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血色星渊 > 第9章 皇权(6)
    第9章 皇权(6)

    苏思琪有些吓坏了,她正筹划着下班以后该吃些什么,结果一群武装暴徒突然冲进了医院门诊大楼,原本她是工作地是住院楼二楼,没有机会会被扣押成人质的,但好巧不巧就在不久前有一位母亲哭着找到苏思琪说“护士,我女儿走丢啦!求求你帮我找找吧?”她就只好问这位母亲说你先别急,你女儿叫什么名字呀?我帮你找你女儿吧,可在她找小女孩之前,她就被蒙着面的歹徒先找到了,枪口指着她的头,一同被歹徒找到的还有那位找女儿的母亲,一时间她还以为在拍电影呢。

    可当她看到黑漆漆的枪口喷出火焰,一名患者在她眼前被夺取了生命时,她才知道这不是拍电影,而是有人真的在她面前被杀掉了。

    “都把手里的通讯器材交出来,然后抱头蹲下,不然和他们一个下场!”为首的歹徒用手枪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几具尸体,恶狠狠的说,他是唯一一名没有带面罩的歹徒,并且脸上有一道贯穿了半张脸的疤痕。

    “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来帮你们的,有什么诉求可以和我说,我会尽量满足你们!千万不要伤害人质。”警察的声音从大喇叭里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

    苏思琪心说晚啦,他们已经伤害人质啦,估计你们再墨迹一会儿下一个吃枪子儿的就是我啦。

    可歹徒完全不理会警察的喊话,依旧恶狠狠的用枪指着人质们。

    “先生您有什么要求吗?我叫马尔斯·格雷,我父亲在内阁担任财政大臣的首席顾问,有很多关系,能为您做到很多事情,当然也有一笔不菲的钱,有什么要求您可以尽管提,千万别伤害我们,可以吗?”一个年轻医生看歹徒渐渐缓和下来,向着为首的歹徒轻轻的发问。

    刀疤脸听了医生的话,眼前一亮, 好像很感兴趣:“哦?那么说马尔斯先生, 你能给我提很多钱啰?”刀疤脸搓了搓手,眼神就像一名在森林里饥饿已久的猎人终于找到了待宰的猎物。

    马尔斯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看着刀疤脸, 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当然,但前提是您得让我给他先打个电话, 这样他才能帮到我, 还有你们。”

    刀疤脸面带笑意, 点了点头, 示意一旁的看守,医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手机, 拨通了一串号码。

    “父亲, 是,是。”医生拿着电话紧张的说着什么, 苏思琪听不清他们在电话里讲什么,只看见这位医生一个劲的点头。

    医生说完了, 将电话递给了刀疤脸:“马克·格雷先生,您好, 我听说过您。”

    “请问您需要我怎么做,才不伤害我的儿子?”电话另一头, 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显然他就是马克·格雷, 医生的父亲,财政大臣的首席顾问,同时也是知名的富商。

    “很简单啊,本来呢我想要一笔钱的,可是想了想, 要钱的说不定有命拿没命花呢?哈哈哈……”他狂笑着, 让人摸不清他的意图。

    “那您需要我做什么呢?”马克似乎强压着怒气。

    “这样吧,我要你公开一份文件。”刀疤脸忽然止住了狂笑, 脸上很认真, 淡淡的说。

    “什么文件?”

    “关于几个月前阿斯加德战役的调查文件, 死了几万人的那个,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死因。”他脸上阴沉沉的,像是想到了什么深仇大恨。

    “恕我直言,您的这个要求我怕是做不到,据我说知这份资料是顶级机密,我只是政府的顾问,没有这方面的权限……”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权限,但在我的计划中,你本来就只是个传话筒而已啊。去找能决定这件事的人去吧,给你十分钟。否则你将在公开的网路上看到你儿子马尔斯被处死的过程。”他挂断了电话。脸上又挂着笑嘻嘻的笑容,缓缓的扫视着脸上布满恐惧的人质们。

    他看向了那名医生,朝他挥了挥手:“现在我们是合作伙伴了,过来喝一口?”说着,打碎了不远处的贩卖机,拿出两罐啤酒,扔了一罐给马尔斯。

    “帝国的最高机密绝不能外泄,这是皇帝刚才直接给我的底线!”布莱恩说,听背景音好像还在穿梭机上。

    “知道了,我会尽快研究出可行的强攻方案。”米凯淡淡的说。

    “我有其他任务,来不了现场了,现在现场全权交给你指挥,首要目标是绝对制止匪徒的阴谋,防止帝国机密外泄。至于人质安全,你看着来吧。”

    “是!”米凯挂掉了电话,这一切都是语音通讯的,只有他能听到。“通知突击队, 三分钟后发起强攻,除了人质外,不留活口。”

    ……

    刀疤脸看了看腕表, 叹了口气:“唉,看来你父亲也帮不了你啊。”他惋惜地说。

    马尔斯脸上惨白,手上的啤酒罐摔在地上, 罐子里的液体流了一地。

    忽然,马尔斯跪爬着跑向刀疤脸,白色的制服上蹭满了泥灰,他一把抱住刀疤脸的大腿,一旁的护卫刚要制止,但在他说话后又停住了。

    “是不是您要的钱太多了,在给他一些时间吧!他一定可以筹到的!”马尔斯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裤子上湿湿的,不知道是被打翻的啤酒还是尿液。

    刀疤脸也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名医生的求生欲望那么的强烈。“不不不,要是钱的话我相信你父亲绝对能够满足我,可惜呀,如果我需要的是钱的话,为什么不去银行或者金库呢?医生,动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吧!”他拍了拍马尔斯煞白的脸,戏谑的说。

    他一脚踹开了呆若木鸡的医生,医生眼光涣散,是啊,如果需要钱的话,他们为什么不抢银行呢?他有些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刚才要去做出头鸟,现在这帮暴徒似乎是要把他处决,并且拍成视频,然后发在网上,就像电影里那样。

    “执行planb!”他挥了挥手,一名守卫拿出摄影机,稍微调试了一下,然后对着医院扫了一圈,范围包括了躺在地面的三具尸体,和被控制住的人质们。

    接着刀疤脸从一侧走入镜头,占据了整个屏幕,他表情有些懒散和无奈:“原本打算少死几个人就完成目标的,可惜啊,替我向马克顾问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