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我在诡异复苏中修仙 > 第九章 夜医
    听着张翠兰充满爱意的歌声,李道缘不免心神动摇,好在他也不是三岁小孩,咬牙还是充耳不闻,坚持把戏演下去。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反正张翠兰都有些词穷的时候,屋外终于有脚步声传来。

    “大河?”张翠兰站在内屋喊道。

    “是我,医生请来了。”李清河沙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接着浑身湿透的李清河带着一老者快步走了进来。

    接着屋内昏暗的煤油灯看清老者模样,却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家,张翠兰急忙恭敬招呼。

    “张老师。”

    “不要客气了,孩子呢,快我看看,发高烧不是小事,耽误不得。”

    “小缘快醒醒,你张爷爷来看你了。”

    “张爷爷?”李道缘故作迷糊。

    “小缘是我,我是张爷爷,乖,我帮你看一下。”张济世说着,有些粗糙的大手已经摸在了李道缘额头上。

    “好烫。”

    触摸到李道缘的额头,老者心中一惊,脸上却平静如常,没有急着断论,迅速拉出李道缘的小手,三指如钳捏住,眼睛微闭号起脉来。

    一看张济世的动作,李道缘就暗道糟糕,他能改变自己身体的温度可改变不了脉搏的强弱。

    “咦?”

    张济世行医看病几十年,大病不说,小病药到病除,一摸李道缘的脉象就察觉不对。

    这脉相哪里像一个病人,如果蒙着眼,他都以为再给一头公牛号脉。

    他睁眼看向李道缘,一双祈求中带着可爱的大眼睛定定的望着他。

    张济世似乎明白了什么,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继而对紧张兮兮的张翠兰平静说道:“本家,小缘没事,应该是受了些风寒,小孩子身体自我保护,看上去严重,其实不碍事,等会儿我开了药方,今晚好好睡一觉,明日取了药喝上两天就好。”

    “谢谢张老师。”张翠兰感激涕零,在云海村,张济世的威信绵延好几代人,他说没事,那准没事。

    “记得一日三次,必须坚持喝。”张济世着重叮嘱,对李道缘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打开手中木质医疗箱,取了笔纸迅速开了一个药方。

    “好的,好的。”张翠兰不疑有他,小心翼翼的接过药方。

    而李道缘小心肝不自觉颤抖,张济世既然看出他在装病还陪他演下去,只怕这药非同一般。

    处理好李道缘的问题,张济世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凝视李清河。

    “大河,本家,小缘没事,你们两个大人可难说,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都是老农民了,还不知道秋雨淋不得?特别是大河,今晚你先坚持一下,明天到我家里来,你的病情有些严重,处理不好可能要去省城。”

    “啊?”李清河一愣,有些犹豫的偷瞄李道缘。

    李道缘递了个放心的眼神,继续装迷糊。

    “啊什么,明天记得早点来,你们一家人一起来,人老了,眼睛不好使,这大晚上的很多病症都看不出来,唉。”

    “可是明天我们还要去小缘外婆家,能晚一点吗?要不我们晚上再来?”

    “晚上?”张济世眉头挑起,“大河,你是准备欺负我老人家?我不是说了晚上我看不见吗。”

    “咳咳,没有,没有,我怎么敢欺负您,哎呀,要不后天吧,我感觉自己坚持的住,不过是淋了一场雨而已,有什么大事。”李清河用力拍着胸膛,拍的砰砰作响。

    “忠告已经给你,去不去是你们自己的事,好了,大晚上的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一天天的不省事......”张济世唠叨着,也不知道在说李清河,还是装病的李道缘。

    “张老师我送你。”李清河和张翠兰快走几步,似要相送张济世。

    “省省吧,村里的路你们还没出生我就能闭着眼走路了,好好在家待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别仗着年轻就为所欲为,今后有你们好受的。”

    再次警告李清河,张济世撑开油纸伞大步迈入夜雨。

    正如他所说,这村子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手上毫无照明工具依旧走的潇洒自如。

    看他离开时的矫健,丝毫不像已经年过八十的老人。

    “我们老了要是有张老师这般健康多好,别的不说,起码不用麻烦子女。”

    “我们可没有那个福气,能把小缘盘长大就好。”张翠兰情绪有些低落,用力抱了一下李道缘。

    一看张翠兰的样子,李清河便知道她还没有完全悔悟,忍不住摇头道:“我的身体我知道,没什么大事,明天还去你妈那里,给他们准备的猪肉要是不尽快处理,烂了就可惜了。”

    “大河...”

    “你也不要多想,回屋好好休息,今晚你就挨着小缘睡,我去小缘那里将就一晚。”

    李清河有些疲劳的挥挥手,也没有去洗澡,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就走入储物室。

    家里穷,又分家出来,家里根本无法修建过多的卧室,李道缘三岁后独立,李清河没有办法便把储物间打扫了一下,给他腾了一个睡觉的地方。

    孩子睡觉的地方能有多大,也就一米多长宽,对李道缘来说温馨舒适,对李清河这个大汉来说硌脚的地方都没有。

    好在农村人也不讲究,守田的时候露天都睡得,家里小点也不碍事。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李清河率先起来。

    他用力伸了一个懒腰,筋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小缘这里小是小了点,睡起来倒是蛮舒服的。”

    嘟囔一句,李清河往厨房走去,家里还有两头大白猪,早上其他人可以饿着,这头猪必须伺候好。

    只是当他推开房门时发现外面居然还乌漆嘛黑。

    “这几点了?”

    “不对,今天大公鸡怎么没有打鸣?”

    正疑惑,一声嘹亮的鸡鸣响起。

    咯咯咯......

    听到一如往常有力的鸡鸣,李清河松了口气,不过很快疑惑起来。

    “我不是感冒了吗,按理说应该不舒服,怎么起的比公鸡还早,而且......”

    李清河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除了鼻子还有点堵塞,全身和正常人没有区别,甚至于精神头比往日好了不少。

    “昨晚小缘给我治疗了?不演了?”

    李清河纳闷不解,李道缘小小的身体从内屋走了出来。

    他看见直挺挺的李清河愣了一下,然后一脸的不悦,“爸,我们好不容易骗过了老妈,你起这么早干嘛,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大病人。”

    “啊?不是你治好我的?”

    “治好?”

    李道缘眨眼,随即眯眼上下打量李清河,眼中精光一闪,惊道:“我没有啊,老爸,你身体怎么好了。”

    “咦,等等,昨晚老爸你是睡我那里对吧。”

    “是啊,哈哈,你别说,你那床睡起来真是舒服,平时我都爱起夜的,昨晚一觉通天......”

    李清河说着说着,却看见李道缘无语的眼神。

    “这,儿子,该不是我睡了你那里,我的病就好了吧?”

    “大概是的。”李道缘叹气,“我也是忘了,我那里因为天天修炼,聚集了不少灵气,虽然不多,但治愈一个小感冒还不成问题。”

    “那怎么办,要不我现在去洗个冷水澡?”

    “别,老爸你就不要糟蹋自己的身体了,好了就好了吧,不过灵气只是强化你的身体机能,这病可能还没有完全好,等有时间我们还是要去一趟张爷爷哪里,嗯,还要准备点礼物。”

    “这我晓得,不过你妈那里怎么办?”

    “能演则演吧,实在不行就下一次,老妈的性格也不是一次能扭转过来的。”李道缘摇头。

    “唉,只能这样了,那我现在去睡觉?”

    “你睡得着就睡吧,老妈是真的累了,鸡鸣都醒不来。”

    李道缘说着,撒着一双超级大拖鞋就往外走。

    “小缘你要去哪?”

    “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顺便弄点鱼回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