小不了。

    “张老先生?你说的是你们村那个张神医?”张诚民问。

    “是他老人家。”

    “那可是一位好医生,大河喝不了就不要他喝了,午饭吃了你们就赶紧回去吧,身体要紧。”

    欢快的气氛随着李清河生病的事沉默下来,进了屋,大家也就着农村琐事闲谈,没了畅所欲言的心。

    等饭菜上桌,李道缘才奇怪问道:“外公,舅舅呢?”

    “他啊,病一好就去找他女朋友去了。”

    “看来舅舅很喜欢未来舅妈呢。”李道缘微笑道。

    只是他的祝福张家却不怎么高兴,有些沉闷的夹着菜。

    气氛再度沉默,张翠兰放下筷子。

    “妈,小龙的事,要不还是算了?”

    张城民和王秀对望,随即叹息摇头。

    “我们也想啊,只是小龙喜欢那个女人的不得了,平时说她一点坏话小龙都会和我们吵起来,这要黄了这件事,他能把这个家烧了。”

    “他敢。”张翠兰怒目。

    “他怎么不敢。”张诚民拍桌,神色激动。

    “爸。”

    “哼,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给小龙灌了什么迷魂药,以往小龙虽然任性,好歹知道分寸,有小错,但绝无大错,现在可不一样,为了那个女人好不容易找的工作辞了,你爸你妈的棺材板也偷了,你说他还有什么不敢。”

    “什么,小龙把厂里的工作辞了?那可是村里唯一的工作指标,他脑袋是被驴踢了吗?”

    这一秒,张翠兰是真的生气了,张龙的工作可不简单,并不是简单的工厂工作,而是村里到城市的升迁之路。

    说到这里,就需要提到一个名词,知青。

    知青是特定历史下自愿下乡务农或者保卫边疆的知识青年。

    最开始知青都是一些有志之士真的在帮助落后地区,但随着国家的支持,随着知青返城后的升迁,知青下乡变成了“镀金”过程,知青也变得不再单纯。

    后来国家整治,知青成了历史,不过知青下乡带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失。

    比如一些大村依旧保留着城市推荐名额。

    何为城市推荐名额,其实就是返城名额,为了这东西当年知青们可是抢的头破血流。

    返城,可不单单是返回城市,因为有知青的履历,回到城市立马就能上岗上位,完了还能得到器重,一直平步青云。

    现在时代虽然变了,就算有返城名额也无法开挂,但其价值依旧巨大。

    政治体系咱们不说,就说这闲散人员得了这个名额会怎样。

    第一,直接进入国家企业单位,从此领上金饭碗。(工作好坏不得知)

    第二,进入有需要的大工厂,只要企业不倒,依然是铁饭碗。(钱多)

    第三,进入体制内。(从基层干起)

    三种选择,没有一个差的,如此名额,对正常人来说,试问谁不想得到。

    张家为张龙弄到这个名额,那是散尽家财,用尽了人情,现在居然说工作丢了。

    有那么一瞬间,张翠兰觉得天都是黑的。

    “真的丢了?”李清河质疑。

    “真的丢了,这次村里的名额是去县里郎酒场当管理,本来一切都打点好的,现在人家通知已经有人上位了。”

    “村里不管?”

    “怎么不管,可他已经在转让名额同意书上签了字,怎么管。”张诚民深深吸气,稳定心神。

    “我现在的想法就是不管他了,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要是还看不清自己,那就是他自作自受。”

    张诚民很生气,也有些自责,说到底张龙还是他的儿子,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对方如今任性的选择,多少有他的责任。

    “可是爸,小龙他怎么会同意,他又不是真的傻子,难道有人趁其不备,在他喝醉的时候陷害他?”张翠兰还有些无法置信。

    “翠兰不用为他狡辩,我问过他了,他就是自愿的。”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知道这个名额的重要性吗?”张翠兰心中好似有一股信念在慢慢消失,这让她精神激动异常。

    “正因为知道,他才这么做的。”张诚民幽幽开口。

    “他女朋友说了,只要把名额让给罗大能,她立马嫁给他。”

    “他信了?”李清河不自觉问道。

    只是结果已经不用张诚民再说,名额的失去说明一切。

    “这舅舅......”

    李道缘无语,都说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他舅舅明显中了圈套,却还心甘情愿奉献,这份执着的爱,堪比张翠兰对张龙。

    “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李清河问。

    张诚民摇头,“不知道。”

    说完,他端起桌上酒杯狠狠喝了一大口。

    辛辣烈酒入肚烧心烧胃,却烧不毁张龙的任性。

    一大家子沉默下来,本以为今天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张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福报没来,噩耗是接二连三。

    就在众人压抑之时,门外传来一个极度谄媚的声音。

    “彩霞,你别嫌弃我家穷,我那里还有些老两个的棺材本,等我们结婚后一起去大城市,凭我的能力,要不了两年就能住上大洋房,开上小轿车。”

    “嗯,我相信你。”

    “哈哈,放心,大能哥的事保证不会有问题,那名额本来就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谁也管不了。”

    “谢谢你,张龙,你真的是一个大好人。”

    “哪里,哪里,大能哥也是我的兄弟,帮他一把理所应当,正好大能哥不是还单身吗,让他做我们的伴郎怎么样?”

    “一切听你的。”

    ......

    如果只闻其声,李道缘可以想象出一对恩爱的恋人,还有一个生死相交的兄弟相互帮扶的故事。

    然而,现实是张龙付出了一切,他能得到的也许只有此刻的承诺。

    众人循声看去,木质房门咯吱中打开,张龙带着他女朋友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

    “爸妈,姐姐,姐夫你们都来了啊,这是周彩霞,你们也是知道的。”张龙大大方方的介绍着,顺手牵起周彩霞的小手,很是恩爱的样子。

    而周彩霞也很给面子,俏立问候,“伯父,伯母,姐姐,大哥。”

    张诚民和王秀互望一眼,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现在的作态,难道还有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