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流离路 > 第一章 : 魏小子
    天边云压的很低,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似的。

    张麻子叼着个旱烟,身子佝偻地倚坐在村口,微眯起眼。心中不由得细想,搁这要是再年轻个十几二十岁的,必是要去凑个热闹的。

    “村长!哎呦,这不带个凳子坐坐,闷凉!”来的人背着捆柴,声音爽朗干净。

    阳光大的刺眼,勉勉强强勾勒了个影子。

    张麻子斜撇过去,一口黄牙夹着烟,“魏家小儿,埋汰你张爷爷不是,这大个太阳,你这是讨我身子骨弱不是。”说着就用手在身边招了招,握住杆拐杖,装模作样地往地上硬敲,正正道:“讨打!”

    青年提了提柴捆,赔笑道:“别啊,张爷爷,我哪敢。”

    “你不敢?”张麻子哼了哼,“燕三村的宋姑娘昨儿个可是讨我这要说发来了。你这我可是打小就招呼着你,到这么大个。”他比了比身前俊朗少年的大高个,“屙屎拉尿的的屁娃娃,杀个猪都怕,谁想你有胆儿,这瞧!还不小哩。”

    青年羞得急忙双手招呼,示意张爷爷别再讨趣自个。

    张麻子笑了笑,自顾自道:“诶,你给你张爷爷说说,哪学来的这么个厉害把戏,讨得那宋姑娘开心?”

    “张爷爷,别说了好不好,我管我娘卖您的猪肉上,每次都添个小半两,成不?”青年咬牙。

    “嘿嘿,人家姑娘可是说的非你不嫁,非你不娶哩,可惜了那闷大个姑娘,怕那脑子里不都是个月亮弯弯里的勾勾当当,美的很!”

    张麻子砸了咂嘴,嘴头的烟落在干瘪的胸膛上,扒着眼皮费力下瞅。

    “不理你了。”青年别过脸,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这村头离地三里。这么个跑回去,怕不是得要累个半死。

    张麻子哈哈大笑,脸上的皱纹揉成一坨,泛滥得像朵野菊。

    这大个人,最后跑的像个姑娘家!

    见人要走远,张麻子也不忘大声招呼:“人我给你留下了!”

    青年都跑了老远,听了这话,心头又乱了大半,步子也就慢了。

    张麻子吼道:“可得看住了!”

    吼完就后悔了,梗着脖子,硬生生地咳了两下,握着拐杖的身子不住颤抖。

    “要的!”

    隐隐听到那小儿的声音,张麻子一口气没稳住,边咳边笑。

    再看去,人影都没了。

    “咳,呵呵,我这倒是难得。”张麻子松了松手,那通体黝黑的木头棒子闷声落地,又慵懒的躺了过去。

    抿着干裂的嘴唇,重新叼起旱烟。

    “真要命。”

    老汉孩子气地朝着滚滚烈阳吐出口浊气,想象着滚滚浓烟遮天蔽日,眼神也随之迷离。

    咳咳……咳……咳……

    ……

    张麻子是被冻醒的,冷风吹得手脚僵硬。

    月光一时有一时无,有也是惨白的那种,照在地上渗得慌,还不如没有。

    虫鸟兽的声响时不时从林子里传来,给寂静的夜岭徒增一丝阴冷。

    好不容易给整活了筋骨,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却是见不远处飘来个素衣长发的女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吓得惊坐在地上,身子瘫软,再不能起半分。

    黑幕遮月,隐现山峰天际那边。

    白衣女子,婷婷玉落凡尘眼前。

    清风低走夜岭,掠动草地低沉一片,翻涌似云海。

    带过女子脚边裙摆,凄凄向前。

    吹凉老汉后背佝偻,心头异样顿起,十指发寒。

    僵朽的大脑顿时停滞思考,惨无血色的干唇断断续续吐息,空白思绪间仅限一词——女鬼!

    张麻子双手慌乱拍打地面,寻了那拐杖,想抓着手却使不上力,闷啷啷摔在地上,惊得他寒毛炸起,一咬牙使出浑身气力,探出身给那“黝黑木棒子”一把揪了过来,立在手里。

    那“女鬼”停在了不远处,却不上前。

    张麻子心头大赦,想那频频来村上驱鬼招神的泼皮无赖亦或是正经道士,手上往往都会提着个桃木剑,一本正经地念诀做势,到底是有些说法的。

    这拐杖乃是村里头年岁最大的一株“蟠桃树”上跌落的硬桔梗制的,老大一整块给分开便是磨坏了十一板斧头,如此法力定是不凡,足以震慑恶鬼邪灵。

    仗了仗胆,深吸口凉气,张麻子用沙哑的声音喝到:“这个......来者是人是鬼啊!”

    本来想用平日里偷听来的那些个“装神弄鬼”的话,当时便是想着遇着事了多少得有个招,现却是想不起半分,当下懊悔不已。

    “天星法师,嗯......玄冥镇彩,五光心神,不对,五光星辰,嗯......啊......啊......”

    “呵,老人家。”

    一声空灵言语,却是细风一股,散了那遮月的黑云,光辉飘飘洒洒零落下来,映出眼前出尘女子的姣好容貌。

    张麻子愣了愣神,手头拐杖塌拉下来,痴痴道:“姑娘莫不是头上那月宫传下来的仙女姐姐?”

    好生漂亮!

    不过这句夸赞话却不敢直接说出声,不然倒显得他个年过七旬的老大人过于轻浮,给人家姑娘第一次见面就拉下个“为老不尊”的话头。

    那女子一听,轻皱灵眉道:“老人家,刚刚念的可是五彩道教的《玄冥镇魔经》?”

    “天心法师,玄冥镇彩,五光星辰,鸿蒙四海......”

    想了想,疑惑地盯着老汉一瞧,终是展颜笑道:“老人家,可是错把小女子当个孤魂野鬼了?”

    目似桃花,光流转,赛比皓月,容失色。

    张麻子老脸一红,也不知道这老小子都一把年纪了,还脸红个什么劲。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呵呵,老人家可知这句话所谓何意?”

    “呐?甚,甚意思?”

    “这些话大都是那些书贩用来推销数书目的。好比那些个辑匪缴盗的县官,歌颂琉国皇帝无量功德一样。总要有些噱头,才说的过去不是?”

    张麻子先是一愣,然后咬牙道:“好哇,看来那个江湖骗子,连书都没看过呢,只听个响。”

    老汉都气乐了,本来他就不太信那个鼠眉尖嘴的家伙,就是那村里的一些风声正旺,传的神乎其技。

    “要十两纹银呢,十两!”他拉跨着一张老脸,嘀咕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当时就奇怪呢,就配了根破柳条,还他娘隔夜给蔫了!”

    那女子心思细腻,关心道:“老人家,要紧事吗?说出来小女子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害,能有啥大事的,求个平安罢了。”

    见老汉眼神落魄,便不再提,转而问道:“老人家,这附近可有歇脚。”

    “小女子一路颠簸,早已疲惫不堪,想着找个人家休息一夜。您大可以放心,钱财之类是一分都不会少的。”

    “有的,有的,怎么没有?”张麻子缓过神来,连忙回应。

    见自己还一个劲瘫坐在地上。撑着拐杖起身,掐着一口气,面红耳赤。

    那女子见状,却是隔着几米远,玲珑一踏,便是到了近前,微微躬身将其扶起。

    张麻子也不觉着奇怪,只是觉得这大姑娘手有些怪清凉的,隔着层衣布都有感觉。却不冷,反而自个儿眉目清明了些 ,面色也缓和下来,柱着拐杖道:“老了啊,多让姑娘见笑了。”

    “慢点,怕是别坏了身子。”女子含笑,动作轻盈。

    “没事,给凉风吹僵的。”

    张麻子回头道:“姑娘可是要找住处?你正常要是来我们这,村里头人都热心肠,多少是能找着的。”

    “况且那些贩商走卒留下过夜的也不少,一些客栈大都保留着。”

    话一顿,接着道:“就是这大半夜......多半是难了。”

    张麻子话里有话,这姑娘一看就来路不小,现如今时局太乱,平常无人问津的村子,陆续都有行人路过歇脚,风言风语也传了不少,各种妖魔鬼怪都冒了出来,光听名字就听得头疼,多得数不过来。

    老汉惶恐的紧。

    谁知道这个人畜无害的美貌仙子,会是个啥。那些说书的不是老讲么,甚么蛇蝎美女,狐媚妖精的,都是靠美貌勾搭男人,吸食精魄的。

    再说了,这大晚上的,从林子里冒出个大闺女,多少让人有些惶恐也正常。

    这可不是什么好笑的事,命没了就啥也没了。

    所以,老汉都一把年纪了,家里也就留下个小的,还不是亲的。那小子吃喝都不用老汉伺候,也算寿终正寝了。

    来吧,没想到年轻时没能完成的梦想,老来还能英勇就义,提枪上阵。

    那总不能让人家空着手来,空着走吧。张麻子想。

    他心虚的看了那姑娘一眼,却是与那女子明亮眸子对了个正着。

    张麻子一张老脸拧成坨,露出口黄牙,不免尴尬一笑。

    “老人家,你想什么呢?”女子吐气若兰,语气有些让老汉拿不准。

    他总觉得心思像是被看透一般,缩着枯瘦脑袋讪讪道:“年纪大了,思想容易走神。”

    感觉不放心,又添了句,“乡下风气乱,多是些个胡思乱想,姑娘多担待则个。”

    果然,那股子异样不见了。

    老汉心有余悸,偷偷将手心汗抹在拐杖上,感觉木疙瘩硌手心里才踏实,嘴里还小声埋怨道。

    “不顶用啊,不顶用。怎么不顶用呢。”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