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三国之阿斗雄起 > 第7章 师傅就是用来坑的
    这一日,阿斗看见母亲甘夫人在庭院里发呆,就走了过去给母亲请安。

    “母亲,万福金安,母亲何故在此发呆?”

    “啊,斗儿,你说什么?”

    “我问母亲为何在此发呆,母亲这是怎么了,大早上的在这庭院里发呆?”

    “你父亲跟你师父整日食同桌,寝同席,甚是辛劳。”

    “嗯,父亲辛劳,您多去看看他们也就是了。”

    母亲的愁苦阿斗没有体会到,毕竟阿斗还只是个心有猛虎的小处男呢。

    “斗儿,你觉得你三姨跟你师父怎么样?”甘夫人试探着问道

    “母亲,此话何意,让我师傅娶了我三姨吗?这个可以有,让她总调戏我,哈哈哈。”阿斗一听母亲如此说,立马立,马立马笑的不能自己。

    仔细一想,身为穿越过来的人,阿斗很快就想明白了,母亲是嫌弃师傅白天霸占父亲,晚上也霸占父亲了,果然无论何时都不能得罪女人,也不要小看女人,否则,早晚有一天会栽在女人手里。

    那个叫俗话的人说的真对: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女人。

    “别笑了,我是说真的,你觉得他们俩合适吗?”

    “合适,母亲,您且听我说来,其一,三姨武功卓绝,师傅智力无双,此乃天造地设,天意不可违呀;其二,三姨跟师傅成亲,无异于亲上加亲,对于父亲而言,更能信任师傅;其三,三姨,也老大不小的了,我师傅还是比较有气质的,嗯,对,有气质,哈哈哈。”阿斗说完又情不自禁,说的自己都差点信了。

    甘夫人听了阿斗的话,也觉得颇有几分道理。甘夫人对自己儿子,最近表现出来的不凡已经不那么意外了。

    “斗儿,这几天你师父都教给你什么了?”

    “师傅最近太忙了,整日跟父亲在一起,没时间亲自传授我,但是他给了我一本兵书《孙氏兵书》还有一本《千字文》,说是让我自己先钻研,然后不会的再去问他。”

    “那你看的怎么样,可有不会的?”

    阿斗一听,不自觉的给了母亲一个白眼,你哪来的自信,我有不懂的嘛,我才五岁,虽然你儿子最近表现得天资聪颖,与众非凡,你也不能飘了,认为自己儿子无所不能吧。要是原先那个阿斗,估计字都认不全,也就是我,我也认不全。

    “嗯,有些字认不全,更别说意思了。”

    “你有不认得吗,为娘小时候家教很好的,读过几年书,你把书拿来,你师父不教你,为娘有时间教你。”

    “不好吧,我还是让师傅教我吧。”

    “咋的,看不起为娘吗,快拿来。”

    阿斗把《千字文》交给母亲,母亲翻开书,就见第一面写着作者的名字“龍龘”,脸色有点难看,这是个意外,作者的名字可以不需要知道,甘夫人这样安慰自己。然后又往后翻,看见正文第一段写到“嚽嚾嚿啭嗫囃囄冁囆囇囍囎囏囐嘱囒囔囕囖……”发现自己就认得一个字“囍”,刚才夸下海口有多爽,现在就有多尴尬。

    甘夫人脸一白,脚一晃,就坐在椅子上了,并说道:“阿斗,为娘今天身子有点不舒服,恐怕不能教你了,你还是等你师傅空闲的时候,让他来教你吧。”

    转头对玉儿说:“送我回房歇息。”

    阿斗心想,女人啊,全身从头到脚都是戏。

    “母亲该不会也不认识吧?”阿斗自言自语了一句。

    甘夫人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的,脚下又是一软,如果不是有玉儿扶着,肯定就倒在地上了。心想:斗儿何时变得如此,如此的“聪明了”,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咋还有点怀念他那傻傻而又懵懂的样子呢。

    如果三妹翠花在这里定会说,欺负你家阿斗要趁早,不然超过五岁,估计就忽悠不住了。

    难道是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吗不是,阿斗是个特例,被换芯了。

    母亲走了,玉儿也走了,师傅和父亲在一块商议军国大事,阿斗一个人无聊,就准备去找三姨玩。虽然,三姨一直调戏自己,但也知道那是调戏,做不得真。

    于是便一路惦着腿,跳着脚,哼着歌,来到了三姨的闺(狗)房(窝)。

    “三姨,在不在,斗儿来找你玩了,我进来了。”

    说着就推门进来了,也没看见三姨在哪,然后就往里走,绕过屏风,然后,就看见白花花的一片,然后,整个人就呆住了。

    “你个小兔崽子看够了吗,还看,转过去?”

    “奥,奥……”说着转过身去,走到屏风外面去了。

    不一会儿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翠花从里面出来了。

    “三姨,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

    “三姨好看吗?”

    听到这,阿斗蒙了,三姨没生我气,哈哈。于是便说道:

    “好看”

    “白吗?”

    “白”

    “小兔崽子,还说什么都没看见,看我不把你的眼珠子扣出来。”说着就要抓住阿斗

    吓得阿斗脚都软了,走不动道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怂样儿,你可真给大哥“长脸”呀。”

    鬼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女人心,海底针。

    阿斗知道没事了,眼睛也保住了,然后又说到“疼吗?”

    “什么?”

    “你身上的伤”

    “你小子什么都看见了,还说没看见,我可告诉你,如果你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大哥也护不住你,听见没?”

    “听见了,听见了”

    翠花看见把这小子吓得不轻,便说道:

    “说吧,来找我干嘛,平时不都是躲着三姨吗,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阿斗还在心虚当中,不过他灵光一闪,就想到母亲的话,一阵腹诽,师傅你不下地狱,徒儿就得下地狱。

    “三姨,我师傅说,三姨武功高强,真是女中豪杰。”

    “谁,你师傅,就是那个丑八怪军师?你可别骗我,军中造谣可是要军法处置的。”

    “我怎么敢骗三姨呢,再说了,我能骗得住您吗,对吧?”

    “那倒是”

    阿斗心里一阵恶寒,真有如此臭不要脸之人。我就说说,您还当真了。

    真可谓:说着无意,听者有心呀。

    “师傅还给您做了一首诗呢,我念给你听,算了,三姨肯定不喜欢。”阿斗欲擒故纵的说到。

    “你念吧,我到要看看他能做出什么歪诗来。”

    口是心非的女人呀,尤其像三姨这样的大龄剩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