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流离路 > 第二十四章:深巷
    叶子提着箩筐回到家中,便见着裴颜蹲在门口边逗鸡边喝粥。

    他走过去把信递了出去,裴颜笑容一下僵住了。

    叶子把又主动信件塞给裴颜,裴颜强忍着不安,推攘排斥道。

    “这是什么!赶紧拿开!”

    叶子诚实道:“别人托你给人家宋小姐送过去。”

    裴颜咽下一口白粥,含糊道:“谁啊。”

    叶子把信重新凑到裴颜碗边,这次更近了。

    他道:“不知道,说是‘他'很想他……”

    “‘他’要宋小姐等人家。”

    “裴哥哥,知道是谁吗?”

    裴颜空咽了口唾沫,再次推攘,他不耐烦道。

    “叫你赶紧拿开就拿开。”

    “我怎么知道‘他’是谁?”

    “俺还要吃饭呢,等会再说……”

    “……”

    叶子不依不饶道:“可人家还认得你哩。”

    “说你小时候最是讨人喜欢。”

    叶子又撒谎了,原话不是这个。

    裴颜举着碗的手晃动一下,便是眨着眼问叶子。

    “诶,小叶子。”

    “帮你裴哥哥一个忙呗,啊?”

    “帮着送去宋姑娘家,那人托你关照什么,你照着说就成,咋样?”

    叶子把信丢到地上,扭过去。

    “不干。”

    “嘿,别呀,等回来俺给你买麻酥吃,咋样?”裴颜诱惑道。

    叶子却是依旧不回头,“不行滴,去了隔村来回就是两个时辰。”

    “中间若是在耽搁一阵,时间怕是还要长。”

    “俺还要喂食给他们吃哩。”

    叶子指着躲裴颜脚后跟拉屎的一只雉鸡说。

    “俺来!”

    裴颜自甘奋勇,他饭碗都给放到一旁。

    “不行,明儿个就要走的话”

    “下午还要去市里找朱大婶,要称重,换钱哩……”

    “这你还来嘛?你不是嫌她长得吓人,不敢的嘛?”

    早先前裴颜由于心怀愧疚,一只没敢从朱娄婶门前经过。

    故而有此叶子问起,他便是如此骗他的。

    裴颜缩了缩脖子,犹犹豫豫,最后咬牙道。

    “俺来。”

    叶子还是摇摇头。

    他捧出一把野藤来,拿着院里那把锈刀切成细碎。

    裴颜凑上去,热心问他,“还有啥子事,赶紧说了。”

    好不容易让叶子停下活来,小叶子大人模样地朝裴颜狐疑地看了眼。

    “还要去问问张爷爷,有什么要路上准备的……”

    “衣服有没有添置,干粮带的够不够,算上家里几只牲口钱,盘缠还够不够……”

    “……”

    裴颜挠挠头,他道:“这些我都知道,还有吗?”

    叶子摇晃脑袋,“还有……当然是要去拜访黄老师啦……”

    “再要问他带些什么书看看,那本《余江说儒》俺已经看完了……”

    “之后要去找李大娘问问,她是否跟着俺们一齐走了……”

    “还有史铁棍上次欠的三两借书钱要要回来,走之前一定不能让他再给俺拖着了,万一咱不回来了呢……”

    “还有……”

    裴颜听不下去了,他锤头丧气道:“好了好了……”

    “反正俺是不敢再去了……”

    裴颜声音不大,叶子没听清,于是他问:“你说什么?”

    裴颜背过脸去,不敢正视叶子。

    “反正,谁拿来的,就谁给送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俺才不去哩,麻烦……”

    “……”

    说完便是回了屋。

    那信还是留在地上,与泥泞作伍。

    ……

    已经是大正午了,叶子吃完午饭便离了家。

    裴颜在身后给他挥手作别。

    他要去送信。

    隔着村间的小路走,氛围很是冷清。

    平日里人们都是有很重的农活要忙,浇水施肥什么的。

    叶子也会时常来帮忙,等到收获时节,他能够拿到一袋可观的米粮作为报酬。

    如今大部分地都是荒的,少有几处嫩绿拔高亮起,却是不多。

    他隐约对于北广妖族的战事有记忆。

    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茶楼饭馆里的说客一般都会来上两句。

    西扯东唠的,他也会偶尔听闻。

    说是北方战场势单力薄,兵力上讲本就不及南方雄厚。

    再加上过了北广便是北莽,极地的寒风过来,琉国的将士们都受不了,走在路上被冻死的也不在少数。

    南方就不同了,南疆虽然熔岩砂石居多,天气闷热,可是只要防护和水源到位了,多少能抗争一番。

    况且南方疆场的资源众多,北广一带由于天气原因,开发的并不是很成功,起码很多时候都得不到及时的回馈。

    这就导致兵力会向南方倾斜。

    北方落败也是情有可原的事。

    后来又说北广妖族来了位大人物,这就更是导致北方军事上的压力。

    人以智御妖,可妖力若是过盛,却是人智不可及也。

    北方白皑狮帅楚拓佑也曾多次派人传信增援,可这人一但过了北塞门一带,便是了无音讯。

    楚拓佑也没办法,只好率领众将士孤军奋战。

    前有猛虎,后藏祸刀。

    琉国那位皇帝要是再没有增援队伍过来。

    北广一带,必丢。

    ……

    叶子漫不经心地落在芦苇丛灌间。

    他沿着边走,让严密的芦苇替他遮挡太阳,倒也不是太热。

    北方芦苇荡都不是生长在河岸的,它们就如同野草一般,不修理便是随处疯长。

    灰白的杆子只有顶上一点点有一簇偏棕色的芦花,单一株看,很丑的。

    可若是一个个排列成“荡”看,却是很壮观。

    风一吹过,便是如浪波涛。

    ……

    叶子走得飞快,到达的时间比他预想的还要早。

    宋家大门这时间点是开着的。

    石虎大门前,堂而皇之地停了辆拿金水漆过的马车,样子很是威风。

    于是他不好直接从正门经过,便是遵照裴颜的指示,偷偷摸摸到了后门。

    他先是去寻了块青苔小石子丢了丢,确认准头,便是朝一处窗户扔。

    石子“哒”一声击打木沿,接着便是磕磕哒哒下来。

    弄得叶子心里一阵微颤。

    他怀里攥着的信封紧了紧,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只好呆愣在原地。

    过了好久都没有声音传来,他便心虚地朝后门夹缝内望去。

    确实是刚巧遇上一对百灵似的眸子,在那盯着他瞧。

    叶子吓了一跳。

    那人清脆道:“你是谁?来找俺家小姐做什么的?”

    叶子上前,压低嗓子道:“送信哒。”

    那人似是想起什么,不高兴道:“谁的信?上面写的都是什么?”

    叶子诚恳道:“俺也不知道,那人只叫俺把信送到。”

    门内声音更为埋怨,她说:“你连那人姓什么都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知道,还给人家送信?”

    叶子小脑袋瓜想了想,犹豫道:“大概……姓魏吧……”

    他是猜的。

    谁知里面那人一听,更是生气道:“不接,请回吧。”

    说完便跑了。

    叶子低着嗓门唤她,却是难挽回。

    他又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做。

    是他,说错什么了吗……

    没办法,他沿着墙边坐了下来。

    慢慢等吧,若是实在不行,便往门缝里塞。

    也算给人带到了。

    他也不算是在浪费时间,坐下身来,打坐修炼。

    双手惯例行至腹前,做环抱状。

    追随那气机于体内游走,形成周天循环。

    他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同了。

    不再是那种水润的亲和感,反而是一种寒凉的干燥。

    他能于一丝一微间感受到太阳的灼热。

    叶子惊异睁眼,撤去手中气旋。

    灵气回馈而来,齐经八脉就犹如久逢甘露的旱田,焕发出别样生机来。

    他惊喜地瞧见自身变化,却不盲目继续修行。

    他结合以前的各种情况,心里隐隐有了一个大致的推测。

    这《纳元诀》好像会根据地处环境的不同,从而改变修炼的方式,以及吸收的精华。

    小叶子的双眼顿时放光。

    他想到一个词——“融汇”。

    那是一种弃去糟粕的融汇,并且以最为柔和的方式与他结合。

    “这真是……太妙了……”他忍不住出声道。

    双手巡游至胸前,他开始不由自主地修炼。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他早已游离时间之外,遁入一种奇异的意境。

    ……

    终于,那扇沉寂已久的木门打开了。

    叶子缓缓睁开眼,头顶散出一股白烟。

    开门那位,却是刚好不曾看见。

    她插着小蛮腰,一脸不情愿道:“小子,把信给我。”

    叶子站起身,规规矩矩道:“那人叫俺亲手把信带到。”

    那丫鬟模样的年轻女子皱眉道:“哪那么多废话,叫你给我就给我。”

    叶子摇摇头,“他说他还有话,要俺亲口说。”

    这其实,都是裴颜教他的。

    丫鬟哼了一声,很是不屑,她道:“那你等着……”

    说完便是提着绣花裙边,小跑回去。

    叶子安安静静瞧着,他觉得裴颜应该会喜欢这种可爱的。

    起码,她跑路起来的样子,很是讨人喜欢。

    又是一段时间的等待。

    丫鬟终于是回来了,她对着身下小不点说道:“不许大喊大叫,不许乱跑乱跳,更不许偷摸到房梁上撒尿……”

    “听到没?”

    叶子朝她单纯笑笑,一口白牙露在外面,很是无辜。

    他觉得这些话,本来应该不是对他说的。

    应该是,另有其人。

    丫鬟瞧着,算是认同他已经明白,踮着小脚在前方带路。

    目之所及,便是一道阴暗的小巷。

    像是宋家这种大户人家,坐拥一座大型豪华院落是很平常的事。

    怎么会有如此矮小昏暗的走廊呢?

    叶子不解。

    这里明显就是为了关押某人,而刻意建造的。

    他要去见的是谁呢?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