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梦幻神主 > 第十六章 母子
    之后的两天里,聂晨要处理的事情就有些繁琐了,既要安排因为叛逆而产生的职位空缺,又要想办法充裕国库,还要挨家挨户地去抄那些大臣的家。

    这些事情弄得聂晨烦不胜烦!干脆清一色地都交给谢仙儿去处理,反正之前她也在太后的位置上做了那么久,做起这些事来也算得心应手!

    至于关押在天牢里面的董仲闻,聂晨决定先关他几天,磨一磨他的脾气,到时候再问话,效果可能更好!

    于是这两天聂晨都在忙着练习缚龙索,和梦幻神诀!

    缚龙索倒是有些进步,可是那梦幻神诀进步极度缓慢,仍然停留在一层,并没有感觉有多大的进步!

    在这里呆了两天,聂晨决定回现实世界看看,也不知道那边过去多久了!天亮没有!

    聂晨躺在床上,开始运转梦幻神诀,渐渐地,意识开始脱离身体!上方出现黑洞,将聂晨一下子吸了进去!

    等聂晨再有知觉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身体里面。

    天已经大亮,看天色,差不多上午10点左右!

    他伸了伸懒腰,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并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疲惫之感!

    奇怪的是,自己并不是趴在罗莉身边,而是躺在了床上。

    心想,可能是罗莉将自己挪到了床上吧!

    不过心里有些疑惑,她那小身板,哪来那么大力气?

    随后聂晨算了算,自己在那边呆了两天,大概72个小时,而这边好像才过几个小时,莫非时间流速的比例是十比一?

    在那边呆十天,这里也不过才过去一天。聂晨不由得想到:如果在这边呆十天,是不是那边也才过去一天?

    正巧,这时候罗莉提着外卖回来了,:“晨哥,你醒拉!不好意思,昨天我实在太困了,本来只想躺一会儿,没想到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怎么样,饿了没,看!我给你带的皮蛋瘦肉粥,和刚出炉的肉包子!要不要来点?”

    这么一说,聂晨顿时感觉饥渴难耐,本来昨天就没吃什么东西,再加上受伤和手术,流了不少血,经过一夜的恢复,虽然有丹药帮助,可是却不抗饿!

    所以顿时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听见聂晨五脏庙在抗议,罗莉掩嘴一笑:“诺,快吃吧!”

    聂晨顿时接过外卖,狼吞虎咽地开始吃起来,丝毫不注意形象!

    看着聂晨吃得那么开心,罗莉笑着说到:“晨哥,慢点吃,别噎着,不够我再去买点,免得把你饿瘦了,等会儿你爸妈要找我的麻烦!”

    聂晨正吃着,嘴巴里塞满了,听到罗莉提起自己爸妈,瞬间停下了所有动作,使劲把嘴里的东西给咽下去,惊问着:“你说什么?”

    看着聂晨满脸惊讶,罗莉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说错什么话了,试探着说:“我说,你慢点吃!”

    聂晨连忙摇头:“不是这一句,后面的!”

    “后面?别噎着?不够我再去买?”

    “不是,不是!再后面句!”

    “把你饿瘦了,等会儿你爸妈要来找我的麻烦?”

    “对对对!!!!!就是这句!”

    罗莉疑惑:“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

    聂晨发问:“你说我爸妈找你麻烦,什么意思?”

    罗莉一恍惚,好像有些明白了,解释道:“对哦!你睡着了,不知道,叔叔阿姨他们来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聂晨心理一下子紧张起来:“你说我爸妈来了?”

    由不得聂晨不紧张,从小自己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成绩好不说,还特别听话懂事,从不惹是生非!

    为的就是不让父母为自己操心,但这次自己受伤,如果他们知道了,那还不把心给操碎了啊?

    聂晨不想父母替自己操心,因为他们的肩膀上的担子已经够重了!

    罗莉继续说道:“是的,今天早上就来了,他们看你睡得正香,所以就没叫醒你。”

    ‘怎么办?爸妈来了,怎么跟他们说?’

    思来想去,聂晨都没有想到什么很好的理由。

    “他们人呢?”

    罗莉有些不确定:“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听说是去给你交住院费了。”

    聂晨心里一紧,自己住院费那么多钱,不知道当他们看到缴费清单的时候该有多么担心,一般的小伤哪用得了那么多钱?

    而且他们定然没有那么多钱,自家的情况聂晨比谁都清楚,这些年爸妈挣的钱全花在他们三兄妹身上了,甚至还因为小妹学美术,还欠了不少外债!

    很多亲戚都劝他们,女儿家读那么多书干嘛,以后早晚都要嫁人,何必给她人做嫁衣?

    聂晨记得,当时父亲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在我们家,男孩儿女孩儿都一样,不能搞特殊!我要我的女儿将来嫁出去后,可以自己挣钱,不用看他人的眼色!”

    聂晨从这话中能深切地体会到父亲那无言而坚定的爱。

    所以,聂晨的两个妹妹并没有如其他家庭一般,能读到什么程度就到什么程度,父亲都是在把他们当男孩子一般,全力培养,没有任何区别对待。

    或许换在其他农村家庭里,聂晨会觉得是妹妹们争夺了父母对自己的爱和资源,但是,聂晨却认为,这正是一个优秀父亲才能做出来的事。

    他不仅不会恨,还很敬佩!很庆幸。

    庆幸自己有一个这样的父亲。

    而在聂晨他们那个偏僻的地方,有的女生刚初中毕业就被父母逼着嫁人的也不再少数,而且那彩礼,开口就是几万,十几万,甚至有几十万的。

    这哪是什么嫁女儿,分明是明码标价的卖女儿!

    聂父曾说过,以后他嫁闺女没有18万别想取走他的女儿,邻居们还曾笑话过他,可是他后面的话却让其他人有些羞愧:“这18万我会单独存一张存折,全部返还给我女儿,我一分钱都不会要!之所以要对方出那么多,是想让他更加珍惜我女儿,往往人,只有在付出一定的代价后才会更加珍惜得到的东西!”

    此时,聂晨正回忆着曾经的过往。

    突然,门开了。

    门口走进一个看起来年近50的妇女。

    她扎着一根辫子,模样显得有些苍老,脸色泛黄,显然是常年辛苦所致。

    她上身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棉袄,腿上的棉裤甚至有些地方开了一些口子,一双胶鞋上全是泥。手上提着一个大大的棉带子,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看着聂晨醒来,连忙哭泣着跑过来紧紧地抱住聂晨:“儿啊!都怪妈没照顾好你,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闻着母亲身上特有的乡村味道,感受着那不算有力,却很温暖的怀抱,聂晨再也忍不住了,鼻子一酸:“妈!您怎么来了?我没事·····你儿子很好!一点儿事都没有!”

    “真的·······妈······我没事····让您担·····担心了····妈······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

    罗莉看着相拥而泣的母子,也被他们的情绪所感染,想到自己家里病重的父亲,顿时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哭了好一会儿,罗莉向聂晨母子递过去一些纸巾安慰着聂母:“阿姨,您别哭了,晨哥真没事,只是小伤而已,没什么大碍的!”

    聂母放开聂晨,红红的眼睛看了罗莉一眼:“姑娘谢谢你,谢谢你安慰我,可是,虽然我没什么文化,但是我不笨,如果是小伤,哪儿用得了那么多的住院费?我们聂晨从小就懂事,虽然他是和别人打架,我知道打架不好,但是我相信我们聂晨肯定没有做错!”

    “打小我就没有怎么管过他们三兄妹,为了生计,都是他爸在带他,哪怕他受一点儿小伤我都受不了,何况这次伤的那么重。我怎么能不伤心呢?”

    “快,我的儿,快躺下,好好休息!”

    聂母将聂晨缓缓放下,动作很温柔,就像放一个瓷器一般,生怕弄坏了哪怕一丁点儿。

    聂晨本想下来走一走,让母亲看看自己真没事,但一想到母亲会因此担心自己,便放弃了,安心地躺下!

    躺下后,擦了擦眼泪,聂晨才问道:“妈,你们怎么来了?爸呢?”

    罗莉连忙端了张椅子安在聂晨旁边。

    “谢谢你,姑娘!”

    聂母坐下后才说道:“昨天晚上,我和你爸刚在地里忙完,回家生火做饭,吃过后都准备休息了,可是突然接到了你的电话,是你同学打来了。”

    “他好像叫张磊,他说你受伤了,很严重,要做手术,很有可能····有可能·······呜呜呜······”

    说到这里聂母轻声哭了一阵:“我和你爸那时候什么也顾不上了,连忙叫你三姑开三轮车送我们到机场,定了最快的飞机马上赶了过来。”

    “等到的时候已经是早上8点过了。我们问过医生,医生说,当时你的情况很危险,都进入休克状态了,后来听着你最终被抢救过来后,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这不,我去帮你交住院费了,你爸打电话给你同学问清楚情况后,就跑去警察局了,说要替你要一个说法!”

    聂晨大惊:“什么?爸去警察局干嘛?他又不是警察,他能讨什么说法!”

    聂母到觉得聂晨他爸没错:“儿子受了欺负,他这个当老子的自然要出头,否则我可跟他没完!”

    聂晨很感动,对自己的行为不禁有了一些后悔,可是看了眼旁边的罗莉,那丝后悔却又消失不见,并且心里暗自发誓,从今以后绝不让爸妈担心受怕:“妈!让你们担心了,你放心,我没有什么大问题,医生说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还有,你们坐飞机哪儿来的钱,交住院费哪儿来的钱,咱家可没什么闲钱啊?”

    看着聂晨担心的模样,聂母安慰着说道:“你别担心了,钱是向你三姑借的,她知道你出事后就主动到提款机那里取了三万快钱出来,因为一天最多取三万,所以说,不够再跟她打电话!”

    “你三姑她很担心你,再三嘱咐我们说,一定要把人救回来,钱不够她会想办法的!”

    聂晨心里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三姑她其实也不富裕,只是她家里只有一个孩子,用钱的地方没那么多,所以多少存了一点钱,可她帮了聂晨他们家太多太多,已经不可能用金钱来衡量。

    聂晨觉得,无论还多少钱给三姑,都还不了三姑的账,因为他们家欠三姑的不仅仅是钱,更是情!

    情是没有办法用金钱衡量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