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流离路 > 第六章:俗曲
    “呀,林姑娘你这是......”

    一侧的女子缓过神,笑着嗯了声,置于肚子前的一双手平静放下。

    眼眸流光不断变换,悲伤,惋惜,爱怜,不舍,平静,坚毅……

    仿若一瞬间天宇变幻,自黎明于黑夜,自光明于黑暗,自滔天于平静。

    其间细腻,非千万言语,不足道也。

    ......

    不过这些,张麻子却没注意,只一个劲傻乐。

    话说,他能从林姑娘不留心的举动,推测出其已有身孕,已是奇迹。

    老汉自顾自问道:“姑娘有了身孕,却如何外出劳身?”

    白衣女子只是摇头。

    张麻子见状立马闭嘴,心里不住地替女子惋惜。

    真是白瞎嘞那个男人。

    林姑娘侧目,雪袖翩翩,风情万种。

    “老人家,不知可否小女子去那桃树下一观?”

    张麻子猛点头。

    “成啊!老汉本来就没啥子事。”

    “刚巧身上不知怎的,多了些碎银两。”

    “便是吃喝玩乐个几天也不玩哩。”

    说着便领着林姑娘出门,路上更说了些乡里乡亲的奇闻轶事。

    还说这桃树天生的白皮果,个个甘澈水灵,圆润饱满,邻里邻外的无不喜爱。

    如此有那“蟠桃树”美誉。

    ......

    走过青苔弥漫的石路,便是挨家挨户的乡村。

    路人见了林姑娘皆是惊鸿一瞥,背后议论不止。

    女子照旧面带微笑,如沐春风。

    村民的一通挤眉弄眼,反倒搞得张麻子不好意思,老脸泛红。

    ......

    “李姐,李姐快出来看呐,那个外乡的张老瘸子,讨了个年轻媳妇来。”常年干坐院舍的徐大妈,扯开大嗓门子。

    她腰上还别着条围裙,便扭着肥厚的臀部,着急忙慌地踩着小碎步赶来。

    哒啪,哒吧,石板发出脆响,小尘埃兴奋蹦跶。

    李大娘闻声便知道是徐家的“好姐妹”来了。

    放下水洗池的碗筷,掀开帘子走出来,顺手在围裙上拍拍。

    “咋啦,咋啦?大妹子,发生甚么事啦?”

    徐大妈装腔作势道:“呦,你这还在一个人刷碗呐。”

    李大娘嗯了声,心不在焉地擦手,理理围裙。

    “不说了,你快跟俺去瞧瞧。”

    “那娘们生的好水灵,也不知被多少男人疼爱过。”

    “却被张麻子讨了便宜来!”

    说完便手拉着李大娘跑出去。

    这种乡里没事的大妈大婶最是喜欢说闲话,私下的言语要多恶毒有多恶毒。

    讨论起来,嘴头也最是没个把。

    李大娘见怪不怪,也乐得看热闹,随口问了句,其他姐妹哪去了 。

    “嗐,她们早就跑到桃树那头去哩。”

    “宋家姑娘也在呢。”

    “我刚想来喊你,就撞见张麻子领着那娘们去了!”

    “这会怕是早就遇着了。”

    ……

    枝干遒劲向上的老桃树,顶着片郁郁葱葱树盖,人在下面望着,好似只遮天巨手。

    桃叶一叶一叶流下来,像那绸缎一样,迎风飞舞。

    树底下的人群叽叽喳喳,对着上头一个锦衣花簪的玲珑“雀儿”指指点点。

    宋温吞赤脚踩桃枝,展开一双纤细双臂,摇摇晃晃,来回踱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不知这小丫头片子,到底怎么爬上去的。

    却是看得下方一群带刀大黑汉子们,长仰着脖子,着急得哭爹喊娘,大喊:宋爷爷,宋奶奶的。

    快些下来吧,赶紧饶了小的们。

    估摸着是酝酿差不多了,停下步子来。

    小“雀儿”深吸一口气,双手阔成个圈,并在小嘴前。

    垫着脚丫,扯着嗓子喊:“魏!阿!巳!我,喜!欢!你!”

    喊完便拍拍手,心满意足地坐在桃木枝干上,撑着小脑袋,晃着小脚,盯着某处发呆。

    一语递出,似是滚石落大海,人群间,激起千层浪。

    村民们交头接耳说着闲话,如鼎沸腾。

    便是那群虎背熊腰的侍卫们,也拦不住。

    徐大妈啐了口,口无遮拦道:“好个不要脸皮的雏儿!装出个清纯灵巧的样,却是在做着狐狸勾当。”

    “是要那魏家小儿的心肝哩。”

    见她还要碎叨,李大娘使劲推搡几下,低头喝道:“小点声,别被人听着了说到宋老爷那,有你受的。”

    大妈这才一时闭嘴不谈。

    却是刚走到“好姐妹们”身旁,就又管不住舌头了,胡言乱语起来。

    ......

    “宋姑娘,宋姑娘!快些下来!”

    老远就听见魏阿巳的声音,宋温吞痴痴地望着他。

    然后红着脸兴奋招手,口中压不住地嗯啊应和。

    魏阿巳红着脖子喘粗气,眼见桃树底下围的一大帮子人,都默契地安静下来等他。

    刚要说的话,一时间又给咽了下去,纠结得咬牙。

    头上传来自己心心念念的宋姑娘银铃般声响。

    “我爹快把我嫁人了。”

    “啊?”魏阿巳心头一揪,左右看了看村民,死死握紧拳头,嘴上支支吾吾道:“那……那……那……”

    宋温吞噗嗤一声笑出来,歪着脑袋把玩青丝,绯红丫子摇啊摇。

    “呆子!京城那位跑到我爹那提亲去了。”

    “八台大金轿子抬着,估摸着都是些奇珍异宝,名材玉器。”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依着我爹那性子,是必不可能让我嫁给你了。”

    小姑娘说得真切,一字一句道。

    “不若你现在便娶了我吧!”

    春风飞过,带得万千桃叶作舞。

    映衬得绿树中央的红脸小姑娘,格外光彩耀人。

    魏阿巳怔怔出神。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才肯道:“宋姑娘,我……我也是喜欢的!”

    “我一定会去找宋老爷提亲的!”

    “真的?”宋温吞喜上眉梢,两只扑腾的丫子也不摇晃了。

    小姑娘眼里闪着泪花,竟一时有些紧张地盯着他,“阿巳哥,再说遍吧,再说遍与我听。”

    魏阿巳也不怕了,撑起一边更比一边红的脸,粗着脖子,朝天喊道。

    “我,魏阿巳”

    “喜欢宋温吞姑娘!”

    “今生今世!”

    “定要取她为妻啊啊啊!”

    宋温吞灿烂地笑了,也跟着他啊啊啊的乱叫。

    ......

    朱娄娘远远地望一眼,面无表情地在案板剁肉。

    一下,两下,三下,丢了刀,骂句臭小子,便转身进屋去了。

    ……

    老汉看得很是欣慰哇。

    小阿巳长大了。

    裴

    (本章未完,请翻页)

    颜?

    屁,娃娃要早恋老汉打不死他!

    ......

    林姑娘轻抚过小腹前,却是一带而过。

    心中所思所想更是热切。

    她从未如此迫切地希望他能降临。

    娃啊,娃。

    娘亲是多么想,亲口与你诉说这对青年男女的故事。

    你爹娘我们的故事。

    ......

    这场突如奇来的闹剧,随着宋老爷子的一声怒吼,硬生打断。

    宋温吞不哭不闹,乖巧离开。

    小姑娘只是不停地回头,回头,回头。

    直到实在见不着了,才作罢。

    魏阿巳笔直地站着,顶天立地。

    此刻他无惧于频频射来的目光,痴痴送着佳人远去。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是,自打他说出那句话起——

    判若两人……

    魏阿巳走了,人群大部分也就散了。

    当然,除了李大娘和徐大妈她们。

    徐大妈皱着眉头,挖苦道:“这女娃娃,好不要脸。”

    “都说宋老爷子的媳妇,便是淫窑子里买来的。”

    “没想到,生出个女儿也一个样。”

    梅婶却是不敢说宋家坏话,她是晓得这里有人会到宋家嚼舌根的,却不告诉徐大妈。

    徐大妈的儿子最近赚了一大笔钱,整个人飘得不行。

    梅婶不动声色磕着瓜子,朝李大娘撇嘴道,“诶,诶!就那就那。”

    “看吧!长着就是副狐狸精的料!”

    其余人附和着点头。

    李大娘望过去,与那双清明眸子对了个正着。

    好个漂亮女娃,比得那宋家千金更甚,尤其是那隐隐散发的女人味,温婉体贴,与她们的乡土痞气格格不入。

    林姑娘报以友善一笑,却是让老太太模样的李大娘心里千般不是滋味,低下头冲着几位姐妹心虚道。

    “就是个买来的拣货,挨家挨户都提醒好了。”

    “别教自家汉子吃狐狸屁!”

    ......

    林姑娘慢慢走向遮天绿树下,长条状桃叶片子松软飘流,好似系满枝头的祈福信段。

    正值午后申时,光影零碎破散树下。

    它早已淋漓尽太多风霜雨雪,见证过无数人的美好祈愿。

    她伸手缓慢触摸,桃树凹凸不平的树桩,自言自语。

    一直跟在身后的张麻子摇晃头脑,他只能看见林姑娘动嘴,却听不见。

    却见那素衣黑发的林姑娘闭上双眼。

    发丝、袖裙死死沉着,不起半分波澜。

    浑身淌着一层若有若无的光辉,似是水雾蒙着,显得不似凡俗。

    张麻子一旁看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女子突然眯眼苦笑起来,“天地玄宗道三千。”

    “却是不如一个才十几岁的树灵。”

    说着便睁开漫布金光的眸子,竟是透露出一副决绝之色。

    俯身跪拜下去,紧接一个重重响头,血色丝丝沁入地面。

    桃树无声细说。

    张麻子吓一跳,赶忙上前,“李姑娘你这是干什么,莫要中邪!”

    李姑娘虚弱站起身,好似全身没了气力软瘫下去,定要有人搀扶才能勉强站起。

    女子两侧脸颊,隐隐消沉下去,显得诡异虚弱。

    可惜呐,可叹!

    如此一代天骄女子,今落凡尘!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