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流离路 > 第十章:危险
    张麻子愕然。

    这……会不会太儿戏了点。

    小叶子像是吓坏了,两只爪子用力,都快把老头子裤子拖了。

    “胡说,叶子没有爹爹,没有!”

    见娃娃紧张,林枫也逐渐温柔下来。

    “乖,爹……爹在呢。”

    “叶子说没有,就是没有!叶子相信爷爷!”

    “爷爷,爷爷……”小娃娃泪眼汪汪,“张爷爷,叶子没有爹爹,对吗?”

    “如果有……那为什么,那,那为什么……”

    “为什么……”小叶子慌慌张张,泪水填充眼框,小嘴喃喃道。

    “不来看看娘亲,不来看叶子……”

    “张爷爷你说话啊,告诉他。”

    “告诉他……”

    “叶子,没有爹爹……”

    老头子心疼地揉挫那张粉嫩小脸。

    瞧着语无伦次的娃娃,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这些都是小家伙早些年烦得他不堪入睡,脱口而出的鬼话而已,你还在念叨什么呀。

    不中听,不中听!

    娃娃啊,别念叨了,老头子心疼哇。

    小叶子推开老头子的手掌,连带着将手头波浪鼓,朝那仍是嬉笑的男子丢去。

    “坏人,都是坏人。”

    “知道叶子没了爹娘,好欺负。”

    “就会欺负小叶子……”

    “再不理你们了! ”

    ……

    说完哭着跑了。

    原本开开心心的小娃娃,哭着跑了。

    林枫踉踉跄跄接住小叶子掷来的心爱物件。

    男子蹲地上,望着出神。

    上了年纪的老头子长叹一声,有些不确定道,“小友,果真是叶子的亲生父亲?”

    林枫摇头,说不出滋味。

    老头子苦笑出声,“那小友,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林枫终是不笑了。

    猩红的双瞳熠熠生辉,紫色短发飞扬。

    手头握着娃娃的拨浪鼓,摇了起来。

    当当当……

    “逗他玩呢。”男子开口。

    张麻子:“……”

    当当当……

    “怎么了,不行吗?”

    “见小家伙还挺可爱,逗逗他怎么了?”

    张麻子:“……”

    当当当……

    “会不会太过分了。”老头杵着拐杖,嗓音难听似鸭叫。

    林枫抬头望天,上空白云悠悠。

    也不否认,男子淡淡道。

    “或许吧。”

    ……

    叶子没有爹爹,要不然怎么不要叶子。

    小叶子那么乖,一顿饭只吃那一点点,绝不贪吃。

    还会给哥哥爷爷留着,可叶子饿。

    爹爹,娘亲,你们在哪,小叶子真的好饿……

    干活就会有吃的了。

    只要乖乖听话,还会有媳妇。

    叶子不怕累,绝不会偷懒。

    爹爹,娘亲,你们在哪,小叶子真的好累……

    叶子不怕他们!

    他们就会一群人欺负我一个,还说小叶子是野种。

    叶子不是!

    小叶子乖乖的,再不贪吃了,也会好好干活,不要媳妇了。

    叶子要爹爹和娘亲回来。

    ……

    小家伙光着腚,跑到溪水湖边。

    也不哭了,眼看着平静的湖面发呆。

    溪水清澈见底,偶有几条红斑石鱼经过。

    湖边芳草兮兮,有蜻蜓点水,也有蝴蝶满不经心飞来舞去。

    没心思读书的裴颜,想着一个人偷偷溜出来玩会儿。

    却见到小家伙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发呆。

    想着捉弄一番,却是没半点反应。

    裴小子识趣,爬到他身侧。

    脱了鞋,将脚浸入溪水,无聊踢着。

    小叶子半天才叫了声裴哥哥。

    裴颜嗯了声,也不说话。

    小家伙身子团成球,歪脸放在膝盖上,拔了根枯草在水面上涂涂画画,却是留不下什么。

    “裴哥哥……你,有爹爹吗?”

    裴颜不瞧他,费力划水,给水泼得老高,惊得水下红影游窜。

    “有啊。小叶子,你也有的。”

    “别光听你张爷爷瞎说八道,那老头子……”

    “是不是那死老头又惹你不高兴了!”

    “哼,他说啥子你都当是放屁,便好了。”

    小家伙只是摇头,手上还在圈圈画画。

    “哦……”

    “那就是徐蚂蚱那群小王八蛋又欺负你了?”

    “看我不给你找回来,他奶奶的,这次揍不死他们!”

    见裴哥哥撸起袖子就要跑去理论。

    小家伙却还是摇头,闷闷不乐道:“不是的,哥哥也别再去打架了,去了也多半讨打,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反正叶子全当听不见就行了。”

    “嘿!瞧不起你裴哥哥是吧?”

    “小爷今天就让你看看,咱们当绿林好汉的,都不是孬种。”

    “不要去。”接着又道,“不是他们。”

    裴颜兴致不高,再次踢起水花。

    “哦……”

    “那是,赵老板又拖欠你工钱了?”

    “还是说……又想着吃好吃的了?”

    搜出身上仅有的七枚铜板,一把塞到小家伙口袋。

    “拿着,不够就去问那死老头讨。”

    裴颜拍着胸脯道:“我跟你说啊,那死老头要是当面不给,没关系的。”

    “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你要吃什么直接讲出来便好了。俺保证,两天以内他能给你弄来。”

    “烤猪蹄要不要?还有烧鸡?或是浇糖?”

    ……

    小家伙被说得,猛咽了下口水,小脑袋都快抬起来了。

    想了想,却又低耸下去。

    放开手中断茎的灰败草枝,让它如同只小舟荡了出去。

    裴颜抬起双脚避开。

    “裴哥哥,我娘亲她……长的好看吗?”

    裴小子明显愣住了。

    可还是认认真真重复道:“好看啊,林娘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子了。”

    接着又道,“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了。”

    “有首诗,叫什么来着?”

    “眉凤翘弯躲星宇,泪赛天光世有尘。”

    裴颜歪斜脑袋,“大概是这么一句,记不得了。”

    “真美。”小家伙没听明白,却也摇晃脑袋道。

    “那叶子帅吗?”

    裴颜笑着刮了下小家伙鼻梁,“那可不!”

    “咱林衣大将军,最他娘的帅了!”

    小叶子的眼眉终于亮了。

    只见他一改方才愁容,双目炯炯有神道。

    “那小叶子明白了。”

    “裴哥哥,告诉你个好消息!叶子有爹爹了!”

    裴颜脚上一顿,忍不住用手挠挠耳朵,“什么?”

    “爹爹啊,我爹爹来找我了。”

    裴颜多少有些难以置信,又道。

    “谁?”

    小家伙思量一会,站起身。

    学着林枫威风凛凛的模样,一板一眼道。

    “他说他叫林枫。”

    “木林风的——林枫”

    ……

    “谁?”

    不知道是谁突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发问,裴颜好奇地回头去看。

    “林枫啊。”小家伙回答。

    却是不待裴颜看清,身后便有是一团阴影笼罩来。

    他抬起头,却是见一个胖胖的肥公子,一声不响,站在身后。

    “小朋友,你再说一遍。”

    “你爹爹叫什么?”

    小叶子见状,反而硬起胸膛,朗声道。

    “林枫!”

    裴小子却是盘腿上岸,心下不安。

    那肥公子嘴角一扯,露出森冷寒意,“好胆!”

    “你可知你说的谁?”

    “他怎么可能会有个儿子?”

    “小娃娃,你可不要信口雌黄!”

    说着便是一只肥厚手掌朝着林衣的脖颈抓去。

    腰间珠环玉佩相互碰撞,叮铃作响。

    小家伙还没弄清状况,就被肥公子的两根粗壮手指,给扼住喉咙提起。

    林衣面露困难之色,一双小脚连续不断凌空踢着,却是伤不得其分毫。

    裴颜在一旁腿脚都发软了,可还是咬牙喝道。

    “你想做什么!疯了吗!你这样会杀了他的!”

    肥公子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看着如同蝼蚁的林衣道,“说,你知道什么?还有,林枫在哪?”

    可怜我们的小叶子哪里还能说话?

    这肥肥公子两指间力道,便是稍微大点,也就咽气了。

    裴颜急道,“快放了他!”

    “不然……不然我和你拼了!”

    肥公子还是不拿正眼瞧他。

    却是被裴颜凌空跃起,抱住肥公子那只粗壮的手腕。

    张嘴就是一口,给狠狠地啃咬下去。

    肥公子吃痛松手,林衣摔下地面,小脸通红,不断喘息。

    见这小蚊子还不松口。

    肥公子当下恼羞成怒,一巴掌拍了下去。

    “小畜生,你找死!”

    ……

    凌厉掌风迎面而至。

    裴颜心底害怕极了,竟还死死抱住,却是忘了脱手。

    突然,一只白毛拂尘横竖在裴颜面前。

    巨掌拍上,震起阵阵罡风,白毛拂尘纹丝不动。

    那肥公子不免恼怒,转头看向脚下矮小男子。

    “付斌,你当真作死不成?”

    矮小男人身着大红花格棉袍,浓妆艳抹。

    只见他收起拂尘抖了抖,又撅起鲜艳小嘴,嗓音尖锐道:“哎呦,海公子说笑了,你要是把这小子杀了,还叫奴家怎么交代?”

    裴颜刚想起松口。

    就又被才出来的一名黑衣书生模样的拎了起来,给轻轻放到地面,笑着问他。

    “小朋友,有没有受伤?”

    裴颜傻傻摇头。

    小叶子赶忙爬上前,抱住裴颜无助地哭泣,全身颤栗。

    他刚才吓得面色发白,还以为自己的裴哥哥会遭遇什么不测,手足无措。

    黑衣书生男子甩了甩衣袖,对着瘫倒在地的裴颜一揖道。

    “多有得罪。”

    矮小男人拿拂尘掩笑,阴阳怪气道,“韩公子好生礼貌。”

    “竟是对着几个毛头小子磕头行礼。”

    “奴家佩服。”

    肥公子冷哼一声。

    黑衣书生回过头,对着二者也分别一揖。

    袖风千里越山岗,公子节气世无双。

    付斌见状,装模作样回礼,眼神玩味。

    肥公子不耐烦道:“你们要偷情‘玩舌头’,便到别处去!”

    “别打扰老子办事!”

    说着,一双大手就又要往林衣脖颈抓去。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