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我在诡异复苏中修仙 > 第十章 回不去的童年
    “那你小心一点。”

    李道缘说去弄鱼,那真不是开玩笑。

    昨夜下了一晚上的秋雨,许多田地都被冲垮,里面的泥鳅黄鳝顺水而下,鲫鱼也不例外。

    生活在农村的朋友都清楚,在那个没有农药的年代,水田肥的流油,泥鳅黄鳝多不胜数,一到下雨不需要多余的操作,只要选一个漏水的缺口,放上一个鱼篓,也就是最简单的地笼,等上一两个小时,再回来你就可以收获一大笼田间野味。

    当然这样的捕获方式只能供应自己所需,像李清河当年可以拿去售卖,那就需要一点技巧和时间了。

    来到田间,天色尚早,一眼望去乌漆嘛黑,不过李道缘修炼有成,眼睛早不似凡人,即便在最黑暗的夜,他也能视如白昼。

    雨天水下氧气不足,不管泥鳅黄鳝,亦或者鲫鱼、草鱼都喜欢浮出水面,加上一只只呱呱直叫的青蛙,李道缘视线所及,便可置办一桌丰盛晚餐。

    “所以说资源之下,任何技巧都显得多余。”

    李道缘有些意兴阑珊,下地龙吗,追求的就是未知上货那一刻。

    他现在一眼可看清田里的情况,哪里还有什么期待感。

    “算了,我也不是小朋友了,随便捉一些回去吃吧。”

    没舍得浪费法力,李道缘走到一个田坎缺口,把鱼篓放在水下,接着手指伸入水中慢慢划动。

    常人不可见,李道缘划动的手指上有一团阳气随之流动。

    阳气不是人类独有,而是有生命的生灵都具备,作用基本都是增加生命力,所以当李道缘放出阳气诱饵后,那些“敏感”的生物迅速行动起来。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游泳健将鲫鱼,这些家伙在田里生活久了,掌握了一身顶级飘移技巧,离得最近的鲫鱼几乎在李道缘眨眼的时间就冲了过来,继而冲进鱼篓。

    紧随其后的是有曼妙身姿的泥鳅黄鳝,作为打洞的好手,它们在洞里游刃有余,在水中到底差了一筹,落后于鲫鱼。

    水下好手蜂拥而至,岸上也不清闲,两栖战神青蛙第一个不服,健硕的修长大腿用力一蹬,没两下就跳到李道缘身边,接着高高跃起就想跳入水中。

    “你可不能进去。”

    李道缘一把捏住青蛙,随手丢到一旁,这年头田里因为没有农药,虫害严重的很,这青蛙是抑制虫害的得力帮手,可不能下了肚子。

    呱呱?

    被李道缘阻拦,赶来的青蛙不解的重新跳了过来,然后又被李道缘拦下。

    眼看四周聚集的青蛙越来越多,李道缘看了看鱼篓里的鲫鱼黄鳝,感觉还差了点,没办法精神一凝,强大的威压施展开来。

    无形的精神力笼罩李道缘身体周围五米范围,处于这个范围内的所有生命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呆愣在原地,更有甚者直接忘了呼吸,没两秒就仰躺在水面。

    而那些没有进入威压范围的的生物也像感知到致命威胁,迅速朝四周逃窜离开。

    精神震慑只持续了几秒钟,眼看周围的生物承受不住,李道缘急忙松了精神。

    呱呱,呱呱...

    远处田地继续传来蛙鸣虫叫,近处李道缘却再也听不到有生物活动的气息,他踮起脚尖扫视了一下周围,那是一个虫影都看不见。

    “这事闹得,以后要注意一点了。”

    李道缘摸了摸鼻子有些意外,他以前因为需要隐藏,干什么都畏手畏脚,导致很多力量都不太熟悉,这精神威压他也是第一次放肆使用,没想到效果这么霸道。

    “这还只是我五成的精神力量,要是全部施展,那不是能轻松杀死这些生物?”

    “嗯,也不对,这些昆虫小动物本身脆弱,才会这么不堪,精神威压遇到灵长类生灵效果应该就会大打折扣,对人类恐怕效果更差。”

    李道缘想到家里的鸡鸭,心中明了。

    “实践是检查真理的唯一标准,以后什么力量都要多加实验,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周围的小动物都被李道缘吓跑,他也懒得再继续捕鱼,提着鱼篓就回家。

    回到家中,天已经擦亮,李清河还是闲不住,做不到一直装睡,早早在家里忙碌。

    李道缘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猪草煮好,鸡鸭都喂了,此刻拿着大扫把在打扫院子落叶。

    昨夜风雨,院子里挤压了大量的树叶和竹叶,要是不清理,有人路过少不得闲话。

    “小缘你回来了?这么快?怎么没鱼吗?要不要老爸传授你一手,想当年我可是这方面的扛把子。”素质三问外加夺命炫耀,李道缘听了直翻白眼。

    “有鱼,多得很,这不是想到要去外婆家嘛,所以没有捕多少。”

    李道缘把鱼篓放在地上,李清河好奇凑拢打量,当看清鱼获,他颇为意外。

    “呦,不错嘛,数量少了点,但个头肥大,吃一顿完全足够了。”

    “不过它们怎么焉了吧唧的,小缘你使用法术了?”

    “用了一点手段。”

    “那你可少了不少乐趣。”

    “可不是。”

    “要老爸传授你一手不?”李清河继续推销自己的传统手艺。

    “不用了,我眼神太好,抓这些东西太容易,没多少意思,妈妈呢?醒了没有,收拾一下,咱们也该去外婆家了,早去早回。”

    以家里目前的情况,昨天奢侈的打车消费行为肯定不行,走路去外婆家要花上好几个小时,加上做客帮忙,这时候走看上去很早,其实刚刚好。

    “还没有,我去叫醒你妈?”

    “算了,让她再睡睡吧,我们是身体受伤,老妈是心灵遭罪,反正舅舅那边护身符已经送过去,没什么好急的。”

    “随便你,这事你做主。”

    李清河继续打扫院子,一副让李道缘当家的模样。

    对于老爸的放手,李道缘也很舒心,他老爸读书虽然不多,但为人做事这方面他拍马不及。

    在云海村,他们家穷是穷了点,可真要有什么事,那是全村都会协力帮助,如此人缘可不是老一辈的帮助,而全是李清河自己的积累。

    李清河收拾家务,李道缘迎着朝阳呼吸修炼,一个时辰不知不觉过去,当太阳高高挂起,万物复苏时,张翠兰才急匆匆的从内屋跑了出来。

    “大河?小缘?”

    院子里,李道缘和李清河说着什么,听到声音回头看去。

    “妈,你醒了。”

    “桌子上有稀饭,还是热的,你喝点,收拾一下,时候不早,再不走,午饭都赶不上了。”

    “啊?”

    张翠兰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她看着完好如初的父子二人,有些怀疑脑中的记忆。

    “那个,小缘你没事了?大河,要不我们去医院,先别去我妈那里?”

    张翠兰话语中充满了疑惑,昨晚两父子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怎么现在这般精神抖擞。

    “妈,我好歹是修仙者,一点点发烧感冒一晚上就差不多好了,至于老爸,可能是身体比较好吧。”

    “是,是吗?”

    “是什么是,快去吃了饭,我们好出发,你也不看看时间,都几点了。”李清河有些不耐烦到。

    张翠兰心中虽然还疑惑,但见李道缘父子二人真没大碍,脸上不免露出笑容,现在的情况似乎比她梦里梦到的还要好。

    没有继续矫情,张翠兰回屋吃饭。

    农民和工人不像城里人,为了苗条身材经常饥饿瘦身,作为下苦力的人群,他们最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也最明白那句老话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做苦力的中饭晚饭都可以节省一些,这早饭却不能不吃。

    等张翠兰吃过早饭,一家人带着准备好的猪肉,还有一包白糖也不关门,就急匆匆朝外婆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