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流离路 > 第十四章:她他
    “俺滴姐姐呐,亲姐!”

    “快给弟弟,收了这神通吧……”

    “我姓林呐,草,一家人……”

    阴风冷测测吹到林枫后脖,他都能感觉到身后浮尸的湿露舌苔正顺着他头皮滑来。

    林枫再也忍耐不得。

    伸手擎天,那尊魔头再现。

    只是,与刚才相比更为栩栩如生,长出三头六臂,面目依旧狰狞。

    其三头面貌分别代表着,贪嗔痴三字,魔头六只手上各捏一诀,巍然屹立天地间。

    林枫吼道,“前辈,后生林枫无意冒犯,还请莫要怪罪!”

    无声无息,举目四望,阴气恻恻汹涌。

    那悬于鬼树桃枝的满树吊死鬼,皆是慢悠悠转过身形,用一双双空洞的眼眶直勾勾盯着他。

    林枫怪叫,那叫一个寒而不栗。

    一咬牙,身躯陡然一震,浑身冒出紫色魔焰,焰火滔天席卷,驱散阴寒,身后不适这才消散。

    林枫又使出一招三头六臂,携六掌之力向那鬼树劈去,上空魔头跟着对出六掌,掌心显出六枚诡异魔纹闪耀晦涩光芒。

    歪坐枝头的“林衣”,好似完全没有清楚状况。

    啃咬着血淋淋肉桃,冲着眼前巨大的魔头威压傻笑。

    满树吊死鬼头颅爆裂,一股血气蔓延开,肉眼可见,空气都变得诡异殷红。

    血红与黑雾纠缠,混沌,转而凝实深沉。

    一只猩红巨眼,自“林衣”身后缓缓睁开,眼角流淌血泪,无神瞳孔漾出涟漪。

    林枫全力一击,未达身前便自行溃散开,上空巨大魔头化作齑粉消弭天地间。

    脸色惨白的林枫只觉头痛欲裂,双手撑着脑袋,跪倒在地。

    他强撑着一口气,满脸汗水,咬牙嘶吼道,“鬼母前辈!这是要亡我林枫吗?”

    “我林枫,自觉对得起这天,这地!”

    “但凭做事,无愧于心!”

    “可若这天道不公,人心不公!还不许我林枫反吗!”

    林枫咬牙,猩红的眸子里光芒妖异,紫色短发根根倒束冲天,面容可怖。

    “我林枫,不服!”

    滔天魔焰席地而起,将大地都烧得焦黑龟裂开,似有无尽魔头想要从那裂缝爬出,蠢蠢欲动。

    林枫身上衣袍无风自动,胸口散出三色微光。

    上空魔头再现,此刻并非三头魔王面貌,而是换成此刻林枫。

    世本无魔,我便是魔。

    他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睥睨这片焦灼的土地,面容更为狰狞道,“我便要这天地服我!”

    “世人皆道,林枫是魔!”

    “那,便是了……”

    上空雷云滚滚,魔焰翻涌如浪潮,一卷又一卷。

    而剥了面皮的“林衣”手捧肉桃,淡淡问了句。

    “还不知罪?”

    一听这话,林枫气势更胜。

    原本生出的三道头颅竟是隐隐分裂九段甚至更多,面容各自不同。

    九位“林枫”竟是相互撕咬起来,状若封魔,混乱不堪。

    无数林枫痛苦挣扎道,“无罪!”

    “林衣”摇头,干枯手指点在半空,身后猩红巨眼缓缓闭合,一如拉拢的帘幕。

    血泪顺势滴落下,砸在焦黑地面,竟是化作滚滚黑烟鬼雾,朝四面八方奔涌而去。

    其间万象,烟雾中好似有百鬼相争,带着哭嚎及喧闹,朝林枫四面翻滚来。

    林枫早已在先前状态下,稳不住身形内无数气机争斗,胸口光线微弱,跪倒在地无力反抗,如今只得被纳入黑幕之中。

    ……

    “小姐,小姐,该醒醒了,快醒来吧……”

    耳边传来丫鬟的哭声,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睁开惺忪眼眸。

    “芹儿,我这是……”

    丫鬟芹儿听得小姐虚弱回响,又哭又笑道:“哈,小姐,呜呜呜,您可总算醒了……”

    她撑着脑袋,脑内刺痛如针刺,她麻木重复问道,“嗯,我这是……”

    “小姐,他,他,他走了。”

    “谁?”

    “还能是谁呀,小姐那负心男人。”芹儿擦拭眼泪,“跑了,小的就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小姐当初就该听小的劝,别去见他,现在好啦,跑了,丢下小姐自己跑了。”

    “他跑到京城发达了,娶了员外女儿当老婆,呜呜呜,呸……”

    她只觉本就疼痛的大脑,昏沉如重锤。

    她记起了,他和她当初的海誓山盟,他和她的温情点点,他对她说的“等我”。

    这一等便是半生。

    无奈有,断肠有,相思有……

    她过了她最美妙的年纪。

    她回首铜镜内的眼角细纹,轻轻摩搓过,止不住泪。

    她愧疚抬头,看向陪她一同遭罪的芹儿。

    却是惊讶于丫鬟死不瞑目的狰狞模样,慌张跌倒在地。

    芹儿无感情道,“跑啊小姐,快跑……”

    “什么……”她瞪大双眼,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丫鬟。

    “小姐,快跑……”

    “他来了……”

    “他终于来找你了,小姐……”

    黑幕在后,升腾起烈火阵阵,灼热得她眼角发烫。

    叫喊,求救,哭喊……

    火焰,虐杀,鲜血……

    她看到了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刺穿丫鬟的腰肢,鲜血划过嘴角。

    芹儿微笑着,卑微如草根,却是牙口咬得出血,也未曾出言。

    他道,“那个臭娘们在哪,快说!”

    “娘的,跑到官府告老子?”

    “不晓得员外是老子‘亲爹’吗?”

    “哈哈哈,搞老子是吧,给脸不要脸!”

    “快说,给你个痛快!”

    又有人道:“驸马爷,可别糟蹋了。”

    “她要不松口,给小的们!”

    “小娘皮长得细皮嫩肉,哥几个保证伺候舒服了,给您招得透彻!”

    一群人附和叫好。

    他得意笑道:“那便赏你们了,当初就她事最多。”

    “给我往死里搞她!”

    她双手死抵着嘴角,蹲在阴暗,瑟瑟发抖。

    不知多久,上方终于有光,人们以为是希望。

    她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驸马爷,哈哈,找着了,一晚上终于找着啦!”

    “哈,俺发达了……”

    ……

    他艰难睁开沉重眼袋,熟练翻开破烂衣袋找旱烟。

    他倚着坑洼泥墙,取火,吸气,吐烟……

    烟幕遮挡他苍老的脸,岁月往上面无情刻划成印记。

    他是如何来这的呢?

    不记得了,一觉睡来便是了。

    那一堆……是谁?

    哦,前几天来的新兵愣头,叫他们都不要冲的那么前,结果可好,嗝屁了吧。

    那是……那是头儿?

    这么说,整个团就俺一个还活着?

    他猛吸一口,浓烟过肺,火辣辣疼。

    所以,他是谁呢?

    头疼,实在记不得了,有什么谁不谁的,他都多久没听到别人叫他名字了。

    战场上都是按人头数的,哪有一个个报姓名的?

    天气真好,他抬头。

    不远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出于习惯,耳朵动了动。

    白云自在悠悠,蓝天一碧如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喜鹊划过,裁剪生机盎然,他笑了。

    他又想起来了,一张白白嫩嫩的胖头娃娃脸。

    娃娃笑,他也笑。

    臭小子还算争气,给他生了个白胖大孙子,娶的小老婆也不错,会家务会疼人。

    真好啊……

    脚步近了,越来越清晰,就隔了道泥墙。

    他走前给那小子写了信,叫他老实待着,都成家的人了,别到处惹事。

    好好疼老婆,多漂亮的媳妇,咱家虽然穷,也不能委屈人家。

    大孙子要好好教,可不能学会你那些个爱顶撞人的臭毛病,教坏了不好,老了就不好说教了,说了也不听,麻烦。

    儿子呐,咱爷俩没啥说的,咱一辈子除了吃饭,没怎么张过嘴,不太会说话……

    就是,好好活着……

    脚步声停下了,他被发现了。

    草,他犯贱抽什么烟!

    唉,所以,该走了。他想。

    身侧右手,早已明刀在握,伺机而动。

    气息收拢,力求一击致命,他不想惊动其他敌人。

    他,还想活着!

    终是对方先耐不住步子,被他察觉方位。

    一道锋芒如流星追月,转眼刺穿对方甲胄,眼见着刀锋嵌入甲胄三分,便顿住。

    他暗骂一声,却是为实已晚。

    那人捏碎黄丸,放出烽烟信号。

    他一个冲刺向前,并掌成拳,一击砸在敌人胸口。

    那人于黄烟处,倒下。

    四面寂静被打破,传来肃杀声。

    地狱空荡荡,便是差着他一个,赶着来讨伐他了。

    他惨笑一声,坐于敌人倒地的身躯上。

    他拿刀剁他脑袋,一遍遍下剁,翻出白花花脑浆一片,剁得稀烂。

    他就不明白了,这么大个地方,往这走什么,你他娘的这么勇吗?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吗?你知道为什么没人跟着你吗?

    啊!小屁孩!你他娘的就不能动脑子想想吗!

    是的,他见着了,那名敌人年龄不大。

    他还是不解气,拨开那人脖颈的掩护,他底下头咬下去。

    他,在饮血……

    叫喊声近了,他看到了这群“敌人们”围着他,害怕得不敢上前。

    “都是些小屁孩啊。”他绽开血盆大口,粘液往下滴,“怕我吗?”

    “啊!”他如同野兽咆哮,向着他们冲去。

    刀戟从身后偷袭而来,贯穿他的胸膛。

    他感觉到,整个人的重量在往下沉。

    他耳边传来稚嫩的欢呼声。

    真好,他想。

    所以,回到先前的问题,他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要来?

    一切为了庆国!

    他的头儿要还在,一定怎么说,每天二三十遍的,烦不烦!

    他可不是为了什么庆国,鸟子庆国的,有啥好?

    还不是咱们老百姓抗前面?

    他是为了他自己,他可自私了,为了抽烟没给儿子买过糖,也不知道大孙子有没有,真不能教坏了……

    杀一个少一个,杀一个便少一个。他泄愤得想。

    双手握住胸口刀戟,往后一点一点推,一点一点退……

    “快看呐!他还活着。”

    “快杀了他!杀了他!”

    “咱们一人捅他一刀,为了死去的兄弟报仇!”

    他挣扎出一个比哭还难受的笑。

    “小屁……屁……孩……唉……”

    他亲眼见着那群“敌人”,将他千刀万剐。

    真好啊,真好……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