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以前学姐不讲道理 > 24、最美不是下雨天(大章求推荐票)
    “呕~”一下过山车,红尘炼心三姐妹腿都吓软了,尤其是有容乃大刘巧巧抱着垃圾桶就狂吐,苏然赶忙上来递水拍背,鱼晚舟和刘熙沫摊倒在长椅上,发誓再也不玩这破玩意了,现在感觉胸口都扯得疼。

    都是苏然的杰作,苏然给她们写‘大’的,写大是因为好看且食用,以后孩子不愁没奶吃。

    刘熙沫咬牙切齿低语:“可恶的地心引力,给我甩得太疼了,鱼丸子给我托着,吊着扯得疼。”

    “好呀,我给你托着。”鱼晚舟邪魅一笑,一手摸着刘熙沫的耳垂,一手放在她肚子慢慢往上,“这样行吗?”

    “咦~鸡皮疙瘩都起了了,不要你碰我。”

    那边…

    咕噜噜~

    刘巧巧吐了一阵,又咕噜噜的漱了漱口,抱着苏然的胳膊,胸口挤压着他手臂上,委屈巴巴装可怜,“然宝~姐姐好好难受?”

    “要不你坐下休息一会?”

    苏然的手臂动都不敢动,不过倒也挺软绵绵的。

    “不要,就这样休息就很最好了。”刘巧巧偏头倒在苏然的肩上,苏然想要缩走,刘巧巧强行拽过来,威胁道:“姐姐靠一会儿都不行吗?”

    “行是行,我看大家都口渴了,我去给你们买水,你先坐。”苏然拨开刘巧巧把她按在椅子上,转身就去那边超市买水。

    苏然很同情她们三个刚才坐过山车的遭遇的,尤其是刘巧巧,看着她甩的弧度那么大,一定超级疼。

    细藤结大瓜,不甜也起沙。

    此时,司柠气抖冷的看着红尘炼心最容易坏道心的刘巧巧,心说:“行,这装可怜求安慰是吧,马上就送你上西天!”

    “姐姐…”司柠拉了拉刘巧巧的JK裙,“姐姐我想玩那个。”

    刘巧巧顺着手指方向望去,“摩天轮呀,待会就带你去坐。”

    司柠摇头,“不是摩天轮,是旁边那个。”

    “旁边……大摆锤!!!”

    刘巧巧直接吓傻。

    “小司檬那个小朋友不能坐。”

    “所以……你们能代替我上去坐吗?”

    “不行不行,那个我们真来不了,坚决不行。”

    “唉,好吧…本来以为你们可以当明星的,算了不说了。”司柠故作惋惜的只说一半,吊他们胃口。

    “明星?小司檬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一听这话,三个女人的眼睛的亮了。

    年轻漂亮姿色不必女明星差的三人一直有个明星梦,况且舍友是娱乐大亨之女司柠,这位又是司柠的表妹。

    近水楼台先得月,她们距离进入娱乐圈只差一个领路人——司柠。

    刘巧巧从包包里掏出糖果引诱司柠,“小司檬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告诉姐姐,姐姐就给你糖果吃。”

    “好吧,看在你们是我阿姐闺蜜的份上,我告诉你们……”司柠凑近,三个女人也期待的捂着领口凑近,司柠说:“我表姑妈,也就是表姐司柠的妈妈最近要投资一部剧,马上要开始全国范围内找演员了,因为里面有很多男女主角蹦极、云霄飞车、大摆锤的戏份,所以要找胆子大的女演员。”

    刘巧巧举手:“我胆子就很大!”

    司柠嘁了声:“大摆锤都不敢坐,你胆子很小,没机会了,晚舟姐姐和熙沫姐姐我看行。”

    刘熙沫:“所以,小司檬你在给你姑妈当星探吗?”

    司柠:“这你都看出来了?”

    刘熙沫:“有没有潜规则啊,要是有潜规则,姐姐就不去了。”

    “没有!正经生意。”司柠心说:“潜规则?潜的话都是潜刘巧巧。”

    “不就是大摆锤嘛,姐上了。”刘熙沫深呼吸,为了‘明星梦’豁出去了。

    鱼晚舟:“小司檬那部戏里有男女主接吻的戏份吗?”

    司柠摇手:“没有没,男女主手都不牵的那种。”

    “那就好。”鱼晚舟也起身,大步往大摆锤走去。

    司柠看着鱼晚舟,头疼,必须让苏然把人设给她改了!什么玩意儿,好好的妹子,你把人家写成什么了!

    走了两只,还剩一只,司柠冷眼:“喂,你呢?”

    “我、我……”刘巧巧惧怕那个,“就不能借位或者找替身拍吗?”

    “呵、拜托,那部戏是真枪实弹的拍,还想要替身,你有咖位吗?不去就算了,反正有她们两个就够了。”

    “我我我、我去还不行吗?”刘巧巧起身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上‘刑场’。

    腹黑的司柠看着三人的背影,低语道:“还抱我的苏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玩归玩,恶作剧归恶作剧,在闺蜜团私底下经常这样互坑。

    不过,司柠没骗他们,她妈的确要打算要投资一部剧。

    ……

    几分钟后,苏然排队买了冰淇淋回来的时候,只看到司柠一个人坐在长椅上。

    “她们去哪儿了?”

    “呐,大摆锤上。”

    苏然望去,尖叫声此起彼伏,闺蜜之主刘熙沫都忍不住大叫了“啊啊啊啊啊~”

    苏然佩服她们三个,大摆锤他是不敢坐的。

    司柠咦了一声,这刘熙沫尖叫都那么销魂,也是服了她了。

    “走吧,小司檬,哥哥带你去对面坐旋转木马。”

    “好的。”

    苏然握着司柠的小手,转身穿过人群,买票进入,由于司柠很小,坐不了一个旋转木马,于是苏然把她放到自己前面,就这样转圈圈。

    苏然拍了很多照片,照片里很温馨,司柠很喜欢。

    一整天下来,三个女人在游乐场练胆,啥刺激恐怖的娱乐设施都来一遍,这叫未雨绸缪。如此这样她们就没工夫打扰苏然和司柠了。

    日落下山,下午五点四十分。

    呼~

    三小只摊在长椅上,“又爽又刺激,腿都软了。”

    “我要去上厕所。”司柠起身往卫生间走,三小只陪同她一起去,苏然说:“我在游乐场门口等你们。”

    三人比了个OK,刘熙沫想到了什么,觉得有点不对劲,问道:“小司檬你说你姑妈要投资新剧,偶像剧谁要女演员的胆子大,不都是傻白甜,男主保护女主吗?没必要让我们练胆啊?”

    “我又没说是偶像剧。”

    “那是什么剧?”

    “《午夜游乐场》”

    “恐怖片?”

    “对啊,挺治愈的。”

    “你……”

    三小只气得瑟瑟发抖,太坏了,简直和她表姐司柠一样坏。

    司柠嘚瑟的踏着欢快的步伐走进了卫生间,路过大镜子的时候,止步了,看到镜子里的小司檬若隐若现,司柠回头问走进来的刘巧巧,“现在几点了?”

    “下午五点五十七分,怎么了?”

    “没、没什么。”说完走进了卫生间,锁上门,从小熊后背里拿出手机,打了个滴滴专车,吩咐了几声,然后給苏然发去微信:【苏然,谢谢你照顾小司檬。】

    苏然:【不客气,小司檬挺可爱的。】

    司柠:【嗯,是挺可爱的。】

    苏然:【你舅舅情况好些了吗?】

    司柠:【老毛病,医院休息了一天就好了,待会我舅舅的朋友开车来游乐场接她回家,你们在游乐场门口等会。】

    苏然:【那么突然?】

    司柠:【嗯,以后……我说以后你们还会见面的。】

    苏然:【那好吧。】

    司柠突然有点舍不得了,自拍了一张小司檬的照片设为壁纸。

    ……

    六点,游乐场门口,一辆奥迪A4L停下,朝路边几人挥了挥手,“是小司檬吗?上车吧,带你去找你爸。”

    司柠昂起头看着苏然,勾了勾手指,奶声奶气的说:“你能蹲下来吗?”

    苏然蹲下,司柠,确切的说她是用小司檬的身份在苏然的额头吻了一下,依依不舍的松开苏然的大手,抱紧了小熊,挥了挥手,“拜拜。”

    苏然:“拜,下次去灵州找你玩。”

    三小只也挥手作别。

    小司檬上车,奥迪A4L启动离开,消失在前方路口。

    天空突然飘起了毛毛细雨,微风轻轻吹拂,苏然脱下外套递给三小只挡雨,小跑着拦下出租车离开,“去宁大。”

    六点二十九分,出租车抵达宁大女生宿舍楼下,“你等会儿,我们上楼换套衣服。”三小只冒着雨跑进宿舍楼,毕竟苏然叫她们一起去家里吃饭,要是穿着丝袜JK制服去,苏爸爸苏妈妈看到不太好。

    苏然下车跑到宁大一处名叫荷花池的石拱桥旁等她们,顺便拍点绵绵细雨中‘荷花池’的美景。

    此时,滴滴滴的手机响了,是个没有号码的电话。

    很奇怪。

    不过,苏然还是接通了,“喂,你好。”

    “猜猜我是谁?”

    电话那头是个稚嫩的声音,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苏然郁闷的心情立刻露出温馨的笑容,“你是小司檬。”

    “你答对了,我是司檬,苏檬,呵呵呵……”

    ‘叮——’

    话音刚落,六点半!

    ‘副作用结束,司柠回归。’

    苏然想要回拨过去,可惜对方是匿名电话,打不通。

    “呼~”苏然摇了摇脑袋,把手机把手机再次调成相机模式,对着荷塘中石拱桥。

    桥那头一位长发齐腰,穿着淡青色汉服的女子撑着油纸伞一步步走上桥头。

    细雨微风吹动着衣角和长发在风中摇曳,静如处子又带着一丝仙气,美丽不可方物的脸上露出微笑,嘴唇微启含情脉脉的语气朝桥那头的男子,喊了一声:

    “苏然~”

    细腻的声音在细雨滴答的音符中轻轻的响起,苏然看向前方撑着油纸伞的女子在风雨中往自己走来。

    “司柠学姐。”苏然加快脚步跨上石拱桥,朝司柠走了过去。

    苏然见过太多穿汉服的小姐姐了,但司柠穿汉服,只能用一个字形容——仙。

    苏然走到司柠面前,司柠拉着苏然的衣袖,将他拉进来,油纸伞撑到两人中间,而后背自然是有细雨飘在汉服裙摆上。

    “你怎么想起穿汉服了?”

    “好看吗?”

    司柠握着扇,转了一圈,裙摆撒开,宛如水墨山水画中一抹惊鸿。

    “好看。”

    苏然打心底觉得很好看。

    “谢谢。”

    最美不是下雨天,而且陪你躲雨的瞬间。

    湖水倒影着周遭万物,倒影着桥上的男女,倒影在水中又被涟漪惊散。

    远处亭子里,美术生见此美景,动笔画下这一美好的瞬间。

    司柠拍拍苏然肩膀的水渍,又掏出纸巾,擦拭他被雨水打湿黏的头发。

    很贴心,很暖心。

    “刚才把司檬送走了,我就回来找你。”司柠微微一笑,“走吧,回你家吃饭。”转身,并肩往桥那头走。

    “等等吧,巧巧学姐她们带了一天司檬,我也叫上她们一起去吃饭。”

    “她们又不是找不到路,一把油纸伞,只能有两个人,她们自己想办法!”

    司柠心说好不容易有这个雨中漫步的机会,要那三只电灯泡作甚,爱干嘛干嘛去。

    有异性,没人性。

    司柠:“你带了一天小司檬,很辛苦吧。”

    苏然:“不辛苦,小司檬很可爱,很喜欢和她一起玩,刚才小司檬还恶作剧给我打了电话呢?”

    司柠止步:“刚才?什么时候?”

    苏然:“就你几分钟前,用匿名电话打来的,呵呵、还让我猜她是谁,你妹妹古灵精怪的。”

    “真的?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苏然:“我骗你干嘛,呐,你看就这个电话,打了十秒钟,想让我猜她是谁,然后她就自报家门,是自己是小司檬,小苏檬,你妹妹真有趣。”

    司柠发誓自己刚才真没给苏然打电话,“真的没骗我,是小司檬给你打的电话?”

    苏然无语:“真的,千真万确,难道小司檬给我打个电话,值得你那么惊讶吗,我们可是相处了整整一天,给她洗脸、漱口、喂她迟早餐,呵呵、没想到她还喜欢吃螺蛳粉,然后……”

    苏然开始念叨着从昨晚到和小司檬分别的点点滴滴。

    司柠听着,想着,一整天都是我和你在一起,是你在给我洗脸漱口,偷吃你的螺蛳粉,把我抱在怀中睡了一宿……

    但是……

    那个电话又是怎么回事?

    听苏然的语气不可能是听错了,而对方的确是说自己是小司檬。

    司柠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止步。

    难道是……

    时空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