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三国之阿斗雄起 > 第11章 诸葛军师的后台
    翌日,皇叔找到杨修问阿斗是否听话,如此云云。。。

    杨修自是一顿吹,回主公:公子虽然顽劣,但我一顿苦口婆心,公子幡然醒悟,决定好好学习,主公放心吧。

    皇叔心到,自家孩子啥样,我还没点逼数吗,这杨修有点不靠谱呀,嘴容易瓢,夸夸其谈。

    但是作为腹黑主公,还是说到:有劳先生教诲了。

    杨修顿时觉得主公很需要我呀,心里一阵窃喜,开始浮想联翩了~

    这时,阿斗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羊)师父也在,朝着杨修拱了拱手,留下一个诡异的微笑,便朝着黄书走去。

    “父亲,娘亲说~,说到这里,阿斗回头看了一眼羊师父。”

    黄书了然,然而黄书却看到杨修还站在那里,不知道沉浸在什么当中,作为主公,也不好多说什么,然后就给阿斗使了一个眼色。

    阿斗也是无语,这老子,跟人沾边的事全不干,这得罪人的事全让自己干。

    然后,阿斗就戳了戳杨修,嗲声嗲气的说了一句:师父,你老板让你退下呢。

    黄书,顿时一口老血涌上心头。

    杨修也是一愣,然后看向黄书。

    黄书马上说道:先生,暂且退下,我要考教考教阿斗。

    杨修马上说道:主公,何须亲自考教,便让在下考教,主公在一旁看着就是。

    黄书一口老血差点就喷出来,得亏自我修养过高,这口老血又给咽了回去,说道:开始吧。

    杨修见到主公同意,心中又是一阵窃喜。

    说实话,杨修还是有点才能的,考教一个小孩,那还不是张口就来。

    “阿斗啊,昨日,为师问你,你的志向是什么,你在回答一次。”

    “以后,课表我来排”阿斗那是张嘴就来呀。

    黄书的脸一阵铁青。

    杨修赶紧说道,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呀?

    “奥,你说的是那个呀,那个不行”阿斗脑筋转,感觉要坑人。

    “为何不行”黄书好奇道。

    “我师父说不行,我说了那个梦想之后,师父让换一个”

    杨修一听,这完犊子了,这是要坑师父呀,就听见黄书说道:“你都说啥了?”

    “额,那个,额,那个”

    “快说,不然鸡腿没了”黄书催促道。

    “我说‘我的志向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我欲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阿斗说完,偷偷地瞅了一眼黄书。

    此时,杨修心里想着:主公啊,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这届徒弟不好带呀。

    黄书也是一阵错愕,心道这便宜儿子脑子坏掉了。

    黄书正要开口,这时,杨修说道:少主呀,你这梦想根本不可能实现,还是换一个正常点的梦想吧。

    阿斗一听,呵,心里乐开了花,于是开口说到:站在风口,猪都能飞上天,更何况是人呢,人若没有梦想,还不如一头猪,你说对吧,羊师父。

    此时,杨修的脸那是一阵白、一阵红、煞是难看。

    “放肆,怎么跟先生说话呢?还不赶紧给先生道歉”黄书怒斥道。

    “不妨事,不妨事,少主志存高远,就是这梦想,这梦想有点,有点~”杨修赶紧说道

    “先生暂且下去,我来收拾这小子”黄书赶紧给杨修一个台阶。

    杨修刚退出门外,就听见阿斗嘀咕了一句,这届师父不好带呀”

    这让杨修一个趔撅,差点没摔倒,赶紧加快步伐,走远了,他怕自己走慢了,会忍不住冲进去打死这倒霉孩子。

    “阿斗,你这梦想~?”

    阿斗一听,这不完犊子吗,然后灵机一转,计上心头,赶紧打断道:父亲,娘亲说,娘亲说~

    你娘亲说啥了,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赶紧说。

    师父,对不住你了,死师傅不死徒弟,来年清明节我会给你安排的满满登登。

    “娘亲说,三姨老大不小的了,是该成家立业的时候了,娘亲还觉得师父就不错,主要是有气质,对有气质。”

    “杨修,杨修不行,这人嘴太瓢,我怕他被你三姨打死。”

    “不是二师父,是大师父。”

    “这般配吗,你大师父,这身高,这体型,这五官,算了,这气质吧~”

    “娘亲说,般配”阿斗打断道。

    “我也是如此觉得”黄书果断说到。

    阿斗一阵恶寒,心道:你还是那个仁(气)人(管)君(炎)子。

    杨修出了门,自个慢慢的走着,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越想越觉得阿斗阿斗这货太坑,占着C位,跟人相关的事一点都不干,也不知道随谁了。一时心头郁闷难解,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诸葛军师的房前。

    不知道哪来的思绪,竟然想找诸葛倾诉、倾诉~便走上前去,想抬起手敲门,然则,又放了下去,抬起、放下,如是前后三次,仿佛下了多莫大的决心,才最终决定敲门。

    “当当当”

    “当当当”

    ~

    连续敲了几次,都无人应答。

    这时双儿从门前走过,杨修叫住双儿,说道:“诸葛军师何在?”

    双儿心想,我是夫人的丫鬟,又不是军师的丫鬟,怎管的了军师去哪了,但是,想到主公对这头羊还是颇为器重,而且他还是阿斗的老师,还是说道:回禀羊大人,我刚刚看见诸葛军师往三将军的住处那边去了。

    双儿说完,就走开了。

    饶是杨修,也没有想明白诸葛军师为啥会去三将军的住处,然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杨修也往三将军的住处走去了。

    之前秦悬也来过三将军(三姨)的住处,只是没有怎么注意这里的环境,杨修来此,只见这里雕梁画栋,檐牙高啄,一点也没有战争时代留下的痕迹,就像这块土地不属于这个年代。

    画风一转,杨修看到了什么,他瞪大了狗眼,这是要瞎呀,不对,是羊眼。

    只见诸葛村夫依偎在三将军的怀里,三将军在抚摸着诸葛村夫的鬓角,说着:以后,老娘罩着你,以后谁敢欺负你,告诉老娘,老娘拆了他。

    诸葛军师半推半就,而又坏坏的说道:最近新来的杨修,总是抢人家风头,人家可是不敢怒,不敢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