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血色星渊 > 第13章 时间长河(1)
    第13章 时间长河(1)

    “对了,我有个新任务,可能要去很远的地方。”他们坐在海滩上,看着远方。

    太阳已经被海面吞没了,只有少许还未消散的淡淡霞光挂在天际。

    “那还会回来吗?”苏思琪问。

    “会回来的。”米凯说。

    “那就好,下个月我生日。”苏思琪还看着日落的方向,暗蓝色的星光撒在他的脸上,眼角的亮妆片隐隐闪烁着。

    米凯扭头看着她,鬼使神差般的,他摸了摸苏思琪的头,苏思琪没有抗拒,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吧?起码有个人陪。”米凯收回了手,依旧看着苏思琪的侧脸,“你在想什么呢?”他心里问。

    “真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暂停啊。”苏思琪喃喃的说。

    “我也是。”

    “不早了,该回去了休息了。”她回头看着米凯。

    “好,我送你。”

    ……

    一艘中型穿梭机内,米凯已经换上了作战服,与他同样装扮的还有七人,都是从幽灵部队里挑出来的精锐。

    “长官,本次折跃时间约为一天零六小时三十七分钟,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完毕了,是否出发?”说话的人是米凯以前的下属雷耶斯,不过如今已经成长为了王牌部队的小队长。

    “好,进入维持器,准备出发。”米凯点了点头。

    还是熟悉的ai声音响起:“折跃倒计时1分钟,请确认单兵生态保护系统是否开启。”

    所有人都已经进入了一个单独的半透明装置,外表看起来像一口棺材,但显然这并不是什么棺材,相反它则是人类在太空探索中必不可少的生命维持装置。

    当穿梭机在进入或者脱离折跃状态时,机体的相对速度将无限接近于光速,人类无法在这种速度下存活,所以需要这类装置的保护。

    原则上来说,当一艘飞行器进入折跃状态时会有一条专属航线,没有其他任何飞行器能够进入这条航线,在此期间,该飞行器几乎处于“无法选定”的状态,同理,它也会失去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正是因为掌握了这项超空间航行技术,使得人类从两千年的核前时代快速踏入了星际时代。

    米凯躺在半透明的舱内,一种透明的液体几秒钟便充满了整个空间,这不是普通的水,而是人类能自主呼吸的保护液,保护液将在几秒内充满肺泡,使得人体获得在“水”中呼吸的能力,科学家们将人类的这种状态称为“深海状态”。

    “已检测到全员进入深海状态。三十秒后将进入折跃状态。……10,9,8……”系统声缓缓的传入脑海。

    米凯明显的感觉到加速,面前的显示器上标识了他身体的各项数据。

    “已进入折跃状态,如有需要,请自行脱离深海状态。”眼前的抬头显示器上,一行绿色的小字闪烁着。

    米凯掀开了防触盖,摁下了盖子下的红色按钮。深海防护液缓缓褪去,肺内的液体也会在几分钟内升华为氧气从而被吸收。

    周围其他人也缓缓地从舱内起身,只是片刻,所有人就列队回到了座位上,观测着各项数据或阅读任务纪要。

    米凯坐在指挥位,看向舷窗外,无数的线条飞快的向后退去,每略过一条光线,就代表他们略过了一颗恒星。

    “米队长,好久不见。”这是雷耶斯的声音,米凯能听出来。

    米凯闻言回头,微笑着说:“好久不见,恭喜你成为一名少尉军官了。”

    “要不是在阿斯加德您救了我,我肯定没什么机会成为军官的。”他看着米凯,脸上充满了感激。

    “我绝不会想要放弃任何一个兄弟的生命,可惜。。。”他停顿了,阿斯加德战役的惨烈是他们每个人都不愿回想起的。

    “算了不说这个,对了队长,我要结婚了。”雷耶斯还是下意识的叫米凯队长,开心的对他说。

    “那么快?好啊你小子,那么久不联系我,突然就要结婚了?怎么认识的?有照片没?”米凯也替这位昔日的下属欣喜,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新娘子的模样。

    雷耶斯拿出手机,一边翻动着什么,一边说:“其实之前一直想联系您来着,可惜找不到联系方式,只是听说你进了特殊部门,还有爵位了呢。”

    “爵位什么的对我没什么用,你知道我的。”米凯说。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选择继续跟您混。找到了!看!”他将照片投影在了二人之间。“漂亮吧?”他接着问。

    照片里二人深情的对视着,女孩子五官端正,眼神非常清澈,仿佛在这一瞬间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

    “很漂亮,你们很般配。”米凯笑着,忽然他的笑容僵住了。

    雷耶斯也愣住了,他赶紧冲向控制台。

    舱内的指示灯由绿色转为急促闪烁的红色。

    “系统显示我们被武器锁定!”通讯员高喊。

    “怎么可能?我们在折跃状态里!理论上来说我们处于无敌状态!”另一名士兵嘴上虽然不敢相信,但已经拿上了武器准备殊死一搏。

    “都说了是理论上了,理论也随时存在被打破的可能!所有人启动生命维持系统,进入深海状态,准备脱离折跃状态!”米凯一边吼着,一边冲向维持舱。

    米凯看了看舱门的抬头显示,标识显示所有人都进入了深海状态,“脱离折跃态”他无法说话,只好在选项里疯狂的勾选着。

    “已接受命令,命令人米凯,权限a级,将在五秒后脱离折跃状态。”绿色的小字缓缓流动,这是穿梭机的ai。

    “5,4,3,2,1。正在停止折跃,已进入常规外空间。”

    所有人都明显的感觉到了穿梭机似乎有一瞬间被压短了,但很快便恢复正常,与之相反的是进入折跃状态时,他们会感觉到穿梭机被拉长了。

    指示灯从红色转为绿色,米凯走出了维持舱,士兵们全副武装,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我们乘坐的穿梭机是非战斗用途的,只配备了小型防御武器,所有人不得离岗,做好战斗准备!通讯员调取刚才我们被锁定的空间坐标。并向总部报告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飞速下令。

    “是!我们目前的位置是x4676,y0003,h4657,距地球约4.1光年。我们的报告大约十分钟后发送到总部,预计收到回复是二十分钟后。”

    “我们怎么会被武器锁定的?”米凯看向众人,他希望有人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除了误报,只有一种可能了。”小队的观察手悠悠地说。

    米凯看了看他:“杨恒,有屁直接放。”这些人的名字和军衔以及特长在出发以前米凯就已经记住了。

    杨恒显示一愣,他属实没想到这位中校居然认识自己,但很快便回答:“有人透露了我们的进入折跃状态的准确时间和最终目的地,敌人知道这些信息后就可以推算出我们在折跃状态下处于空间状态的什么位置,从而提前设置一条新航线,与我们碰面。”

    “什么意思?不是说每条航线都是单独的吗?”雷耶斯问。

    “这只是大体意义上的单独航线,假如我们的起点和目的地都是同一个地方,你比我快一秒出发,我比你晚一秒,因为在外空间的感官中来说,穿梭机的速度无限接近光速,所以一秒的误差也是很大的,所以只要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同时出发,穿梭机就永远无法做到同一条航线,你就永远只能保持在后面我一秒前的位置。”杨恒拿出了纸和笔,在纸的四个方向分别画以地球的方位画了东南西北四个点,他指着这几个点,然后说:“但假如你以直线从东到西,另一伙人以直线从北到南,你们之间的路线就是相交的,只要双方出发点时机合适,双方就有可能在相交点遭遇。前提是有人透露了我们准确的出发时间,并且几乎要精确到一飞秒1”

    “那以穿梭机的速度,即使相遇也是一瞬间的事情吧,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完成锁定?”

    “那就是你的无知了,起初人类的飞行器在折跃状态的时间流速与外空间不一样的,也就是说,我们在折跃状态下从东到西可能感觉只用了一分钟,而外面的人则可能已经过了一天甚至更久,ps,亚空间的时间相对流速只会比外空间快,具体原因很复杂。后来折跃技术还因为这项特性,被誉为可以穿越至未来的时空穿梭机,再后来皇家科学院的一名博士发明了一项技术,可以锁住亚空间内的时间,使得飞船可以在亚空间内的相对速度比蜗牛还慢,但在外空间他该用的时间是多少就是多少,不会产生影响,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以折跃状态由a到b原本只需要一分钟,但外空间则会觉得我们用了一小时,这项技术就是拉长了我们在亚空间的时间感官,从一分钟拉长到一小时,但对外空间来说,我们的速度是没变的,这也导致两艘飞船在航线相遇时相对速度非常的慢,完全有锁定我们的时间。”

    “岂不是说我们原本用一分钟的路程,被刻意拉长到了好几天?”雷耶斯一脸不相信的问。

    “是的。”张恒一本正经的回答。

    “为什么?”

    “曾经出过这样一个事件,折跃技术刚出现时,一名测试员在测试飞船的折跃技术时因为参数错误消失在了历史中。”张恒说继续说:“因为当时没有锁住飞行器在亚空间相对速度的技术,所以那艘飞船至今都还在航行当中,甚至可能飞行器的时间记录和飞行员的感官上可能还以为只过了几分钟!你知道他消失了多久了吗?他是星历十三年出发的,至今未归!已经两千多年了!”

    不止雷耶斯,包括米凯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两千多年,人类进入星际时代也不过两千多年。期间不知道消失了多少代人,又诞生了多少代新人,不只是人,任何物品都在新与旧中反复交替。

    而这名测试员呢?两千多年过去了,外空间大概已经没有人在意他了,但在他的时间里,他还等着任务结束,然后回家吻一吻等着他的漂亮妻子,抱一抱以前整天哭着喊着要爸爸的孩子吧?

    可现实非常的残酷,因为工作人员的失误,导致了参数错误,让他失去了除了生命之外几乎所有的一切。

    “所以其实这项技术是保护亚空间的人不会出现时间认知错误对吧?只要亚空间与外空间的时间流逝速度相同,就不会出现那名测试员的那种悲剧。”米凯问。

    “对,这项技术同时也保护着飞行员们外空间的亲人与朋友,避免了双方出现我还是二十岁而你已经一百岁的这种人间悲剧。”张恒摊了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