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梦幻神主 > 第十五章 《缚龙锁》
    见聂晨神色肃然,龙隐才缓缓道:“你可知,这三年我去哪儿了?”

    说实话,聂晨确实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而龙衍的记忆中也没有对这皇叔去向的任何信息。

    聂晨轻声道:“不知!”

    龙隐继续问追道:“那你可知你父皇是什么境界?”

    这个聂晨到是知道:“父皇乃先天之境!”

    “不错!你父皇,我二哥,乃是先天之境!”

    “先天之境,已经超脱凡俗,一般达到这个境界之人,自是百病不生,寿命也得以延长,能活200多岁,可是你父皇殡天之时不过四十三岁!何故?”

    聂晨惊讶,倒不是为他那便宜老爹,而是震惊于,先天之境竟然能过到两百岁,这再一次打破了聂晨的世界观!

    聂晨只能再次发问:“为何?”

    龙隐没有回答,而是阴沉着脸,继续发问着:“你可还记得你父皇殡天时的样子?”

    这个信息,龙衍的记忆中到是有,聂晨缓缓道:“那一天,父皇突然没上早朝,随后更是连续闭关多日,那时候我还小,整个朝廷群龙无首,如果不是三叔你帮忙压着,可能早就乱套了。”

    “不错!正是从那日开始,大龙似乎一夜之间陷入一张巨大的网中!你继续”

    “我记得,随后不到一年的时间,父皇就撒手人寰,而且父皇死的时候,极为怪异,几乎全身都枯萎了,整个人瘦得只有30斤,似乎被什么东西把血肉和生命力完全吸干了一般!”

    龙隐咬牙切齿:“何止如此,不仅是血肉和生命力,甚至连所有的内劲都被吸干了!”

    “最开始,我们只以为你父皇是中毒,可是所有的解毒丹还有所有治疗中毒的方案我们都一一试过了,完全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直到我二哥死的那天,我才知道,你父皇是中了一种术!”

    “术?什么意思?”

    龙隐怅然:“最开始我也不明白,这是我后来调查后才明白术到底是什么。”

    “而且当时整个龙城和龙宫都在我暗军的监视下,没有什么人能在那种情况下对你父皇下毒,事后我们也进行了排查,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唯一能做到这个的只能是‘术’!”

    “对了,还记得你父皇死后突然从他身体里出现的那一点金光吗?”

    聂晨仔细想了想,确有其事:“恩,记得!只是那道金光速度极快,从父皇眉心钻出的瞬间,便直冲天际,消失不见!”

    龙隐插嘴道:“那就是‘术’!”

    “什么?”聂晨大惊:“那就是术?”

    龙隐脸色越来越阴沉:“至此之后,那些宵小之国,不知为何也敢犯我大龙,我怀疑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所以这三年我四处明察暗访,终于寻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在这背后,似乎牵扯出一个极其恐怖的势力,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完全不是对手,所以我才连忙赶回处理这帮宵小,免得大龙乱了套!”

    “不过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有些多余,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已经能够独挡一面了!”

    这些事情龙隐哪里知道,如果不是梦幻神诀自带的灵魂空间中存在着一些超脱常理的东西,聂晨怎么可能把这些事情处理好,或许光是一个‘谢仙儿’就足够让他头疼的了!

    “皇叔谬赞了,还得靠皇叔将那些余孽赶尽杀绝!”

    “恩!这你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我保证,他们一个也不会活着逃出龙城,犯我大龙者,必戮之!”

    龙隐看着聂晨,夸赞到:“如今的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已经达到了后天之境,到是勉强可以掌握大龙帝国了,但是有些手段却还是有些稚嫩,而且,似乎你没学过什么武技?”

    说道这个,聂晨两眼放光,想到今天那李太山和沈景山谢仙儿等人那华丽的武技,聂晨就羡慕的不行!

    聂晨连忙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父皇啊,儿臣好想你啊!你就这么走了,什么也没给儿臣留下,儿臣苦啊,天天被他们欺负的不敢反抗,只能装傻子,装白痴苟活于世!”

    “父皇啊!儿臣好想你啊,是儿臣没用,辱没了皇室的威严,被自己的臣子每天呼来喝去的,都是儿臣无能,没有实力来保卫皇室的尊严·······”

    聂晨稍微停了一下,见龙隐眼神有些抽搐,继续放声大哭:“父皇啊!儿臣好想·······”

    “够了!”

    “碰!”

    只见龙隐生气的大喝一声,随后一掌拍在旁边的石壁上,顿时坚固的龙宫大殿的石壁上就留下一个硕大的掌印。

    要知道,这可是大龙皇宫,建筑材料可是比精钢还硬,一般的后天高手即使竭尽全力也不能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没想到自己这三叔,竟然一掌就留下一个硕大的掌印,这个大腿,聂晨必须得抱住啊!

    聂晨瞬间换了一副小人嘴脸:“亲爱的三叔,亲爱的皇叔!你刚才那招是什么呀?好像很厉害呀,不知道,能不能·······”

    “不能!”

    “我还没说完呢!”

    “想都别想,这是不可能的事!”

    “好三叔!好皇叔!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就忍心看着你家侄儿被人欺负吗?你就眼看着皇室的威严受损吗?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家侄儿被外人打死,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停停停!”

    龙隐受不了了!

    他怕聂晨在喋喋不休下去,他一掌将聂晨给毙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久了没见的缘故,以前挺机灵可爱的一个孩子,怎么现在感觉有点地痞无赖的感觉!

    他哪里知道,聂晨是龙衍的身子,现代人的灵魂,对于撒泼打滚,死皮赖脸的做法早就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

    虽然聂晨第一次表现得这么无赖,但是效果不用说,自然是极好!

    龙隐拿他没法,叹了一口气:“跟我来!”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似乎是有意考察聂晨,龙隐走得特别快,聂晨看着他明明只是缓慢地行走,可是每一步都能跨出极远的距离,聂晨不得不使出权利追赶。

    每当聂晨快追上时,一瞬间又会被拉开距离,气得聂晨牙痒痒,可是又无可奈何!

    心里想着,早晚有一天得让你也尝尝这滋味!

    终于,前方,龙隐停下了脚步,而聂晨则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哈·····哈·····哈······”

    “就这点本事?”

    看着聂晨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龙隐有些失望!

    聂晨顾不上反驳,仍旧大口大口地喘气。

    龙隐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空有一身实力,却没有相应的武技,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随后转过头,对旁边的侍卫命令道:“开门!”

    侍卫一看是聂晨和龙隐,顿时下跪:“对不起!王爷!没有陛下的旨意,属下不能开门!”

    龙隐眉头一皱:“恩?”

    瞬间侍卫感觉周身冷了几度!但看着旁边的不停

    (本章未完,请翻页)

    喘气的聂晨,仍旧颤抖地说道:“没有陛下的旨意,属下·····属下不能开门!”

    聂晨在一旁暗爽,怎么?后天圆满的高手,你也有吃瘪的时候?

    聂晨暗自窃喜着,没敢表现出丝毫异样,深吸一口气后,命令道:“开门!”

    侍卫这才如蒙大赦,连忙将国库之门打开!

    龙隐微微看了一眼侍卫,没有再说什么,向国库大门内走去!

    聂晨紧随其后,路过侍卫跟前,轻声说了句:“你,很不错!从今以后,朕封你为一等侍卫,俸禄翻倍!”

    侍卫一听,激动的说道:“谢陛下,属下一定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恩,好好帮朕看好国库,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能进来!”

    “是!”侍卫显得很激动!连忙答应着!

    聂晨吩咐过后,这才跟了上去!

    刚一进国库,龙隐就问道:“怎么回事?里面的东西呢?”

    聂晨可不敢说国库最后一点都被自己给祸害了,连忙祸水东引:“我可不知道国库的情况,我当时都被架空了,里面的东西别说看,甚至前些时候,我连这里都靠近不了!应该·····可能·····或许···是被那些逆贼给祸害完了吧!”

    国库空虚,这可是大事,如果长时间发不出俸禄,到时候整个国家都会发生大乱子。

    龙隐叹了一口气:“哎······明天我派人送点过来,那些大臣被充公的的家产也会放进国库,可是这样最多也能只能顶上半年而已,之后还得靠你自己解决!”

    聂晨内心感叹,半年也很不错了,真要自己解决,还真没办法!

    而且此人不愧是龙衍的亲叔叔,提出问题的同时,就连对策都帮聂晨想好了!

    聂晨大为欢喜:“是!谢谢三叔!”

    不过聂晨奇怪,不是要传授武技吗?来这里干什么?

    只见龙隐走到正前方一块刻着龙图腾的石壁跟前,然后用力往龙眼处一按,“咔····咔····咔·····”

    顿时整个石壁开始发出剧烈的抖动,紧接着,石壁中间出现一个小方格。

    聂晨早已按捺不住自己好奇心,连忙凑了上去:“三叔,这是?”

    龙隐看了聂晨一眼,解释道:“大龙历朝历代皆是由明暗两股势力组成,以此守卫皇权,当然武技和功法也分两套,一套为我暗派修炼的《伏龙掌》,主要走的是刚猛路线,威力巨大,专门负责解决躲在暗处的高手。”

    “而另一派,就是皇帝所修炼的武技《缚龙锁》,主要用途乃是控制流,能够将敌人牢牢掌控!”

    “两派的武技都是分开的,相互之间不得学习,这也是怕被一人习得后被断了传承。你父皇走得早,还没来得及传授给你,今天我就将这《缚龙锁》传给你!”

    “此后,大龙的重担也希望你能承担起来!”

    “还有,记住我大龙的祖训——犯我大龙者,必戮之!”

    聂晨看着手中的秘籍,除了满心欢喜之外,也感觉到了身上那一幅重重的担子。

    原本只是想掌握大龙帝国后,方便以后对付自己的大敌,没想到自己这三叔对自己完全是亲人一般,没有丝毫藏拙,又是出钱,又是传授秘籍的,更是在自己关键的时候出来帮衬自己,这份情,聂晨不能忘,所以聂晨内心暗自决定,决不能将大龙帝国当成一个简单的工具。

    或许,这大龙能成为自己的第二个家,毕竟在这里,聂晨也算有了自己的亲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