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三国之阿斗雄起 > 第2章 哥也是戏精
    这几天,秦悬了解了现在的状况,也逐渐的适应了现在的身份——史上最废少主,没有之一的那种。但是,好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让自己更加懵逼。

    你比如,现在是建安十三年,按道理说:罗爷爷书中发生在建安五年的官渡之战并没有发生,早该被镇压的黄巾军起义还在进行,人们没有听说过吕布,反倒是贩马出身的曹操,以汗血宝马贿赂十常侍差点被追杀致死,最后,靠着家族子弟,也拉起一个起义军,更有甚者自己的“三叔”张飞竟是女的,大家闺秀一般的儒将,这,这……自己来到了一个假的三国时代。

    秦悬得知这一切消息的时候,一次次的凌乱在风中,呼……

    秦悬算是看明白了,自己都能穿越,历史的时间轴和轨迹肯定也发生了时空乱流,就算有人告诉自己西施是男的,自己都能接受。

    结果,一语成谶,母亲身边的一个小丫鬟告诉自己说:“西施就是我们村东头的李老汉,今年快五十了,还没讨到婆姨,就是因为长得太丑了。”

    秦悬这两天就像看相声一样,不时的就是一个包袱,防不胜防啊。

    当然,现在的老子刘黄书,确是个黑脸狂魔,从没见他给过别人笑脸,可能也是前几天被被黄巾军打的丢盔弃甲的原因吧。

    自己现在是刘阿斗,虽然不承认刘黄书是自己老子,但也要帮帮他,不然就凭这老天随意改变历史的脾气,自己能不能活到三分天下,都是个大问题。

    拿定主意,秦悬决定好好做个少主,在其位,谋其职。

    秦悬这时灵光一闪,就想到了诸葛村夫,他现在应该就在卧龙岗,如果能得到他的辅佐,以后有啥事就可以安排他,其他人可跟不上哥的思路。

    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如何举荐诸葛村夫给父亲,说自己来自未来,还是自己遇见一个老爷爷,他给了自己一本从天而降的武功秘籍,呸呸呸,一本奇书《三国群侠传》。怎么听,都不靠谱,就黑脸刘黄书的脾性,估计会让阿妈多找几个大夫。

    那也得试试,如果问书在哪,就说烤火了,这他妈的三伏天,烤火了,你敢说,我自己就敢信,不是有个古人说过一句名言吗,叫“童言无忌”,你们肯定不知道这个古人是谁,他叫“俗话”。

    晚宴的时候,秦悬就对刘黄书说到:“儿视父日勤且勉,然面不展颜,何也,儿恨不能为父分忧?”

    黄书说道:“斗儿,长大了,知道心疼为父了,然则军政大事,又其是你这娃娃能懂的。”

    “儿虽不懂,却也有善此道者,父亲何不效古之圣贤,访天地能人”秦悬道。

    黄书看着自己的儿子,暗道“斗儿何时变得如此聪慧了,看似寻常的计策,出自一个孩子之口,就让人惊奇不已呀。”

    黄书有心考教儿子便说到:“茫茫人海,以何寻?”

    秦悬一听,哎呀,我去,我就出个主意,你还赖上我了,一点脑子都不想动吗,老子在帮你一会,心里mmp。然后,假装不理会他,自顾自而又呆萌呆萌的说到:“前几天,玉儿姐姐给我讲个笑话,说从前有个傻子,花光了家里的钱买了一头牛,拿骨头炖汤喝。”

    黄书自然知道玉儿是夫人身边的丫鬟,再听后面的话,驴头不对马嘴,仔细一想“这不就是千金买马骨吗?”这是他有意为之,还是他现在聪颖如斯了,这还是自己那个憨厚的儿儿子吗?

    黄书看到吃的满脸都是油渍的阿斗,心想自己想多了,明明还是从前的那个阿斗,但又心存疑虑,想要在试试他。便又问道:“阿斗啊,你认为啥样的人是人才呀,怎么去区分他们呀,说对了,准你多吃个鸡腿。”

    秦悬一听又要炸毛了,格老子的,我是一个鸡腿就能骗得了的吗,再说了你这家大业大的,给你解决这么大的问题,你他喵的就给一个鸡腿,不行,坚决不行。

    “我要俩”说着就伸出五个手指头,也不看黄书,就自顾自的吃着碗里的半个鸡腿。

    黄书把他三个手指搬回去,说到:“这才是俩,记住了,十以内的数数都不会,先生教的你都吃完了吗……”

    黄书还没说完,就听见儿子说到:“成交。”然后,看到那洋洋自得小眼神,咋有一种坑爹的感觉呢。

    旁边的夫人对黄书说到:“你看看你,把孩子逼成啥样了,吃饭还考教学问,答不对,还不给饭吃。”

    “妇道人家懂什么,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黄书正色道。

    “阿爸,头发也长,斗儿头发短。”秦悬混不灵的来了一句。

    这可把母亲笑坏了,说到:“怎么样,整天说我没学问,今天被自己五岁的儿子反驳的哑口无言了吧。”

    “怎么样,你还想不想吃鸡腿了,你不要我可给玉儿了。”黄书转移话题有点生硬,但自我感觉可好了,感觉自己博回一局。

    秦悬也不是白给的,立马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玉儿说到:“我的,都是我的。”再配上这幽怨而又无辜的小眼神,这戏绝了。

    “你看她作甚,想吃就自己挣。”黄书说到。

    “哼,有用的就是人才,就像父亲会打仗,但是做衣服就比不上玉儿姐姐,你看看我的这身衣服,前几天破了个洞,就是玉儿姐姐帮我补好的,还多了个花呢,你看,你看嘛”秦悬撒娇道。

    整天陪着一群大人飙戏,秦悬的这心脏有点受不了呀。他们是本色出演,只有自己是在演戏,想想都无语凝噎……

    这回黄书又懵逼了,虽然说,儿子的话语稚气十足,但却言出有理。黄书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自己的儿子了。难不成真的是老天眷顾,让斗儿开窍了,成了后学先知的神童了。

    “俩鸡腿给我留着,今天吃饱了。”黄书还在遐想当中,就看见儿子伸着五根手指说要俩鸡腿,头也不回的走了。

    黄书再一次凌乱在风中,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