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血色星渊 > 第2章 崩塌的神殿 (2)
    视线所及之处,无数的尸体残肢散落在地面上,灰色的烟雾依旧笼罩在这片充满死寂的土地上,跳虫的酸液将尸体腐蚀成白骨,如果真的有地狱的话,也不会比这里更糟了。

    米凯艰难的找了处没有尸体的空地,然后瘫坐在地面上,他的手里紧紧的攥着一堆铭牌,上面刻满了曾经熟悉的名字,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昏死了过去。

    这是一片蓝色的海洋,米凯惊奇的发现自己正站在海面上,就像踩在柔软的泥土地上一样,耀眼的太阳正从海床上升起,这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正在他诧异的时候,踩在土地上的柔软触感消失了,他从海面上沉了下去。

    米凯拼命地扑打着双臂,想要游回海面,可海里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用力的拉扯着他,想要将他溺死在这片汪洋之中。很奇怪,这海水并没有咸味儿,但他来不及去思考这无味的海水是什么原因了,水迅速灌进了他的嘴里,耀眼的太阳似乎无法将温暖穿透海水,寒意一瞬间爬满了他的身体。

    米凯疯狂的挣扎着,但无论他怎么努力,还是改变不了他朝着那见不着底的深海沉下去。

    巨大的黑影从他脚下游过,一种从未听过的叫声在他脑海里回荡,是那黑影发出来的。

    这空旷的海里似乎只有他们两个生命,充满了孤独。米凯好像感受到了那个黑影叫声中的情绪。

    他疯狂的挣扎,想要在沉底的过程中看清楚那黑影的模样。但无论他转向哪个方向,叫声总是从他背后传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仅剩的最后一丝光芒已经完全消逝,他似乎还在向着海底下坠,奇怪的是下坠的这么长时间,他竟然没有感觉到窒息,好像自己生来就能在水中呼吸一般。

    黑暗,寒冷与孤独充斥在米凯的身体和心中,唯一与他相伴的是那巨大黑影一直存在的叫声,可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死亡前的孤寂。

    终于,黑影移动到了米凯面前,看清了黑影的模样,它和古代西方神话里的龙如出一辙,体型比蓝鲸还要壮硕,双瞳散发着淡淡的蓝光,它依旧没有停止低鸣,圆盘般大小的眼睛幽幽地盯着它面前的人类。

    米凯没有感到畏惧,他终于听懂了巨龙的叫声,那是悲鸣声,他在悲伤的哭喊,似乎是正在为死去的同伴哀悼,又好像是在与面前这个渺小的人类讲述自己的孤独与不甘……

    一股花卉的清香充满了整个房间,那是一种熟悉的花卉味道,不过米凯想不起来花卉具体的名字了,但除了花香,空气中似乎也充斥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他睁开了眼睛,眼前一名穿着白色护士制服的人正背对着他,好像是正在修剪花枝。

    应该是感觉有人正看着自己,护士才发觉米凯已经醒来了,她微笑着走到米凯的床前将他的床头升起,然后摁了几下旁边的仪器。

    “你终于醒啦!按地球时间算,你大概已经昏迷了五十四天五小时了。”她摸了摸米凯的头,又笑着继续说:“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不过你身的体还很虚弱,还是别说话的好,医生马上就过来给你做全面的身体检查,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米凯发现自己确实说不了话,长时间的昏迷让他暂时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他只能轻轻的点点头。

    “真乖,不枉老娘照顾了你快俩月,还是蛮听话的嘛。”这名护士似乎很开心,米凯看了看她胸前的工牌,“实习护士:苏思琪”。

    医生晃了晃手中的电筒,跟在他身后的除了苏思琪还有两名身穿军装人,一名中士和一名上尉,他们手里还拿着被密封起来的档案袋,看肩章是应该是隶属于地球行星防卫军宪兵部的,简而言之就是属于专门调查军队内部人员的军方机构。

    “你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再过两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不过建议还是进一个月内不要做剧烈运动,慢慢恢复修养一下。”医生说完,然后从推车上拿出了一小瓶药剂,米凯识相的张开了嘴,配合的将这瓶药喝了下去。“这药有助于你恢复身体器官,你应该很快就能恢复语言表达能力了。”

    “一天三次,八小时一次,持续三天,记着要按时来喂病患者服药,别超时了。”这句话他是对着护士说的。

    苏思琪点了点头,“放心吧陈主任,我保证完成任务,你看这小子晕了那么多天还不是被我照顾的白白胖胖的……”她看到了陈医生瞪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意识到这个场合不适合说这种话,赶紧自己掌嘴的姿态,“那啥你们聊,我去餐厅搞点好吃的过来给病人。”说完便灰溜溜的跑出了房间。

    医生无奈的叹了叹气,“各位别介意,刚从医学院来实习的小姑娘,还不懂场合,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房间门关上了,室内只剩下了他们三个军人,两名宪兵部的调查员和一名在几乎不可能存活的战争中存活下来的伤员。

    “你好,我是地球行星防卫军宪兵部的阿特列夫上尉,这位是我的同事,温斯特中士。现就阿斯加德行星战役进行第一次谈话,本次谈话全程录像录音,你是否清楚?”他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并指了指一旁拿着摄像机正在录像的温斯特。

    米凯点了点头,沙哑的说出“清楚”两个字。

    “现在请你报出自己的姓名,军衔,所属部队和职务,以及直属上司是谁。”

    米凯清了清嗓子,他感觉自己似乎可以正常讲话了:“姓名米凯,军衔中尉,所属部队是帝国太空防卫军第七十四常规作战师第十旅第八团陆战二营A连,职务A连A小队指挥官兼副连长。直属长官是,A连连长兼陆战二营副营长的布莱恩·塔尔斯少校。”

    阿特列夫点了点头,继续问:“你还记得这场战役的全过程吗?”

    米凯闭着眼睛,“记得,但我拒绝向你们回答,我要求有我直属部队的指挥官在场。”

    “很遗憾的告诉你,你们第十旅的最高长官林轩,已经宣布叛国,参与那次战斗的第十旅,七艘战列舰被摧毁一艘,它的残骸至今还依靠着阿斯加德行星的引力环绕着那颗星球。他们摧毁了那颗星球的所有的生命,我们派出的搜救队只救下来六个人,你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们无法答应你的要求。”

    “剩下的其他五个人是谁?”他睁开了眼睛。

    “你们连队有三人幸存,除你之外还有你的直属上级布莱恩少校,还有你的下属上等兵雷耶斯,剩下的三人是B连的上等兵苏叶和少尉卡塔尔·格雷福斯以及G连中士张恒瑞。”

    米凯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好似一台机器人,别人根本无法从面部分析出他内心的想法,他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需要你们对这次战役的分析和资料,两天后我会告诉你们我所看到的和知道的一切。”

    阿特列夫尴尬的叹了口气,他有些为难的说:“因为你们的最高长官叛逃,所以现在的你们几位幸存者还依旧是处于被调查的嫌疑状态,所以我不能……

    蜂鸣声突然响起,阿特列夫看了看手机,神色为难,“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他打开了病房门,摁下了接听键。

    房间内只剩下了温斯特和米凯,温斯特看着躺靠在床上的米凯,放下了摄像机,用杯子接了杯温水,递给了米凯,他说:“我相信长官您是无辜的,你只是遇到了背叛了国家和信仰的舰长,他不止抛弃了你们,还想要杀你们灭口!简直就是军人的耻辱!我相信帝国一定会把他抓回来,给那些死去的兄弟们一个公道!”

    米凯喝了口温水,轻声地说道:“谢谢。”

    阿特列夫接完电话了,他走到了病床前:“米凯中尉,我接到布莱恩阁下的电话,他告诉我说你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人的,所以我决定答应你的要求,并且他让我转告你,他让你身体恢复之后去国都找他,有什么麻烦可以联系他,他可以帮你解决。”

    “好,我知道了,谢谢。”米凯已经将杯子中的水喝光了,他似乎是有些口渴了。

    “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我明天整理好过后会让温斯特送过来,先告辞了。”阿特列夫收起了档案袋,示意温斯特收起录像设备,便转身离去。

    温斯特收齐设备后对着米凯点头示意,也跟在阿特列夫身后准备离开。

    “对了!”阿特列夫突然转身,盯着米凯的眼神继续说:“米凯中尉,这次事件的所有事情皆处于保密阶段,还希望你不要像任何人提起,有人问起你怎么受伤的你就单纯的说是和虫族作战时受伤的就行。”

    米凯依旧保持着没有感情的表情,他的眼睛也与阿特列夫互相对视着,阿特列夫移开了目光。“希望你能把你心底藏着的秘密都说出来,再见,米凯阁下。”阿特列夫加重了再见二字的语调,人已经离开,可他的声音似乎还依旧回荡在走廊里。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时间已经来到了傍晚,夕阳将放置在窗台上的蓝色满天星花束映成了火红色,米凯盯着早就已经关着的房门出神。

    苏思琪突然猛的推开房门,嘴里还喊着“surprise!happy birthday!生日快乐啊!”

    “生日?”米凯有些懵,“我的生日好像不是今天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他疑惑的对着苏思琪说。

    “没有啊,今天是你受伤之后苏醒的日子,你不知道你刚送来医院的时候好多医生都说你没救了,但你还是顽强的活了过来,所以今天算你的重生之日嘛,也可以叫做生日!”苏思琪推着一辆小餐车,里面摆着一块三明治,上面插了一根被点着的红色蜡烛。她把插着蜡烛的蛋糕抬向米凯,“医院里找不着生日蛋糕,所以我就拿三明治代替啦!快吹蜡烛许愿!”

    米凯吹灭了蜡烛,但是没有什么许愿之类的程序,直接把三明治拿在手里便吃了起来。

    苏思琪看着米凯居然不按自己的剧本来做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把餐车推在了墙角的位置,嘴里还置气的说:“吃吧你,吃不死你!”

    说完,她就离开了病房,连房门都没关。

    米凯吃完了三明治,可惜肚子还是有些不满意,他看了看墙角的餐车,费劲的移动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终于,他艰难的走到了餐车前,餐车上摆了米粥、包子之类的清淡食物,他虚弱的身体还不允许他摄入过于辛辣和油腻的食物,从食品搭配这点上来看这个护士还是挺有水准的,就是脾气不怎么样。

    餐车上的食物被米凯一扫而空,他躺在床上,看着无聊的脱口秀节目,这些东西让他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昏睡感慢慢的爬上了他的大脑。

    又是那只巨龙,不过这次他和巨龙并不是在海里,而是一片他从未来过的山顶上,他痴痴的看着周围的风景,山的远处是刚刚冒头的太阳,巨龙也在他的身旁趴着和他一起欣赏着难得的片刻宁静和美景。

    忽然,远处的太阳似乎分裂成了两个,新分裂出来的太阳还在变大……

    米凯瞬间瞳孔放大,那不是太阳,而是一枚正在高速接近的陨石。

    巨龙也嘶吼着,刹那间拔地而起,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原地只留下了不知所措的米凯,陨石快接近的瞬间,米凯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突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是刚才已经逃跑的巨龙,它,或者说是他,他并没有独自逃离而丢弃掉必死无疑的米凯,巨龙降落在米凯面前,挡住了疾驰而来的陨石,展开巨大的双翅将米凯护于怀中,米凯呆呆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还是闭上了双眼。

    巨大的轰鸣声和撞击感传来,米凯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安然无恙,但巨龙却趴在旁边,奄奄一息,身上还有许多处起火的地方,米凯脱下了军用制式上衣,焦急的帮他扑打着火焰。“为什么要回来救我?”他颤抖的说。

    巨龙趴在地上,嘴里发出的声音不知道是呼吸声还是哀鸣声,他看着米凯,眼里的蓝色光芒渐渐黯淡,最终,他还是闭上了双眼。呼吸声和哀鸣声也停止了。

    “不!”米凯趴在他的头边,手里攥着上衣,“为什么要回来救我?你本来可以自己走的。”他喃喃地念叨着。悲伤感袭上了米凯的心头,眼泪从脸上滑落在地上,发出了滴答滴答的声音。

    米凯忽然惊醒了,还是那股淡淡的花香,原来是梦啊,他想。

    “我看见你流泪了诶,你是做什么梦了吗?”苏思琪的声音从一旁传来,米凯现在才发现她在旁边,他没有回答,而是呆呆的扭头看着窗外,一片寂静,只有一些建筑设施的灯还亮着。

    “醒了也好,现在刚刚是你吃药的时间,来张嘴。”苏思琪将药剂打开,米凯老老实实的张开了嘴。

    “还有多久日出?”米凯忽然问。

    一旁正在给浇水的苏思琪漫不经心的回答说,“现在刚好是夏天凌晨五点多,大概再过二十分钟左右太阳就出来了吧,怎么啦?”

    “你守了我一整晚吗?”米凯看着不知何时已经被关掉的电视,缓缓的问。

    “对啊,反正我也睡不着,不如来照看一下我负责的患者嘛,万一领导觉得我工作积极给我多发点奖金呢?”她放下了手中的水壶,看向米凯,然后俏皮的问:“哇你不会感动了吧!?那你会不会对昨天对我的态度而感到内疚啊?”

    米凯一脸严肃:“没有,只是我让你带我想去看看日出,既然你一夜没睡,那还是不打扰你了,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去。”

    苏思琪愣了一下,然后说:“你这家伙肯定没有女朋友,不对,不止女朋友,肯定连异性朋友都没有!”

    米凯沉默了。

    “哈哈看吧被我说中了!”苏思琪哈哈的笑着,“不过你要去看日出的话我还是陪你去吧,万一你要是在外面出点什么事,到时候别说奖金了,我实习能不能转正都不知道!你等着,我去给你搞个轮椅!”

    ……

    “还好医院就在山上,不然这个点根本根本来不及去找那么好的观日位置了。”苏思琪拿出了摄像机,摆在一旁拍摄着日出。

    米凯坐在轮椅上,这里是医院的后山公园,正好是个看日出的好地方,远处的天空渐渐的被映成了红色,一个红色的火球慢慢的露出了它的部分真容。

    “真漂亮啊……谢谢!”米凯说。

    “啊?”苏思琪有些不习惯,“额,不用谢,顾客就是上帝,你是医院的病人,那就是我们的顾客,满足你的要求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太阳已经完全爬上了天空,公园也渐渐的有了些其他的护士带着病患来锻炼身体。

    “走吧,我们去食堂吃早饭!你都瘦了,得补起来!”苏思琪收起了摄像机,然后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米凯问:“想吃啥?”

    米凯顿了几秒,淡淡的说:“我想吃顿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