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流离路 > 第十一章:初战
    那黑衣书生见状,探出手来。

    自他袖袍,翻出支乌墨短笔,通体笔直光滑。

    唯有靠身一侧,一点寒芒外露,蓄势待发。

    付斌看得清楚,书生是先拿尖峰对准自身的。

    浑厚一掌袭来,被他笔尾一端制住,分毫不得进。

    肥公子眉头肥肉挤作一团铜球,二话不说,五指旋转扭动,携力握去,似要将那细小胳膊狠狠握碎。

    黑衣书生面色一变。

    终是手腕微微弯曲发力,以笔尖凌厉之势,划出一道婀娜曲线。

    向上用力一戳!

    只听得叮当一声,肥公子手掌似有火星飞过。

    一式过后,肥胖身子向后略,面色发白。

    付斌双臂拖着拂尘,拍手叫绝。

    黑衣书生不说话,只是背过那只握笔的手,不住颤抖。

    一闪即逝,墨笔飞快收入袖中。

    四目相对,气势凌人。

    等到勉强能克制手掌颤动,书生转而云淡风轻地对着肥公子作手道。

    “承让。”

    肥公子啐了口唾沫,苍白面色不减分毫,心不甘情不愿地潦草回礼。

    付斌刻薄声音响起,又是撩拨得他心中燥火,一阵翻腾。

    “好呀,真好~”

    “韩家起笔十三式,公子怕是尽得真传呐。”

    随后又画蛇添足一句。

    “浅龙卧江一式,便是如火纯青。”

    临阵对敌,锋芒对己,是以谓之“君子道”。

    韩公子含蓄一笑,并不作答。

    那肥公子总算是稍微恢复气色,翻手见那不知何时于掌心惊现的红点。

    心下暗惊,嘴上却不服道。

    “取巧算个什么东西,有本事,真刀真枪干一架,那才叫真把事!”

    韩公子摇头,“小生确是取巧了,不如海公子。”

    付斌尖酸刻薄道,“小胖子,得了吧你,得了便宜就卖个乖。”

    “你呀,巨岐宗的三十六道硬气还没修练到家呢,没见着刚刚韩公子还让着你么。”

    这不男不女的妖艳货色,言语间,没了刚刚拘谨恭敬,反而充斥不屑。

    肥公子闷哼一声,不置可否。

    ……

    小家伙林衣方才见这群人,竟然自己斗起来了。

    就想着怂恿他的裴颜哥哥赶紧跑路呀。

    可惜,没想到这么快结束了。

    你们倒是再打会呀!

    横踢飞踹,哼哼哈嘿!

    他拉耸着脑袋,埋进裴颜怀里朝外偷瞄。

    裴颜却是刚缓过神,抱起小叶子二话不说,摸爬滚打起来。

    却被人从后方揪住领口,赤裸双脚腾空脱离地面。

    “小家伙,你想往哪跑啊?”

    “奴家还有要事没问你们呢。”

    “咱们好好聊聊?”

    身后传来那阴阳怪气的声音。

    裴颜下意识双腿一紧,奋力将林衣给抛了出去。

    咬牙喝道,“叶子快跑!”

    小家伙一落地,也不管许多,撒退就跑。

    肥公子要追,却被韩公子伸手拦住。

    无奈,停下脚步。

    只见那黑衣文弱书生模样的男子,一个纵身便到了小叶子正前方。

    小家伙着急跑路,不经意撞了个满怀。

    小叶子抬头,使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这位,他还略有好感的大哥哥。

    韩公子摇头,只是闭目道了声莫怪。

    出手将他小手握住,以防止他再跑。

    没办法,小叶子只得委屈地抬着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手,被公子拖着走。

    付斌两颊腮红被擦得铮亮,撅着鲜艳小嘴唇,捏着嗓子问林衣。

    “你刚刚说的,你爹爹是谁?”

    小家伙不悦,冲他做鬼脸,“我爹爹叫‘林凤’,木林有凤凰的林凤。”

    他才不傻呢,这伙人一看就是朝着自家爹爹去的,怎么会让其得逞?

    虽然他不知道,林枫其实不用他一个小娃娃如何。

    肥公子冷哼一声,对着其余二人道,“这小畜牲鬼精,刚刚明明说得,木林风,这会却又变了道。”

    小叶子狡辩,“明明就是你自己听差了,还怪在小孩头上,不知道羞,略略略。”

    肥公子发怒瞪眼,比不过二人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被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娃瞧不起?

    不管肥胖公子如何,付斌盯着他肥嫩脸蛋看半天,喃喃道了句。

    “没道理啊,小娃娃。”

    “你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哦。”

    “说错话,恐是要招来杀生之祸的,你知道吗?”

    小叶子更委屈了,眨巴着大眼睛看向身侧的黑衣大哥哥。

    奶声奶气道,“就是你们搞错了嘛,我长这么帅,哪里是那狗屁林枫可以比的?”

    他会绘声绘色道,“再说了,你看呐。”

    “我耳朵可以动的,你看,看见没有?这本事他可不能有吧?”

    见那粉黛艳脂的男子饶有兴致听着,小家伙继续道,“再看我的手,可以转一圈的欸,这个他不行的吧。”

    这只可以作出奇葩角度的小手。

    其实是他小小年纪被人跌打在地,给弄得脱臼后,便一直有的毛病。

    肥公子早就哼之以鼻,“小畜生一堆没用的‘本事’倒是不少,但大都是些废话。”

    “他在浪费时间。”

    小叶子委屈,目光含泪,抬头再次看向书生男子。

    韩公子动容,真切道,“兴许真是搞错了,也说不定。”

    “江湖上确实并未有流传过,那魔头与什么民间女子有过婚约。”

    “这小家伙,也只是个贫苦人家的孩子罢了,没什么好问的了。”

    “便放了他们吧。”

    小叶子心下不免嘀嘀咕咕一阵,面上却还是一个劲地点头。

    付斌阴冷地笑了一声。

    一手拿拂尘抵着小家伙下巴,一手改掐,使得原本被提拎在半空裴颜,给扼制在半空。

    裴小子是又踢又打,确是奈何不得。

    矮小男人这一下力道拿捏的,可谓是正正好,既能让裴颜感受到生不如死的痛苦,也不至于让他一下就被弄死。

    妖艳笑容中带着狠辣道,“小娃娃,你好生看看呐,这啊,便是不说实话的代价呦。”

    对他而言,二者的性命当真如同玩物,置于股掌。

    裴颜面色逐渐紫黑,青筋向外暴露。

    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珠子秃噜出来,格外吓人。

    小小伙紧张得跺脚,眼泪止不住外冒,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只得作罢道:“好了,好了,快放手!”

    “俺说就是了,叶子乖,不说谎了。”

    “哎呀,你快吧我哥哥松开!”

    付斌摇摇头,像是学着小家伙嘟嘟嘴道:“不行滴哦,奴家要你先说呢。”

    手上力道更胜一分,裴小子已经开始翻眼珠子,吐白沫了。

    ……

    说是迟那是快。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只铁爪突然出现,遏制住了付斌那只掐住裴颜的手。

    接着便是四指崩劲,朝内压。

    只听咔嘣一声,妖艳的矮小男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子竟是手骨断裂,脱力松手。

    裴小子再次瘫倒在地。

    这次却是直接昏死过去。

    小叶子着急,却是被韩公子拉了回来。

    “是你!”

    付斌咬牙持着拂尘拂过断臂的袖口,下一秒却是奇迹般的,得以重新活动起来。

    刚提气力,想着要反制来者,却被那人一掌震于胸前,倒飞出去。

    那肥胖公子见状,闷哼一声。

    浑身竟是范出古铜光泽,体表筋肉如同有了生命质地般的,鲜活蠕动起来。

    水汽蒸腾而上,肥公子体型不断壮大,身躯就如同一只鼓胀的铜球。

    韩公子的掌间,也是闪现墨笔一支,身躯绷直而站,如临大敌。

    小叶子看过去,惊喜之色赋予言表。

    “爹爹!”

    “诶!”那人顿时眉开眼笑,转身又道了声,“乖儿子!”

    “不过咱以后,这称呼可得好好改改。”

    “呐,我管你叫儿子,你管我叫哥。”

    “咱们各论各,你看咋样呀?”

    “乖儿子……”

    ……

    说这话,主要是我们的大魔王林枫,刚刚拿脑子想了下。

    小家伙的亲生父母,好像是真的惹不起。

    这可不是害怕,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

    ……

    趁着林枫分神的功夫,付斌从他的大红花格棉袍中,掏出一瓶白色粉末泼撒地面。

    忽然间,几根冲天麻绳如藤蔓般自下而上,疯狂生长。

    一眼望去,总计七七四十九根粗壮麻绳,如同灵蛇抽尾般扭打过来。

    林枫和小家伙间的“友好”交流,被无情打断。

    紫发红眼男子抬起头,歪斜脑袋,撑出一只单掌。

    “窝嫩叠。”

    只听见轰地一声巨响,大地被照得一片通紫。

    鼻间传来一股子焦灼感,抬眼再望去。

    那四十九根麻绳浑身冒着紫色魔焰,正在痛苦地不停扭摆身躯。

    也不知道有没有听错,竟是隐隐传来数不尽的哀嚎。

    付斌一口黑血喷射出。

    落地呲呲冒烟,拂尘拂过,转眼消逝不见。

    又是一拂,千万白丝漫天席卷,好似织了一张弥天大网,朝林枫后背笼罩而来。

    肥公子爆喝一声,乘机冲身上前,一拳崩打出,有如大象踢腿一般,通臂带着一缕厚重的土气。

    黑衣书生却不敢动,只是死死盯着眼前方才还在逗弄孩童的混世大魔王。

    握笔的手,止不住冒冷汗。

    林枫一脸玩味地看着他们。

    好家伙,来势汹汹啊。

    只见他嬉皮笑脸地醒了醒鼻子,便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喷嚏打出来。

    霎时,一尊硕大的丑陋头颅,虚空闪现。

    也跟林枫着打了一个喷嚏,吹来一阵黑色妖风,裹挟一地飞沙与走石。

    黄蒙蒙一大片,铺天盖地而来。

    付斌再喷一口血,两颊脂粉遮不住面色苍白。

    只是这血不似刚刚富有毒性,反而惹得一片草地疯长,转眼便有齐人高。

    再看那白色大网,被阴风吹得挂在肥公子身上,活脱脱被裹成一只大茧。

    小叶子看得两眼放光,大声喝彩。

    “好哇,打得好!”

    “爹爹,你是最棒哒!”

    “给我往死里打!”

    “嘿呦哼哼哟。”

    ……

    哈哈,小家伙倒把别人欺负他的时候,说得那些个话,全拿出来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