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流离路 > 第十六章:有魔
    付斌摆弄腰肢,一手托腮,一手作势挥动一下,才发觉自己宝贝拂尘早已被林枫毁去。

    撅起红润小嘴,不满道,“齐真人诶,这是不信奴家喽,可怜我家佛爷还对您念念不忘,到处说您滴好哩。”

    老道士面不改色,自言自语道,“那就不好办了呀。”

    随后转头问道,“此行出马,阵法郎是否带人来?”

    底下人群叽叽喳喳,却是没一个人站出来。

    付斌一脸哀怨道,“这里先前没有的呀。”

    那老道士又转头望向醉卧巨蟒的和尚,却见他早已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老道士不禁皱眉。

    确认过无人回应后,大声道,“那我们,便以蛮力破了此阵。”

    ……

    一阵爽朗笑音自屏障后传来。

    “老不要脸的东西,你他娘的装什么装?”

    话应刚落,屏障内竟是缓步走来一位灰袍紫发的红眼男子。

    身后还隐隐跟着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林枫身至屏障前,一步跨出,像是没事人一般冲着一伙人打招呼,“嗨各位,久等了哈。”

    见众人并无反应,还是小家伙在暗处小心翼翼的稚嫩童声响起,他以为自己的说话小心。

    但却是这黑夜最为响亮的。

    “爹爹,怎么这么多人呐。”

    “那个是蛇?哇哇哇好大只嘞!”

    “还有牛牛,大鸟,马儿,虫子!那大只!”

    小家伙只感觉眼冒金星,急道。

    “爹爹,爹爹,快回来,你一个人打不过他们哒。”

    “他们人太多啦,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

    “风紧扯呼,赶紧风紧扯呼!”

    “……”

    哈哈哈,定是裴小子教他的。

    ……

    林枫没回头。

    忍耐,一定要忍,这可是在别人家脚底下,万不能脱了裤子打他屁股。

    忍!

    男子笑容不减道,“齐玄真小儿,没想到你还真来了,果然没辜负我对你的一片厚望。”

    “还有,你装什么装,一个人过来了,带着这么些累赘不麻烦吗?”

    老道士齐玄真没理他,揉搓着白毛胡须,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后看了看在场各位,对着付斌道,“我还以为你家老佛爷也来了呢,害得老子提心吊胆一阵。”

    付斌姗姗一笑,“瞧爷说得,不定来了呢?”。

    场面一度显得十分尴尬,一群人直勾勾盯着林枫,整个场合也就只有付斌,和满座妖兽不安分的声息。

    叶子又探出小脑袋来,压低嗓音道,“爹爹,他们都是哑巴嘛,怎么都不说话?”

    林枫回头,对小家伙恶狠狠白眼道,“那是他们心中有鬼!”

    随后,转头对着装睡的青蛇和尚悠悠道,“我说的对吗?”

    “大慈大悲佛祖在上?。”

    那塌鼻子和尚睁开眼,长叹悲哀一声,只是仰面对月饮酒,他不想说话。

    鹰眼桀骜男子哼道,“哼!和他废什么口舌!今我徐骁,势必要替天行道!”

    说完,男子一抓,从座山雕毛发下提出只倒钩,共五只锋利爪牙,连接一根奇长铁链,横握在手。

    他朝林枫俯冲来,大喝一声:“啸风,上!”

    身后雄伟雕鹰长鸣尖啸一声,鼓动风息,煽动丰满羽翼,卷起两道龙卷向林枫逼去。

    小叶子置身于屏障之后,林枫对他的安全并无疑虑。

    (本章未完,请翻页)

    紫发张扬,哈哈大笑一声,“老子早特么看你不爽了,你是嘴里有痰还是怎地,哼哼唧唧。”

    林枫身躯一震,身后魔头再现,携遮天魔气,撕裂龙卷,两只魔掌各擒住座山雕两只宽大翅膀。

    徐骁焦急喊出声,“啸风!”

    手上势头不减,那倒钩如同一颗硕大流星砸来。

    林枫心头冷笑,一拳对出,倒钩砸落在地上,那寒铁精料材质的飞爪竟是被震得凹陷下去。

    徐骁不由得吃惊,然后转身怒斥付斌道,“你他娘的!怎么没说这魔头,早已经位列魔尊!”

    一旁观战各位,不经哗然。

    付艳斌掩住涂抹厚红粉的两颊,委屈道,“公子也没问奴家啊。”

    徐骁骂道,“贱人!”

    那被参天魔头制住的座山雕吃痛鸣叫起来,音浪澎湃,如旋风搅动空间。

    林枫眼中闪现狠辣之色,一握拳,身后魔头便是又探出两掌,将雕鹰两翼扯下。

    血水如雨点撒落。

    ……

    齐玄真面色凝重:“三头六臂?天魔缭乱!”

    白面尼姑也惊讶道:“那岂不是魔功大成?此子竟然性情恶劣至极,竟将此等魔功炼制大成。”

    她对着青蛇和尚合手道:“阿弥陀佛,师兄,此人修炼魔功早已走火入魔。”

    “还请佛祖镇压。”

    和尚不说话,身下青蛇竖瞳见尼姑菩萨,嘶嘶吐舌。

    远处,徐骁心如绞痛,大叫一声,“林枫!我杀了你!”

    五指刚劲盘握成爪,通臂竟是现出漆黑兽羽,雕鹰虚影隐隐乍现,如同面具覆盖徐晓愤怒脸庞。

    “来的好!”

    林枫大笑,紫火蔓延手臂,如同火杖,一杵震出去。

    轰!

    黑鹰音浪与紫焱魔淘,盘旋倒吸直冲云霄。

    引得天宇骤变,苍芎之上,密布紫色云雷,声势轰鸣,状若炼狱。

    徐晓败下阵来,身形倒退数十步,猛喷出一口鲜血,身侧雕鹰虚影被焚烧地痛苦哀鸣。

    付斌红唇微翘,“徐公子,呀呀呀,这是……不行啦?”

    “哎呀,不行早说呀,奴家还能帮忙则个……”

    “啧啧啧,驭妖宗……瞧您这不人不鬼的,像什么样子。”

    “……

    说完,提着小手便要去扶他。

    徐晓脖颈鹰毫膨胀,一巴掌振开他,“滚开!”

    “若非先前失利,坏了我的玄铁鹰爪。”

    “我徐晓,也不会不如他林枫!”

    付斌谄媚笑笑,脸埋在大红花格棉袄下,显得有些扭捏。

    ……

    小叶子看得火热,给林枫加油鼓劲。

    “爹爹好棒!哦哦……爹爹好厉害……打啊,打他们!”

    哼哼哈嘿……

    林枫得意,红瞳猩芒暴涨。

    身后百丈魔身,睥睨在座各人,魔焱滔天。

    “还,有,谁!”

    人群有冷哼声音,有不屑,也有静默。

    “是你吗?”

    林枫望过去,那人黑袍下的人影,不动声色。

    “还是你?”

    林枫又望向一边,那魁梧身影背后一把宽大巨阙,巨阙震颤,似是迫不及待出鞘。

    那人却也不动声色,只是坚毅眼神不曾斜视,与林枫对视。

    林枫点头,“看来是不服喽。”

    “却是不敢出手,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去看那人如何,林枫又看向老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士齐玄真,笑道:“怎么,来不来耍耍?”

    老道慈眉善目摇摇头,“贫道从不滥杀无辜,更不会逞一时之能,与满座英豪结下仇怨。”

    人群有人点头。

    林枫不屑,“切,就问你敢不敢吧。”

    “就咱俩,别叫那些个不三不四的人。”

    “真刀真枪干一架,输了的叫‘爹’,怎么样?”

    “……”

    无人回应。

    小家伙稚嫩道:“爹爹,爹爹,他们不敢哒。”

    “再说,有叶子一个儿子还不够的嘛?”

    “小叶子是哪里,让您不满意嘛?”

    “……”

    林枫脸黑回过头,看向哀怨的小家伙,“说过多少次了!”

    “要叫干爹,干爹知道嘛!”

    “干爹!”

    ”唉!“小叶子应了声。

    林枫错愕,老子堂堂一世魔尊,被这小不点搞了?

    ……

    人群终是有人忍不住了,大喊道:“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咱们一起上,灭了他丫的。”

    霎时,浩荡人群如蚂蚁般蜂拥而上,喧嚣叫嚷不断。

    “冲啊,替天行道,宰了那魔头!”

    “大家不要被那魔头吓住啦,大伙一起上定能一举歼灭那魔头!”

    “杀!为祸作乱者,杀无赦!”

    ……

    林枫俯视他们,只觉得吵闹。

    “聒噪!”

    说着便是撑开一冲天焱掌,向地面压下。

    自林枫为中心,大地顿时龟裂出无数裂缝,紫色岩浆席卷恐怖高温,翻涌而上。

    焦黑大地,一时之间火舌狂舞,焦黑与耀紫的焰火盛宴,于今夜绽放。

    无人离场,无人能离场。

    人群哀嚎一片,齐玄真皱起眉头,他是没想到这群江湖上作威作福的人士,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转而严肃地对林枫喝到:“魔头,不要太过分了!”

    剑指凌空飞舞,流光悬空结印,老道士洋洋洒洒摄出一道符文。

    那波澜符文投摄到岩浆裂缝,竟是喷涌出无尽寒潭水,覆盖茫茫一片,大地重新归于昏暗,火光被寒潭淹没。

    涛涛无尽寒潭水,势要湮灭那炼狱人间。

    “注阴寒潭水?”

    “小老儿,你是小学没毕业吗?”

    “成天金克木,水克火的。”

    “脑子都学的烂掉啦!”

    林枫嘴角翘起,横眉看向道士齐玄真。

    “小老儿,你再仔细看看……”

    齐玄真不可思议望去。

    果然,紫焱威势滔天再起,如野火燎原,大地通紫一片。

    人群哀嚎不减,反而被阴寒潭水折磨的更为凄惨。

    一直不曾出言的白面尼姑,惊诧颤音。

    “你……你迈出那一步了?”

    “你这等魔头!竟然也能得到天地的认可!”

    林枫听闻大笑,笑声伴随魔音传荡开,贯穿一方时空。

    苍穹之上,两个耀世大字浮现。

    “焱痂。”

    老道士齐玄真喃喃。

    无数人跟着抬起头,口舌不自觉跟着念出颤抖声响来。

    一如将临末世的乞人,做着虚渺祷告。

    “焱痂。”

    ……

    从前世人皆道,林枫是魔。

    从此世间有魔,天赐——焱痂。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