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求生在2075 > 过渡章 望海崖往事——窗帘该洗了!
    时间回拨13年,此时为2062年1月1日,新年,时间,凌晨0;14,地点,望海崖外海xx海里。

    虽然在老鹰家的几个大节日不包含新年,但是毕竟离着圣诞节不到一周,望海崖的人们还是沉浸在节日的欢庆中。与那个东方的冤家不大一样的是,除了小镇上的小酒吧馆外,大多数店铺早已关门,人们也没有守岁的习俗,都已经早早进入梦乡。整个小镇,唯一一个不知疲倦工作着的也就只有那个灯塔,大功率的灯泡,加上反射聚焦镜片,可以轻松打出超过一英里的巨型光柱,可转动的灯底座,加上两组独立的光柱,在外海上犹如一个巨人在挥舞着自己的双臂,向归家的游子指明回家的道路。

    但这不是王洋的家,或者说在她在叫王洋以前这不是她的家。

    名字只剩下王洋,真实的过往档案已经销毁,知道她的人不超过十个,现在她只叫王洋,鹰籍华人,祖上三代定居大鹰帝国的鹰国人,小时候一直生活在尼亚加拉瀑布边上的度假小镇,来望海崖是商讨租赁当地一家专业工程队到她所在小镇修建娱乐设施,顺带来这里度假休闲放放松。为了方便居住,她直接买下了小镇边上的一间旅馆房间,顺带提一句,这件旅店是一对华人夫妇开的,叫赵家四合院。

    欺负我没见过四合院么!谁家四合院长这样!

    还有那个已经有地中海倾向的老板,别以为老娘不认识你,几年前被你那个狐狸精学生拐到鹰国,鼓吹鹰兔友好,现在两国关系紧张了,失业了吧,一事无成了吧,敢抛弃故乡的人没有好下场!你个中年LOSER!

    这次任务是到外海上接收一批物资,布置在秘密地堡里,顺便看看组织上有没有新任务,上一次联络的时候组织要求建立新的安全屋和地堡,而且要在尼加瓜拉到望海崖一路上建立多个交通站,看样子要有大动作,也意味着王洋这个身份可能会有危险。不过不要紧,此生无悔入花家,为了那片美丽的花坛,拼了。

    王洋开的是搜半潜艇(详细可百度北棒的半潜艇),为了隐蔽船体低矮,抗浪差,但好在今晚海况良好,没有太多颠簸,更妙的是,海上起了小雾,不定时出现的海岸巡逻船都没出海巡逻——美其名曰节省纳税人的财富。

    不过王洋没有大意,渔船和游艇也需要防备——能源危机和食物危机很少卡这类船,一个是不能惹,一个是惹不起,要是被发现了,墨湾那的同志可就是前车之鉴——全体失联,这事最后还上了新闻。王洋打开舱盖,半戴着耳机,警惕的环顾四周;

    在这个没有月光没有海浪的至黑之夜,世间一切似乎double远离自己,唯一可以辨认的是远方灯塔那转动的灯光——超大功率的灯泡,新型蘑菇动力电池,转动的底座,可以当镜子的反光板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切都架设在百尺高的石塔(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纪)上,昏黄的光柱可以投射超过一英里远,转动起来后远远望去犹如一个探身出海的巨人挥舞着自己的双臂,为远方的人们指引回家的路。

    回家?王洋沉默了,家里还有谁?没了,自从家人去欧洲度假的飞机卷入地中海战争(致敬游戏背景欧洲联盟与中东兄弟会的无聊战争)坠毁后,全家只剩下在草原夏令营的自己了,自己当时有几岁?十三?十四?恐怕比赵胖子他那个猪儿子还小吧(18岁的飞斋呀,你被人嫌弃了)。话说赵胖子,你儿子老好色眯眯的盯别人脖子下面,就是没正眼瞧老娘——感情歧视飞机场呀,还有你那个香蕉媳妇,饺子馅是咸牛肉萝卜吧,且不说那堪比木头的牛肉是怎么切的,拌馅还倒酱油就太过分了!齁死人了!亏着你这对猪头父子还笑嘻嘻的吃下去,也不怕得三高(这时在厨房找水喝的赵大宝打了个喷嚏)。

    这时候王洋的耳机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这时准备信号,王洋收起心思,在电台上敲击预定的回复,不一会一艘小型潜艇浮出水面。

    珠江3型多功能潜艇(作者编的,致敬游戏中的长江巨型战略潜艇),长114米,外径13米,长水滴型,总排水4500吨,改装蘑菇电池后成员24——40人,可携带最多1000吨物资或1个海军陆战连,因为噪音低可以跑到老鹰东海岸干点小活,比如给同志们送温暖,或者给老鹰送惊喜,王洋就是一个小惊喜。

    两船相接,物资交接,十几箱弹药武器,一箱大炮仗,估计这次任务有点响,一箱特殊专用器械,一小箱美刀与硬币。潜艇的指挥官是熟人,送自己来老鹰家的老赵。

    说是老赵,其实他就比自己大一岁(PS:2062年王洋32岁,老赵设定33岁,2077年末日时老赵48岁,算是作为一名指挥官的黄金年龄),不过为人古板,老气横秋的,自己来鹰时座的就是老赵的船,不过那是十五年前,老赵还是一名新兵,发誓为国尽力终生(为2287年还坚持回家的老赵致敬),初见古板,接触久了才发现有点幽默和逗,不过为人热心,暖男一个。

    但王洋对他印象最深的一点是,老赵的水饺是果酱馅的!

    据说老赵参军前去毛子那游过学,第一次吃到李子馅的俄国饺子惊为天物,于是在甜党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只要是水果都会尝试包一下煮煮,由于水果罐头少一次只包几个,混在大部队给人惊喜,当时王洋被金桔蜜饯馅给惊喜到了——齁死了。不过按老赵的说法,潜艇兵压力挺大的,要是没点小玩笑舒缓一下人是撑不了多久的。

    王洋每次补给接头都是跟老赵打交道,为了安全物资中不能有兔子的书籍报纸,为了舒缓想家的压力,老赵都会给王洋煮一碗饺子,保证有一个毛子的奸

    (本章未完,请翻页)

    细。上次是西瓜,在上次是冻秋梨(王洋:啊),再再上次是柿饼……怎么黑暗怎么来,其他的其实味道也不好,猪肉罐头配大白菜,要不就是萝卜配火腿肠,但王洋还是都吃下去了,毕竟这才是家的味道。

    这次是菠萝罐头馅的,菠萝还是酸的,再泡上糖水,真齁……从边上一名士兵偷偷笑的样子看,她不是第一个遭毒手的幸运儿。

    再跟老赵闲聊时老赵告诉她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跟王洋见面了,他被选拔去一个新的高机密部队,以后领队的是大副,也就是下任艇长,水果饺子的灾难不会再发生在王洋身上了。还有,老赵偷偷告诉她,以后能不能稍微关照一下开旅馆的赵胖子。

    在王洋一脸八卦的表情下,老赵坦白了,赵胖子是他小叔,这点上头知道的,但为了不惹麻烦,他们已经好多年没联系了,老赵跑东海岸线多少也是为了完成他爷爷的愿望,如今要去新的部队,以后不打仗很难再来东海岸了。但为了不违反纪律,什么东西或信件也不能带捎,口信也不行。不过老赵犹豫了一下,问清楚赵胖子家窗帘是仿黑天鹅绒的后还是留了个口信,说你家的窗帘该洗了。

    两人分开时谁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王洋默默地背对着老赵,口型:再见了,我那个黑厨子。

    在两船分开后,满足自己黑聊八卦心的王洋先悄悄的把船开进自己的秘密码头——一个隐蔽的海蚀洞穴,物资卸下来,还要找机会运送到不远的安全屋——今晚不行,已经5点了,时间不大够了,要是被镇上人们发现就危险了。

    不过这次特殊物资是一台安保多功能机器人,加上之前安装的以后自动系统,估计以后安全屋可以少花不少心思。但王洋也接收到今年第一个任务,也估计是最后一个任务,半年后会有人从兔子家过来,不惜一切帮助他完成任务。

    从信息看没说什么任务,但主动任务十五年来就这一个,完成后如果鹰国待不下去可以跟随其他人员回国,转业还是隐居都可以满足。

    回国,回家么?王洋说不清楚什么感觉,但老鹰家的冷漠与萧条还是让她不舒服,回家,一切不会变得更坏,值得期待。

    回到旅馆的房间门口,确认无人跟踪也无人进入后王洋小心翼翼的进去,抹黑把快凉透的热水袋从被窝里拿出来,安静的换上睡衣,最后一次透过窗帘向外瞧了瞧,决定上床休息会,不过也不知道窗帘多久没换了,上面的灰尘差点让王洋打了个喷嚏,王洋自己嘟囔了一句:窗帘真的该洗了。

    这时候还在被窝里的赵大宝突然醒了,自己在那嘀咕:怎么想起老家的窗帘好几年没洗了?算了,家里有人,应该早洗过了,只是媳妇包的饺子好咸呀,从晚饭到现在都喝了七八次水了,这不又叫尿憋起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