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三国之阿斗雄起 > 第3章 背着书包上学堂
    这一夜,黄书注定难眠,不是因为儿子变聪明了,也不是因为这儿子更加坑爹,而是在思考儿子的话,不明觉厉,思考如何实施才能收揽天下士子之心。

    第二天,甘夫人(阿斗的母亲)醒来发现黄书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头发散乱不整,想来定是彻夜难眠吧,这样的场景自己不知道见过多少次。

    “起来,到床上睡去,快点的”甘夫人说着就把睡梦中的黄书拖了起来。

    “天亮了呀,我还要处理军政要事,就不睡了”黄书说着就要往外走。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保重身体,所以去睡觉。”甘夫人又把黄书拉了回来。

    如果中山先生出生了的话,肯定会说:“这是我的语录,你咋给说了呢。”

    “奥~”黄书看见夫人脸色难看,就应声到。乖乖的自己走到床上躺下,盖好小背几。

    别看他整日黑着脸,在别人面前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形象,其实都是甘夫人让着他,在他人面前极力维护他的形象,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个十足的“妻管严”。

    若干年后,黄书定会有这样的感叹,“古人诚不我欺也,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如果让秦悬知道了黄书的想法,肯定会接一句“每个成功的女人背后都有一群男人。”

    此时,秦悬正被玉儿伺候着穿衣服呢。起这么早是因为黄书请来的夫子已经恭候多时了,自古以来,帝王之家对后代的教育尤为严格,除了基础知识,比如说六艺,四书五经等,还要学习各种类似于心理学,管理学的帝王心术。

    老刘家虽然已经没落,但现在依旧是刘家天下,天下臣子依旧食汉禄,是汉臣,起码装作是汉臣。黄书请夫子教他基础知识,帝王心术则有自己教辅。

    阿斗本就天资驽钝,夫子教授的课业,每每不能合格,更有甚者仗着自己是甲方(少主),欺负夫子。阿斗学业不咋样,论欺负夫子心得估计可以下笔千言,如有神助,为此阿斗换了不知道多少夫子。

    你看今天,又到了考教学问的时候了。

    玉儿背着阿斗的书包,阿斗在玉儿的推搡当中,带着迷离惺忪的睡眼来到了学堂,说是学堂,就十几个学生,他们是自己的几个弟弟,还有父亲部将的孩子,再者就是二叔的女儿关月儿。

    夫子看到阿斗来了,就准备开始上课,准备考教学问。

    “那个……”

    “夫子,阿斗有事请教夫子。”先生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阿斗站着对先生说道。

    夫子笑了,脸上的褶皱就像干裂的树皮开了花,心道:“谁道阿斗难教乎,我看就如此可教也,再说一个五岁的娃娃能问出什么高深的学问来。”

    表情傲娇极了,嘴里便说到:“你问吧,还没有夫子不知道的事情呢。”

    其他几个小伙伴懵逼了,平时夫子留的课业都完不成的刘阿斗,居然有问题要请教,他啥时候变得如此勤奋好学了,转念一想,是该有问题问夫子,应该还不少,一群人都等着看阿斗的笑话。

    秦悬可没关注小伙伴们的心中所想,但听到夫子的话,顿时心里就乐开了花了,心道:“老匹夫,一会看你回答不上来,又做怎讲?”

    脸上满是天真的问道:“夫子,晨与午,日何近与吾?”

    “什么……”夫子懵逼

    “瓦特……”玉儿懵逼+1

    “……”关月儿懵逼+2

    “……”小伙伴们懵逼+好多

    然后,他们都看看阿斗,又看看夫子,来来回回,好几回。

    “晨与午,日何近与吾”阿斗又问了一遍,然后又嘟囔了一句:“年纪大了,真不好,眼睛不好使也就算了,耳朵咋还不不好使了。”

    众人刚被阿斗的前一句重复问题打破懵逼状态,后面的一句又把小伙伴冰封了。

    这是说夫子不光是老眼昏花,还聋吗?你是甲方,你说了算。

    真可谓“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恢复面部表情。

    夫子时而摇头,时而点头,仿若不能决也。

    忽而,豁然开朗,说道:“同远也。”

    这回轮到秦悬懵逼了,一般远,2000年后的地球人都知道,但现在夫子居然说“一般远”,那就不得了,难道说,夫子也是来自两千年后,再看看夫子那一脸贱贱的表情,秦悬更确定自己内心的想法了。

    众人看看夫子心有成竹,再看看阿斗一脸惊愕的表情,顿时对夫子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如泰山压顶,势不可挡。

    秦悬虽慌,但马上就镇定下来了,决定把戏接着演下去,不能被一个是不是穿越的人忽悠住。

    便接着问道:“何也?”

    夫子答非所问,“阿斗何以为?”然后又是贱贱的表情。

    秦悬算是看明白了,这老狐狸是在跟自己打太极,在自己这个千年的狐狸面前演聊斋呢,他根本不知道何时近,何时远,他也是个纯种地道的古代人,没有像自己一样是个换芯的人。

    秦悬决定要戏耍一下夫子,说到:“斗儿以为,晨时近,午则远”

    “何也?”

    “晨时,日大如车盖,午则小如盘盂,岂不闻远着小儿近着大乎?”秦悬也拽起古文来。

    夫子笑曰:“如此可教也,夫子也是这样认为的,主要是在考教你的学问呢。”

    秦悬一听,又要炸毛了,跟我来这一手,好,好,好,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打脸打的你,桃花朵朵开,不然你不知道桃花为什么,他喵的这样红”。

    虽然内心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秦悬却又装出一副呆萌呆萌的样子,这是一个影帝该有的修养,说到:“不对,不对,斗儿又想了想,觉得不对。”

    “怎么不对,就是晨近午远”先生心道:“这理由是你自己说的,你自己反驳自己,哈哈哈,你还是太年轻,待我看你有何说辞。”

    “日初出沧沧娘娘(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着热儿远着凉乎?”秦悬故意说的含糊不清。

    但“耳背”的夫子眼前一黑,倒了下去,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