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梦幻神主 > 第十七章 打我爸?你们TM找死!
    聂晨听着母亲的诉说,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妈,总有一天,你放心,我必定会报答三姑对我们一家的恩情!一定!”

    聂母一边哭诉着,一边回应:“好!好!好!如果三姑听到你这句话,她一定会很开心的!一会儿抽空给你三姑打个电话,别让她担心!”

    “恩,我会的。一会儿出院后我就给她打电话!”

    说到出院,聂母不由得又是一阵担心:“儿啊,你可别骗妈,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今天就能出院?是不是留下什么后遗症,糊涂了啊?妈担心你啊!”

    聂晨安慰着,尽量不刺激她:“妈,真的,我真的没事!罗莉,能不能帮个忙,麻烦你去把医生叫过来一下,我证明给我妈看!”

    “恩,晨哥,阿姨,你们等等,我去叫医生!”

    罗莉连忙去叫医生。

    没多大一会儿,医生就来了,还是上次那个男医生。

    聂晨表明了自己的意思,医生也再次检查了聂晨的伤口,没想到,比昨晚上愈合得更加快了,甚至完全看不出了是受了重伤。

    医生啧啧称奇:“患者的身体实在太神奇了,简直打破了医学界的常理,请家属放心,患者身体很健康,可以出院!不过出院后还请他女朋友好好地照顾他吧,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们医院打电话!”

    “女朋友?”

    聂母疑惑地看着医生。

    这会儿倒把医生给整懵了:“难道昨晚替他签字的不是他女朋友?”

    听着医生的话,聂晨顿时觉得头大,连忙转移话题:“医生,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感谢医院对我的照顾,我还要收拾东西准备出院呢,就不麻烦医生了!”

    听到这话,母亲连忙想替聂晨收拾东西,可是聂晨哪有什么东西可收拾,最终也只有一套满是鲜血的衣服。

    看着母亲拿着自己的血迹斑斑的衣裤发呆,聂晨连忙捡衣服抢过来,藏在背后。

    “妈!没事了,都过去了,爸还在警局呢,咱们去找他吧!”

    “对对对,赶紧去找你爸,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随后又轻轻拉了拉聂晨的手,在其耳边说道:“臭小子,交了女朋友也不告诉你妈,怎么不早说啊,我什么也没带来,只带了点鸡蛋和红枣,早知道我就带点见面礼过来了!”

    聂晨很无奈,小声在其耳旁说道:“妈,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您就别捣乱了,没看见人家脸都红了吗?”

    聂母看着罗莉,她当然不信聂晨的话,只认为女孩子第一次见家长不好意思罢了!

    随后笑嘻嘻地看着罗莉,拉着人家的手问长问短的,聂晨可以想象,照这个局面下去,肯定不好收场,于是赶紧转移注意:“妈,爸还等着我们呢,有什么事咱们以后再说,好吧?”

    聂母这才放弃问东问西的,拉着罗莉的手,别提多开心。

    看着母亲这般开心,聂晨也不忍打断她,悄悄向罗莉使了个微微歉意的眼神,罗莉回敬,表示理解。

    之后聂晨只好穿着病号服走在大街上,不过到也没有太过引人注目!

    聂晨随便在地摊上选了几件衣服,换上后,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没那么别扭了。

    本来聂母打算给聂晨买身好点的衣服,聂晨死活不同意,母亲拗不过,只好买了身地摊货!

    不一会,三人打车来到警察局。

    本来聂晨想着走路的,毕竟自己父母无论去哪都是走路去,已经习惯了,他们这样做也就为了节约几块钱的车费。

    可是母亲不干了,非得打车,想着自己儿子才出院,不能太过于活动!

    警察局外,聂晨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是那个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聂晨总感觉父亲头上的白发又多了几缕,眉间的皱纹又深了许多。

    甚至连那挺拔的身子都显得有些佝偻。

    此时,父亲正在和警察说着什么,距离太远,聂晨听不清楚。

    不一会儿,父亲怒气冲冲的好像在指着什么骂着。

    聂晨看着不对劲,连忙带着母亲走了上去。

    父亲聂长青一脸愤慨:“难道就这么算了?他捅了我儿子十几刀,差点人都没了,连句道歉都没有,就想拿两万块钱打发我?我告诉你,不可能!”

    警察在旁边尽力调解:“大哥,我知道,这两万块钱很少,可是没办法啊,人家上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人,而且当时又没有监控,就算想起诉对方也没办法啊!”

    “人家现在死活不承认,只承认说不小心绊了你儿子一下,愿意赔点医药费,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你要知道,我们警察办案必须得讲证据啊,如果你不能提供证据,我们也没办法啊!”

    聂长青有些生气:“那按照你的说法,如果我杀了他,你们又没有证据,是不是就不能抓我?我就是无罪的?”

    那警官一听,顿时着急:“话不能这么说啊,只要你犯罪,我们就一定会依法逮捕你,所以,请不要有这样的念头!”

    聂长青听着这话更气:“那他捅了我儿子十几刀,你们怎么不去抓他?”

    “我们没有证据啊!”

    “呵呵呵······”

    聂长青笑了!

    聂晨在旁边听不下去了,大喊道:“爸!”

    父亲转过身,看着自己儿子,一下子慌了:“儿子,你怎么出来了,怎么?难道是没钱,医院不让住?你放心,我这就替你交钱去!”

    聂晨连忙拦住他:“爸!我这是已经出院了,医生说我没什么大问题,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

    “真的?”

    “真的!不信你问妈!”

    聂长青疑惑地看向张晓琳,“真的吗?”

    张晓琳点头道:“真的,医生说确实没什么事,只是·····需要·····那什么·····好好照顾他!”

    说着微笑着看了看旁边的罗莉。

    张晓琳这话说的含糊不清,弄得谢长青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旁边的警察看着当事人没什么事,更在旁边劝解:“你看,你儿子都没什么事了,依我看这个事儿还是算了吧,拿上医药费,这事就算结了!”

    聂长青正想说什么,突然从里面走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光头飞哥,另外一个是捅聂晨的马仔阿贵。

    中间还有一个中年人,一身名牌,神色冷峻,径直向聂长青走来:“你儿子的事情,这两万块钱算是赔偿,以后教育好你儿子,让他把招子放亮点,千万别去招惹他惹不起的人,否则下次就没这次这么好运了!”

    说完,中年男子,将钱“啪”的一声扔在聂长青胸膛上。

    一大把钞票,散落了一地, 聂长青没有去捡,而是攥着拳头,死死地盯住对方。

    “我是穷!但我不要你的钱!我只需要你们给我儿子道歉!”

    “哈哈哈····”

    中年男子大笑起来:“怪不得有这么蠢的儿子,原来他老子更白痴,要我道歉?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

    聂长青丝毫没有畏惧:“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你们必须向我儿子道歉!”

    聂晨在一边看着,很想冲上去干他几拳,但被一旁的母亲死死的拉住。

    在母亲眼中,这种事必须让他老爸去结解决,这是为人父母必须做的!

    中年人嚣张道:“想要我道歉,可以!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就道歉!怎么?不敢啊?”

    听着这明显侮辱人的话,聂长青再也忍不住了,抡起拳头,直接一拳向着中年人砸了下去。

    瞬间砸掉了他几颗牙。

    虽然聂长青年纪已经快45了,但是由于生活的艰辛,一直都做着苦力活,因此一身蛮力也是不可小嘘,直接将那中年人打倒在地!

    聂长青狠狠道:“儿子!记住,咱们虽然穷,但是穷人不穷志,不能没有骨气!我们不去惹别人,但是别人惹过来,也千万别怕,你还有你爸这把老骨头,无论什么事,老爸帮你扛!”

    “爸!”

    聂晨在身旁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聂晨没想到一向老实巴交的聂长青竟然为了自己如此疯狂。

    “哼!我们走!他们的臭钱我们不要!”

    说着聂长青就向着聂晨几人走来!

    这时候阿贵和光头飞哥才将那中年人扶了起来,中年人怒火中烧,因为掉了两颗牙,说话有些漏风:“TMD,换楞卓干嘛?给老子干死·····死·····他!有什么····什么·····事····事·····我担着!”

    聂晨看着飞哥和阿贵向父亲冲来,顿时大急,大喊着:“爸!小心!”

    聂长青哪里反应得过来,直接被冲上来的飞哥一脚踢到在地。

    而后两人更是对着倒在地上的聂长青拳打脚踢。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速度快得连旁边的警察都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想连忙上去啦架的时候,却有人速度比他更快!

    聂晨发了疯一般冲了过去:“我艹你M,敢打我爸,你TM找死!老子不弄死你,老子是你龟儿子!!”

    聂晨是真疯了,没有人更爱他父亲,他觉得他对父亲的这份爱甚至超过了母亲,超过了两个妹妹。超过了爷爷!

    而现在,他亲眼看着自己父亲被两个人按在地上拳打脚踢,他心中的愤怒已经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了。

    一眨眼的时间,聂晨便冲到光头飞哥和阿贵的面前。

    没有丝毫留手,更没有丝毫犹豫。

    更顾不上什么后果,什么后顾之忧!

    聂晨使出自己后天境界的全部实力,将两人从父亲聂长青身上提起来。

    就如提了两只小鸡一样!

    用力往地面一砸!

    随后“碰”“碰”

    两声巨响,地面顿时出现两个巨大的深坑!

    两个人更是倒在深坑里生死不知。

    聂晨没打算这么放过他们,虽然他们现在可能已经死了,但聂晨胸中的怒火完全没有发泄出来。

    一脚,断其右手。

    两人毫无反应,显然已经是死了。

    再一脚,断其左手!

    直接将两人四肢都狠狠踩了个遍,而此刻深坑里早已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在场的人,无论是谁,看着状若疯狂的聂晨,都被彻底惊得呆住了。

    就连母亲张晓琳都震惊地浑身颤抖!

    “儿子!停下,快停下!”

    聂晨听见母亲叫自己,稍微恢复了一下神志:“妈!你等会儿,我必须给我爸报仇!”

    见聂晨终于停手,母亲激动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一点!

    只见聂晨轻轻蹲了下去对着两个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人狠狠地说道:“知道吗?你们,简直不可饶恕,我爸!我最敬重的人!没有人可以打他,包括天王老子都不可以!所以,我不仅要让你们死,我还要让你们死无全尸!”

    说着,聂晨碰碰两拳,将两人的脑袋砸了个稀巴烂!

    鲜血溅得聂晨满脸都是,看起来犹如地狱回归的恶魔一般!

    聂长青这时候才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满脸鲜血的聂晨,再看看两个深坑里血肉模糊的一片,顿时一个站立不稳,差点倒下!

    随即,快速走到聂晨面前“啪!”

    一个耳光将聂晨彻底打醒!

    “你做什么?你这是杀了人啊!你是要气死我吗?”

    这时候警察也反应过来,连忙将配枪给掏了出来,指着聂晨:“举起手来,否则我有权击毙你!”

    聂晨看着快气晕的父亲,虽然父亲打了自己,但是他却并没有感到任何生气。

    父亲这是在关心自己,自己杀了人,定然逃不过法律的制裁,父亲这是痛心疾首!

    果然,父亲看着警察举着枪对准聂晨,连忙拦在聂晨身前,快速地说道:“警察同志,我认罪!人是我杀的,跟我儿子无关,你要抓就抓我!”

    聂晨看着自己的父亲,很想告诉他,你儿子现在不是一般人,法律管不了他。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父亲的背影有些佝偻,不算宽广,但是躲在他后面却无比踏实!

    聂晨暗暗运转内劲,心累暗道一声:“缚龙索!”

    随后聂晨父亲就如同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聂晨跃过聂长青:“爸!谢谢你!谢谢你多年来的细心爱护,养育之恩!下辈子我再报答您!”

    “臭小子!你给老子回来,你给我施了妖法,我是你老子,怪放开我!”

    “警察同志,人是我杀的,你别抓我儿子,你来抓我啊!”

    聂长青完全在用生命怒吼!

    举着手,缓缓走到警察跟前:“人是我杀的,抓我吧!”

    警察当然知道是谁杀的人,他小心翼翼地走向聂晨,拿出手铐,直到手铐拷在聂晨手上的那一刻,才一瞬间将聂晨按在地下!

    见此情景,张晓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喊一声:“我的儿啊!”就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而张晓琳身旁的罗莉连忙将她接住,抱在怀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