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流离路 > 第七章:世态炎凉
    张麻子收了笑,压下口酒,真切问道,“哝又犯甚么错啦?”

    “我不该偷酒的,宋爷爷知道了,如果真生气不理我了怎么办?”

    “他若是打我,骂我还好。也就认了。”

    “就是千万别一声不响走了,不要裴儿。”

    “我再不该心软让你喝酒的。”

    “也是上次见你身子骨好点,便忘了你老是咳嗽。你少喝点吧。”

    “我劝你,你也别嫌。

    “你不是老觉得替村里人办事累吗,都给我吧,我多跑点没事,老汉你可千万别像阿巳哥哥一样丢下俺走了。”

    张麻子瞧着瞪大了扑闪双眼,等答案的裴颜。

    便第一次觉得娃娃长大了,不由得心里一阵绞痛。

    好你个魏小儿,看把这事闹的!

    他这一辈子都不会说话,叫他骂人还行,若是些个安慰话,还真不会。

    一时语塞。

    只提起他满是褶皱的枯黄双手,在裴娃娃红润光洁的脸蛋上揉挫,都快变了形。

    裴颜呜嗯嗯地抗拒,隔了好一会才被松开。

    桌上的热汤吞吐着温热雾气,一卷一疏。

    “小屁娃娃,谁允许你不高兴的?”

    “你平日不挺神气吗?我告诉你,你若神气,便得给老头神气一辈子!”

    “要下次逮到你再愁眉苦脸的,没个精神,将你屁股炸开朵粪花!”

    他杵着拐杖,恶哼哼。

    “我定教你哭着笑出来!”

    ……

    李姑娘闻声从房间里出来,挺着个大肚子,路都走不稳,只能扶墙。

    看见那平日里活灵活现的小家伙,如今摆着张臭脸,比哭还难看。

    却也没说什么,顺手关了沿路走过的木门。

    吱嘎一声,风雪戛然而止。

    裴颜抬头,见是他林娘,跑过去小心翼翼地帮忙扶拖着她的肚子,总算有张笑脸给人看了。

    “林娘,还出来做甚?教那老头给你端过去不就行了。”

    “嘿,你小子不好自己端嘛?就知道讨好你的李姐姐。”

    “哼,老汉你别得意。姐姐能给我生个弟弟,你能吗?”随后又咕哝道,“就会骗小孩,还总寻我开心!”

    张麻子被气乐了,放下酒葫芦指着躲在李姑娘身后的裴颜呵道,“你个屁娃娃,有种再说一遍。”

    裴颜扮张鬼脸,“略略略,本来就是!”

    “林娘林娘,这臭老汉刚刚还捏俺脸,寻开心来着呢!”

    张麻子语塞,只是骂:好个屁娃娃!

    林姑娘面带微笑看着这两对活宝,对此刻吵闹又温馨的氛围也不排斥。

    突然她笑脸一僵,脸上迅速渗出细密汗珠。

    张麻子见状大敢不妙。

    一脚飞踢开还在嬉闹的裴颜,连忙喝道,“快快喊你张婆婆来!”

    裴颜脑子里“砰”地一声,顿时空明一片。

    又是一阵焦急叫骂才缓过神,逃也似的跌撞出门。

    ......

    冬夜里,黑灯瞎火一片。

    独留位流泪哭喊的小孩,在茫茫暗天雪地,无助狂奔。

    他,好怕,所以,不要……

    别……

    ……

    李大娘一个人卧在榻上,夜入深了,也辗转睡不着。

    听着门外先是传来细小的哭喊声,赶后来挨家挨户都点上火,将院子照得透亮。

    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坐起身,掀开窗门望去,只看见一个小孩模样的跪在一座大门前死命敲门,带着哭音叫喊。

    张婆婆,张婆婆,我求求你快些开门吧......

    俺下辈子给您做牛做马了,就求您赶紧开开门.......

    李大妈立马起身,穿戴好衣物,想了想又带件厚袄披着出了门。

    大冬天的给冻坏身子,也不值当。

    还是来晚了,大街一时空荡荡,只是原本平整的雪地被踩的一塌糊涂。

    李大娘略加思索,便认出那娃娃来,定是以前常来串门讨针线伙食的裴颜。

    “是找张婆婆的,莫不是那拣货真的生了?”

    拣货,拣货的。

    平常说多着,便也顺了口。

    老太婆加紧步子朝着人群探去。

    抬头望望天,这雪下得真大。

    ......

    李姑娘那痛苦的喊叫声,隔得老远便闻见了。

    张麻子的院子外围着一大群人,高举着火把伸着脑袋往里瞧。

    他们有的明显不怀好意,多半是些赖汉,流氓。

    真正关心的人毕竟少,大都是过来凑个热闹,更有幸灾乐祸的。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张麻子被迫出来,一脸焦头烂额,他大声对着村民喊道:“各家各伙的都安静些吧。”

    “屋里张婆婆还在接生呢,都安静些。”

    “给老汉个面子,安静些!”

    人群有个痞里痞气的混混笑着左右道:“生娃娃,那儿撑得老大。”

    顿时引得一群老男人大笑。

    他们无脸无皮地讲着荤话,对手舞足蹈的老头子,置若罔闻。

    “老汉,求求乡亲们了。”

    “老,汉.......给你们跪下,磕头了.......”

    无人应答,反,变本加厉。

    李大娘好不容易挤进拥攘人群,对着交头接耳的徐大妈叫着挥手。

    “嘿你可算来了,你这袄不错啊,在哪买的?”

    “徐秀堂,你家老二的铺子,怎么样,好看不,就一件。我感觉还挺不错的,你看这面料,做工,是吧?”

    “徐老二?好嘛,就剩一件这都不给我留着,下次再来我家吃饭,全换成皮糠!亏得每次大鱼大肉招待,没良心。”

    李大娘嗯了声,瞧着跪倒雪地上的张麻子,指指点点问道:“这里面什么情况?这是要生了?”

    徐大妈一脸嫌恶,无动于衷。

    “可不,还不知道是谁的种呢?你说村子这么多人有没有得手的。”

    “喝呀,这臭不要脸的张老瘸子,不会是一个人吃独食吧。”

    “那娘们能骚。”

    “还是说,多叫些人一起?”

    李大娘刚想说什么,屋内喊叫更加凄凉痛苦,竟是一时吓得缩了手。

    再看磕麻了的张麻子,有些不敢说了。

    她不免惊惧回想,这好像一点都不是她的本意来着。

    原先只是略微的嫉妒而已,顺着“好姐妹”的一席话说下去罢了。

    然后愈演愈烈,愈演愈烈。

    到现在的木已成舟,人群激奋。

    竟是由自己一手造成。

    这念头一但想来,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李大娘暗自心虚。

    可徐大妈不管,扯着嗓门与邻里婆娘道,“嘿,你说这不会生不出来吧?”

    “都说外头的女人,生孩子好像不行。”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对对,才能够生一胎呢。”

    “诶,半天没动静了,不会死了吧?

    “呵呵,死了叫才好呢。”

    “别又跑出来祸害别家男人。”

    李大娘终于不忍道,“应该……应该,不会吧……”

    “别应该啊,诶,你说那娘们平日若没个男人,夜里浪荡起来拿的什么解手?”

    ……

    飞雪不止,反而欲大 。

    世间炎凉的卑劣丑态,竟全在一张嘴皮上。

    张麻子苦苦哀求,“父老乡亲们,看看俺张汉田!

    “舔着张老脸混来的村长份上,麻烦安生点吧。

    “人命关天呐。”

    流氓阿飞不屑道:“老家伙,嘴长大伙身上,你教不说便不说了?”

    “就是,再说你那甚么狗屁村长的?难道不都是大伙没稀罕才丢你的嘛?怎么好意思说事。”

    “老头,再磕几个,别停。别人我管不着,但你可以求我嘛。”

    “求我求我!俺能进去帮忙看看,看那小娘们,嘿嘿……”

    “哈哈哈……”

    ……

    屋门被一小脚猛然踹开。

    木屑霎时飞绽,裴颜提着把菜刀,泪水止不住外流。

    哭涸结印成一道道黑印,短发根根倒束。

    小家伙瞪着通红的双眼,遍布血丝,与那群坏透了的恶人怒目相视。

    小小身躯爆发无穷无尽的力量。

    “你他妈的!”

    “再说句试试!”

    ……

    刀锋所向,及是万恶风雪。

    凛冽寒风刺骨,剜心痛楚。

    小家伙呲着牙,面目狰狞,破旧的衣衫凌风鼓动起来,气息膨胀,如雷贯耳。

    周围人一时都傻了眼,没敢说话。

    平时或乖巧,或机灵,又或嚣张跋扈的小家伙。

    竟是有如乡下疯狗!

    他们一时也有些偃旗息鼓的势头起来。只是还有些嘀嘀咕咕的声音,执拗得如同蚊蝇。

    裴颜当真是火冒三丈,心头疼痛更甚,如绞钻心。

    喘着粗气,一步一踏上前。

    喝骂道,“小爷我,给你脸了是吧!”

    前一秒还笑嘻皮笑脸的吕痞子,吓得赶忙后退一大步,随后面露尴尬道。

    “小屁孩,大人说话有你什么事?”

    “还拿着把菜刀,去去去,你在搁这吓唬谁呢。”

    “我一只手便提着你打。”

    痞子的话,不再被群呼迎合,只是唯有寥寥几人声响传出来。

    算是怂恿。

    裴颜无话可说,隔了道围栏,仅差数步。

    刀身微微颤抖,却也不偏不倚指着他。

    不说话,青筋直冒嗓子眼,卡在那,也说不出话来。

    小爷我单是看着。

    便要你怕!

    ......

    痞子见这阵仗,果真不自觉又后退半步,撞到人。

    是那先前言语激烈的流氓阿飞。

    阿飞见状不怀好意笑笑,从后用力推了他一把。

    痞子没防备,重心前倾,跌撞到围栏上。

    一把明刀就突然架他脖子上,裴颜手下没个知觉,手臂力气早是用来提刀了。

    哪还有气力,给他来上一刀?

    吕痞子眼瞧着那刀尖靠上脖颈,俩腿不住发软呐。

    股间窜出骚意,竟是屎尿齐流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