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流离路 > 第二十章:娘亲
    众人闻声望向那团白光,那白光内展露出一席广袖雪莲裙来。

    那女子走出来,一如雪莲绽开。

    小家伙鼻头冒起大鼻泡,他美美地望向女子,一如当年裴小子那样。

    女子朝他温婉一笑。

    小叶子也隐约记得裴颜说的话。

    眉凤翘弯躲星宇,目赛天光世有尘。

    此间女子,恰似天仙落凡尘。

    她,一直都在……

    小家伙痴痴问道:“大姐姐,哝谁哈?”

    “咋地啷个漂漂亮?”

    “……”

    回答他的,却是当头一记“板栗”,以及女子清脆的莺嗓。

    “我你娘!”

    小叶子吃痛地抱起圆胖脑袋,愤愤道:“你骗人!”

    “娘亲给俺娶媳妇去啦!”

    “你没带媳妇来!不是娘亲!”

    众人在一旁听得直冒冷汗。

    南巫婆婆也是重新换回佝偻的模样,瞧着女子的姣好面容出神。

    只见那女子蹲下身来,轻揉着娃娃脑袋凸起的小红包。

    力道有些,稍微大了点……

    她边安慰小家伙,边轻声细语道:“想娶媳妇还不好说?”

    “娘亲与你说啊……”

    “这,白沙汀的姜白泥是你亲姑,曲河岛的齐羽商是你舅妈,天女院的洛依一是你小姨……”

    那女子动人天籁,竟是报出一长串当代女子英豪,亦或是流传已久的神奇女子来。

    众听众的目光,不经微缩。

    天女院洛云烟脸色一变,盯着远处白裙女子不放。

    小家伙却是两眼扑闪,乍现精光呐,他红着脸不管不顾道:“这,这,这些……”

    “都是……给我哒?”

    女子目光狡黠一悦,“是的啊……”

    “这些,你都不能碰。”

    “……”

    “啊,啊?”小叶子失望地拉耸耳朵,神情低落。

    女子好笑道:“这些,你当然不能动啦……”

    “这小脑袋瓜子里,到底成天到晚的,都在想些什么呀!”

    小家伙像是失去了人生目标,没了动力。

    其余人也是暗松一口气。

    “但是……”

    女子一句“但是”,人群猛地一窒。

    “但是,她们要是瞎搞乱搞的,生出个女儿来……”

    女子眉宇翘弯,欢喜地瞧着小家伙两只大耳朵,“啪”地绷直。

    “真哒!”他眼眶中精光重现。

    女子宠溺地爱抚他的脑瓜。

    她道:“那当然啦,娘亲说得,那还能有假?”

    “她们可都是娘亲的好闺蜜呐,娘亲与她们可是有过一纸状约的……”

    “咱们约定,谁要是先有了儿子。”

    “之后的人,便都要把女儿许配给他,可不能有假……”

    “都是一宗之主的人了,说话要算话的。”女子美目朝着盯她看的洛云烟望去,好似一轮皓月浮空在洛云烟的面前。

    洛云烟抿着嘴唇,不说话。

    小家伙抢着问道:“那,那她们如果,如果都说话不算数怎么办?”

    “都像张爷爷哄骗裴哥哥那样,不作数怎么办?”

    他小小年纪,还是知道有些人,说的话不可信的。

    “她们敢!”

    女子柳眉微蹙,提高音量道。

    “真到那时,你便回到林家院子里。”

    “回娘亲房间寻得那纸状约来,给我赖在她们院子里哭喊。”

    “

    (本章未完,请翻页)

    收不回个媳妇,就别说自己是林家人!”

    “而我倒要看看,她们哪个敢不给!”

    “便是就地生,高低也得给我儿生一个媳妇!”

    “……”

    小叶子抬头从女子温软指缝间,见着她的高大身影,不由得眼冒金星。

    一时有些迷糊道:“娘亲,你真好……”

    众听众汗颜,内心窒息狂哮道:能不好嘛!

    齐玄真咳嗽出声道:“阁下,这小娃娃本就与此事无关,尔等是为魔头林枫而来。”

    “还望阁下,高抬贵手,莫要参与此事。”

    底下不少人是听到小家伙喊林枫爹爹的,只是他们知道那小家伙是面前女子的儿子后,便是不以为意起来。

    她的结伴道侣,不应该是那个男人嘛?

    ……

    小叶子也是终于想起要紧事,赶忙道:“娘亲,爹……”

    话没说完,便是紧接着又一个“板栗”,左右各一个小红包,巍巍然立起。

    远处林枫尴尬地痛苦呲牙……

    不理会小家伙含苞待放的泪框,女子起身望向那道士。

    “林枫,老娘保了。”

    白袖雪裙无风自动,女王气势,呈压倒式扑面而来。

    温婉与霸道间的转换,仅是一瞬。

    老道士齐玄真面露尴尬,自觉地后退半步。

    黑衣男子墨梳未狠恶道:“你一个娘们,呈什么威风!”

    说完,他背后的“螯蹩”二字,蔓延自虚空。

    他的身体发出机关的磕磕哒哒碰撞声,整个人竟是折叠翻转成一只巨型八爪章鱼。

    墨梳未“脚底”突现深潭暗水,他挥动机关触爪,翻江倒海而至。

    他,也完成了人的蜕变!

    “哦?”女子端庄依旧,“你看不起女人?”

    章鱼机关触盘如同铁毡镇压下来,却是被女子白光所摄,停滞不前。

    那机关章鱼再变换,化作一只深海巨蟹,挟无穷巨浪,一击沉重螯锤抨击白光屏障上。

    却是依旧惊不起波澜。

    “你不行。”女子淡淡道。

    墨梳未重新变换人形,面色阴晴不定。

    他外部遮掩的黑袍破碎,露出里面的机关身躯。

    女子转而又悲怜地望向他,“当真,不是人……”

    墨梳未沉着脸,从纳戒内取出崭新黑袍盖上。

    女子转头向叶子正色道:“你可不要学他。”

    “这是人的‘东西’,就要有个人的样子,才行。”

    小家伙懵懂点头。

    ……

    林枫远远听见,噗嗤一声笑出来,嘴角夹着血。

    墨梳未冷哼一声,却是一道阴恻恻声息从后背袭来。

    “你哼什么?”

    一席大红嫁衣的丑陋鬼脸凑到他身后问他。

    墨梳未虽是已无汗毛,却还是感觉机关转轴内,传来不自觉颤动。

    他变化做一只八爪飞盘,凌空旋转,似是要将后方来人绞杀。

    那飞轮侧翼却是直直穿透大红嫁衣,那鬼脸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它被飞盘直接分作上下两组,悬空飘着。

    机关飞轮见状再变,扩张至鬼脸四周,组成一只向内凹陷的机关球,他想将它压缩挤压。

    却是那机关部件,刚一触碰,便穿过它的身躯。

    它无视了他的进攻。

    它竟然不存在!

    是幻象?众人疑惑。

    不对……

    虚妄幻象皆对机关器械毫无用处才对,墨梳未又怎么可能中招

    (本章未完,请翻页)

    ?

    ……

    那大红嫁衣果真无视机关的劈打,直直走向林枫跟前蹲下。

    墨梳未组装成人形,不可置信望着它。

    它问弯折身躯的男子:“疼?”

    林枫咬牙,撑着身子的四臂两腿剧烈抖动,他痛得眼泪外冒,嚎道:“疼!”

    你他娘的废话!当然痛了!

    他艰难看向它,它是他们。

    他经历过,感受过,成为过他们。

    他呲牙咧嘴朝它笑笑。

    它面无表情点点头,又问:“还要一意孤行嘛?”

    林枫一口浸血钢牙咬的嘎嘣响,蹦出一个“要”字来。

    它,或者说他们叹息一声,伸手解去林枫背后机关扣,肩胛琵琶骨两处铁索,应声而断。

    “你走吧。”

    林枫终于得以释放,腰身像是安了弹簧,“砰”的一声弹直。

    他猩红的瞳孔死盯着墨梳未不放。

    他歪着脑袋,活动活动筋骨,问道:“去哪?”

    它答:“去你该去的地方。”

    林枫口鼻喷吐浓重魔息,魔焱炼狱重新席卷上空。

    “我想先揍他。”

    “走吧。”他们各自说。

    “这么急的嘛?”林枫无奈回头。

    他嘴角的鲜血都没擦,胸口一颗焦黑空洞,整副破烂魔躯显得十分狰狞。

    它点头,“还有两位。”

    他说的应该是那不曾报名的两位。

    他看向那青蛇和尚,那老僧果然在看他。

    林枫自言自语道:“这算一个的话,那还有一个……”

    “便是瑄楼的老佛爷喽?”

    “唉,果真是来了。”

    “……”

    它点点头,不再说话。

    林枫低头,胸口发出三色微芒。

    他伸出魔掌猛地一掏,一颗血淋淋的石头被取了出来。

    众人面色痴迷地望过去。

    林枫见状魔纹隐去,嬉笑道:“想要?”

    那醉卧青蛇背部的老和尚终于出声道:“施主,收手吧。”

    林枫笑了,笑容烂漫。

    “臭和尚,方才见我被众人欺辱的时候,你怎么不跳出来?”

    “怎么?你也想要?”

    “……”

    老和尚盘坐金台,膝下青蛇化青龙,长鸣升空,唯有云端才堪堪见其首尾。

    “施主魔心魔性太重,乘早收手吧”

    “随我见佛去,洗一身贪嗔。”

    林枫摇头,又转向人群嬉笑道。

    “你们都想要?”

    人群有人不由自主吞咽唾沫,暗暗点头。

    老和尚左右两侧,凭空出现悲喜两金身,三佛共同开口道:“施主,收手吧。”

    林枫收拢笑意,缓缓抬头见那天外世界的佛光金銮殿,内里佛陀千万,一说一笑好似平常自在。

    他淡淡道:“我偏不……”

    手上魔焱轰然炸现,焚烧那手中顽石。

    一座阴暗桥梁虚影,浮现林枫眼前。

    悲喜和尚双手合十,念诵佛经,口绽梵文牵连成丝线,缠绕向林枫手中顽石。

    “收手吧!”

    上空千万佛陀金光绽开,千万金身起坐吟诵。

    那经文化金光,筑樊笼转眼笼罩林枫魔身。

    却是被一道倩影招手破去。

    如金钵砸落在地上,空明出声。

    她道:“老娘先前说过……”

    “林枫,我保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