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血色星渊 > 第6章 皇权(3)
    距离地球四点二光年外的比邻星系三号宜居行星上,坐落着人类最大的地外城市群,而这颗星球上最大的城市——环港城,更是人类探索宇宙的中转中心,这颗星球的太空电梯不管是数量还是最大负载重量,都比地球上皇城的太空电梯要大一倍以上,其中最大的环港城六号太空电梯更是有人以彩虹桥为名来称赞它的宏伟。

    这颗星球如此繁华的最主要原因还是离不开他拥有者和地球及其相似的行星等级、质量和环境。几乎所有在地球上叫的上名字的物资,在这里都能搞到,因此人类在地球以外最为经济和科技最为繁荣的城市。

    但也因为这里拥有非常丰富的资源,却又处于日耀帝国实际控制星域范围边缘的原因,间接的导致了这里成为了犯罪者的天堂。

    有人曾说,只要你有钱,你甚至能在比邻三号行星上买到一艘战列舰,尽管名义上军用战舰不可能出现在市场上。又或者你是虫族爱好者,你也可以买在这里到一具完整的雷兽标本,前提是价钱给到位。但如果要是你要的货到了,而你的钱却没到,可能你的尸体第二天就会在水沟里被人发现。

    用一个成语来概括就是:“金钱至上。”

    环港城内,一间破旧的教堂里,五个人穿着长袍,戴着面具的人围坐在一张圆桌旁,暗黄色的灯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谁都不开口说话,一切都显得异常的静谧。

    “各位,请拿出身份参照物,按照流程核对身份,身份核对无误以后,我们将开始会议。”面具图案为奥丁的人率先打破了沉默,说着拿出了一枚看起来只雕刻着编号0001的硬币,然后放在了桌面上,从位置来看他应该是这些人的首领。

    硬币在其他人的手中反复的传递着,每传过一个人,在仔细端详过后都会向他点头示意,以表示戴着奥丁面具的人他的身份核对无误。剩下的人面具图案分别有海姆达尔、索尔、弗雷亚、霍尔德尔,他们全都是北欧神话体系中的神灵。

    在所有人都出示完毕身份参照物都确认无误以后,奥丁继续首先发声:“首先很遗憾的告诉各位,,约克城的那位警官已经暴露了,他曾经为我们铲除了许多障碍,甚至帮我们获取过皇室成员的行程。但可惜我们救不了他。”他双手握在胸口,做出祈祷的样子。

    面具图案为霍尔德尔的人没有加入祈祷,他继续问:“他已经被捕了吗?”

    奥丁:“没有,但快了。”

    “那为什么我们不通知他撤离?”霍尔德尔继续追问。

    “他的牺牲是为我们下一步棋做准备,革命总是要见血的。”奥丁淡淡的说,他摆了摆手,打断了还要继续追问的霍尔德尔,转头看向海姆达尔:“我们的剑怎么样了?”。

    “我让他们在很安全的星域保持静默,防卫军的人不可能发现他们的位置。”海姆达尔回答。

    “很好,让他们继续保持静默,再坚持一段时间,我们就不用像老鼠一样东躲XZ了。”

    弗雷亚清了清嗓子,在神话中她是一名掌管爱情的女性神邸。清脆的女声也证明了她是一名年轻女人,也就证明了她为什么会选择一名女神作为代理身份,众人看向她去,“我们接到情报,皇室成立了一个新的反间谍机构,简称ESIB,这次的审核很严格,我们的人没有打进去。”

    “不,我们已经有人打进去了,不过基于我们的保密准则,我不会向各位透露除此以外的任何信息,就像我们之间也相互不知道别人的真实身份一样,我将是他目前唯一的联系人。”奥丁说。

    索尔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奥丁的保密行为,然后继续说:“皇室突然建立新的情报机构,会不会是已经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

    “可能吧,毕竟整整一支舰队叛逃,说纯粹是舰队那群当兵的人单独谋划的,怕是没有人会相信。”弗雷亚回答。

    “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应该减少私下会面?以减少暴露的风险。毕竟在座的各位都是革命的领头人。”索尔继续说,好像很害怕出现什么意外,给人一种他非常贪生怕死的感觉。

    “我同意。”弗雷亚举手。

    “我也同意。”

    ……

    除了奥丁以外,其他人纷纷举手。

    奥丁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还没到表决的时候呢?在各位决定是否逃命之前,我们还有一项更为重要的表决!”

    “我们不是要逃命,只是暂时规避一下潜在的风险而已。”索尔无奈的摆了摆手,但很明显能从他声音里听出来不屑以及一丝揶揄。

    奥丁没有理会,他挥了挥手,全息影像缓缓启动,上面图像里是一颗大部分范围都是淡绿色的星球。

    “艾拉星?虫族占领的边缘行星?”弗雷亚疑惑的问。

    “是的,这次我要大家表决的就是关于这颗行星命运的决定。”

    “你想干什么?”弗雷亚问,但微微颤抖的声音里明显夹杂着担忧。

    “我们虽然已经获得了一支舰队,但和日耀帝国的所有军队比起来,这支舰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正面实力根本就没有可比性,所以我提出可以大范围削弱帝国军力的计划。”奥丁晃动着手里的圆球,投影上的星球随着他的频率继续滚动。

    “最终还是要启动这个计划吗?”海姆达尔问。

    “当然不是一定要启动,所以我才向各位发起投票,我需要征求你们的意见,但在投票之前,我必须要提醒各位,千万别以为仅仅拥有一支舰队就有了与帝国军队抗衡的资本了,希望各位清醒一点,这是我们为数不多的机会。”奥丁说完,便举起了手。

    “会死很多人的,甚至比上一次在阿斯加德死的还要多的多。”弗雷亚没有举手,她继续说:“虽然我期待一个新的秩序,但建立这个新秩序的代价是让我泯灭心底那仅剩的一丝人性的话,我做不到,我拒绝启动这个计划。”说完,她环视了周围所有人,想要透过眼睛看到其他人的想法,但可惜面具挡的很深,她看不到。

    “我相信会有更好的办法能让我们建立新秩序,所以我选择反对。”霍尔德尔没有举手。

    海姆达尔举起了右手,他看着奥丁的面具,好像他能看到藏在面具下的脸一样,幽幽的说:“我一向都支持你的,不是吗?”

    奥丁点头致意,随后所有人都目光都看向了索尔,现在场上的票数是二比二,索尔的这一票将直接决定最后的结果,

    “显然我是没办法选择弃权的,不然你们就平票了不是吗?”索尔笑着说“就像奥丁说的那样,革命总是要见血的,更何况奥丁还是我的‘父亲’呢?”他继续戏谑的笑着。“所以我同意。”索尔举起了右手。

    “那决议就算通过了,我宣布,‘撕裂者’计划,将于会议结束后开启,请各位静候佳音。”奥丁关掉了全息投影,缓缓的退出了教堂。

    其余几人面面相觑,“走了,难道在这等着吃饭吗?”霍尔德尔起身离开,似乎很不满意投票结果。

    弗雷亚看了看周围,没有说什么,随后也起身离开。

    “希望我们的决定没有错。”海姆达尔看着索尔,喃喃地说着,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索尔看着海姆达尔消失的方向,像是很委屈的说:“搞什么啊?你不是投的赞成票吗?看我干什么,搞得像我做了什么错误的决定一样!”说着,也离开了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