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杀唐 > 第一章 秘镖
    蜀地风光,醉柳眠香。

    正是初春好时节,乍暖还寒时候,剑南道益州府卉门大街已是一派百花缭乱、姹紫嫣红的景象,便在这万花丛中,一座雕梁画栋的宅邸坐南望北,层台累榭拔地而起,丹楹刻桷,气象恢宏。

    这里便是天下享誉的全唐第一镖局“五都镖盟”的益州分号。大唐自太宗贞观以来,虽有武后立周之乱,但国势不显衰颓反倒气运亨通,天下富庶,而今大唐除却上都长安与东都洛阳之外,又另有西都凤翔、南都益州以及北都太原三大都城,故而当朝皇帝李隆基将其统作五都,以示大唐国强民富,受万邦来朝之仪。而这五都镖盟便是这五大都城无数镖局相互缔约结盟而来,可谓盛极一时。

    正宅门前金匾底下,又守着十来个面如黑铁的精壮汉子,各自背着一柄七环刀,看上去孔武有力,十分骇人。

    熏风过处,莺飞草长。

    镖局门前风尘仆仆打马赶来一位女子,这女子一袭红白袍子,头上绾着望仙髻,英姿飒爽,正擒着一枝竹条,直冲冲向镖局走来。

    女子径直走到一个守门的壮汉身前,问道:“我问你,这里可是五都镖盟益州分号?”女子行事乖张,言下颇为无礼。

    “正是正是……姑娘可是来托镖的?”

    那五都镖盟的守门汉子原本岂是这般易与之人,只是见了这女子貌若天仙,竟连话也说不利索。

    “我来镖局不托镖难道是来打架的么?”

    “是是是!那在下先领姑娘去前厅候着?”

    “不必了,你且将金大川给我寻来罢,我有事儿与他交代!”

    女子语气不善,换作他人恐怕早已被那汉子轰打出去。

    “姑娘,这恐怕不妥,金舵主寻常是不见客的。”汉子为难道。

    女子瞪他一眼,怫然不悦,怒道:“你尽管去通禀便是,讲这许多做甚?”

    “这……好吧!姑娘你且先在前厅稍候,待我去通禀一声,只不过金舵主见不见你,我也不敢保证。”那汉子实在不好发作,只得往后堂去通报。

    女子在前厅候不多时,便遥遥听得后堂一阵喧闹。

    有一粗声汉子,操着北方口音,一边向前厅走来一边喊骂:“俺让你们守大门揽生意招呼贵客,可你们这些色鬼投胎的倒好,见着漂亮丫头便魂飞天外去了,真是丢人现眼!”

    女子听得暗暗发笑,却见厅前那守门汉子已领着一个肤色黝黑虎背熊腰的光头大汉走了进来。这条汉子却是非同寻常,那满身筋肉只看上去便要比常人粗壮好几圈,此时立在厅门前竟将透进厅内的天光掩去了大半,单是他这一身外家横练功夫已是霸道无匹,若只是当个镖师走镖,大江南北确是难逢敌手,倒也不负五都镖盟的名头。

    那壮汉瞧见了上座这貌美女子,不由得晃神,可先前刚与底下人训过话,架不住面子,只好开口抢道:“姑娘芳名,如何称呼?”

    “你便是金大川?”女子不答话,却反问道。

    “正是金某!”金大川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那便好了。”女子直截了当地问道:“我这儿有单生意,你接是不接?”

    “你这姑娘,还未与金某言说你要托什么物事,又要押到哪里去,怎么就问接不接的?”金大川未曾想到这女子言语间竟这般莽撞,再看她生得青春貌美,心下便已料定是哪家未出阁的姑娘偷跑了出来玩耍,在这里使小姐性子。

    女子却道:“托什么物事你暂且不管,押到哪里我自会告知与你。”

    “哈哈哈,小丫头使性子也不该使在俺们这儿来,俺们五都镖盟开门做生意也不是差这一单两单的。你言行无状,如此无礼,想来这趟镖金某是接不成了,姑娘还是请便吧!”金大川也是性情之人,又在自己的地头,哪儿能受这干气,不愿再与女子纠缠,说完便欲转身离去。

    “哪里去!”

    女子却不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娇喝一声,将一直把玩在手里的竹枝打了出去,那竹枝登时便如开弓出弦的利箭激射而出,转瞬间稳稳钉在金大川身旁寸许的红柱之上,竹枝入柱劲道不减,最后竟穿柱而过。

    金大川只觉臂上生寒,心头一时惊骇无比,他虽有这一身横练硬功,但以方才那竹枝上的劲力来看,若女子手头准星稍有差池射在他的身上,恐怕他此刻也已是一具冰冷的死尸了。他骇然之余,又暗自思忖:“若以钢钉为器,想要击穿梁柱倒也非难事,可这女子使的却是寻常竹枝,此等手笔,若非数十年精修的内功是绝无可能拿得出手的,这女子瞧上去最多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怎地有此修为?”

    “我再问你一遍,这趟镖你接是不接?”女子已从座上起身,冷然傲立,盛气凌人,浑然一副无可置疑的语气。

    金大川亦非惧事之人,虽然被女子一手功夫惊到,可仍旧巍然不惧,只是安定回道:“凭姑娘这一手功夫,俺金大川如何也该卖您个面子,只是俺们五都镖盟有些规矩,不是所有的镖都能接的,只是不知姑娘要保什么镖?”

    女子轻笑一声,说道:“你这人到此时还要与我谈规矩?”

    金大川抱拳道:“规矩便是规矩,不能在金某这里破了例。”

    “也罢。”女子一摆手,又道:“我这单镖清爽得很,只是说来与官家倒有些牵扯,不过这倒不用你操心,就算是再大的官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劫你的镖吧。”

    金大川也不知该不该信这女子,只听她言语豪横,更不似看上去那般少女年纪。

    女子又道:“既然你已说了你的规矩,那我便要说说我的要求了。”

    金大川心头憋屈,可毕竟这女子露了一手了得本事,未免多生事端,坏了镖局名声,金大川只好强忍回道:“姑娘请说。”

    女子满意地笑了笑,说道:“我所托之物,干系重大,想来你五都镖盟规矩森严,自是不会随意翻看。再来,便是要你金大川亲自押镖,日夜兼程,半月之内赶往淮南扬州府,亲手交于大明寺鉴真和尚手里,半日也不可耽搁。”

    “哈哈哈……”金大川气极反笑,说道:“姑娘莫要与俺说笑了,从益州府至扬州千里迢迢,莫说俺们押镖的一路上要赶车赶马,还要提防贼人惦记,就算是俺独自一人,日夜兼程打马不歇,半月间到得扬州也是件困难事。”

    “我这件物事小巧轻便,不要你们多少镖师趟子手,也不要车队马队,只要你金大川一人足矣。你只需逢驿换马,中间不做耽搁,半月时间足可抵达扬州。”女子说着又掏出一只金线锦袋扔到金大川手里,接道:“这里头少说也有黄金五百两,虽对你五都镖盟来说如同九牛一毛,但本姑娘做事向来公允,也绝不会让你白白跑这一趟。”

    金大川接过沉甸甸的锦袋,心头又是一惊,他也未曾想到这女子出手竟如此阔绰,动辄便是五百两黄金,他身为五都镖盟的镖头佣金值百抽一,一年的抽成也不过如此。

    金大川心中已拿定主意要接下这趟镖,不过他长年走镖心思缜密,略一思量之下又道:“俺还有一事相问,烦请姑娘告知。”

    女子此刻已回到座上,气定神闲,回问道:“何事?”

    金大川道:“姑娘将此物托往扬州大明寺,可是为了半月后大明寺主持鉴真大师的东渡大会?”

    女子浅浅一笑道:“你也知道此事?”

    金大川回道:“那是自然,鉴真大师乃当今武林泰山北斗,他此番东渡倭国传扬大唐国威,武林同道自然是要为他保驾护航的,若不是俺要照看镖局,俺此时已然身在扬州城了。”

    “如此说来我还算是帮了你一把,顺水推舟而已喽。”女子颦笑之间撩人心弦,说着又取出来一方木匣置于桌上,与金大川道:“那你可要好好替我跑这一趟,这便是我所托之物了。”

    金大川走上去拿起木匣,不想手头一沉,这木匣不过十寸见方,却竟有数十斤重,金大川望一眼女子,虽然心头疑窦丛生,可还是问道:“即日启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女子点头:“即日启程。”

    女子与金大川商量定当,便留下那五百两黄金潇洒离去。

    金大川则照女子的要求,当日便将镖局一应事务交代妥当,收拾行装独自一人套马上路,出了益州城赶上官道便加急打马,日夜兼程,过山南道,经襄州府,入淮南道便直奔扬州,果真只用了十三日半的时间便赶到了扬州城下。

    扬州城外十里草店,官道在此处分岔,草店檐上挂着一张被风尘洗得破旧不堪的酒旗,迎来送往,招呼南北过客。

    金大川走镖二十余年,往扬州的生意也接过不少,对这草店甚为熟悉,走江湖的入扬州城前大多都要在这儿歇歇脚。

    金大川入店后拣了一副座位坐下,然后环顾一眼,这草店不大,歇脚客却是满满当当。照金大川往年的经验来看,这店里应该多少能见到些走南闯北的熟面孔才是,更何况再过两天便是鉴真和尚东渡大会之期,前来观摩的人必然不少。

    “客官,吃什么茶?”茶博士前来招呼道。

    金大川道:“泡一壶清茶,配两张葱饼,再给俺那马儿喂些上好的草料。”

    茶博士点了一壶泡茶放在金大川面前,金大川将他叫住问道:“小兄弟,这里热闹有多少天了?”

    茶博士回道:“有些日子哩,半月多了吧。”

    金大川心道一声果然,又四下瞟了一眼,只见店里店外人头攒动,出去一批又进来一批真是好不热闹。此时正好又进来了一高一矮两个少年人,金大川打眼瞧了瞧,这两个少年形象俊美,着一身素白锦衣,举止间不自觉透着雅正贵气,想来定是出身贵族门庭。

    二人进店坐下,言谈亲昵,金大川又听得矮的那个少年声音娇嫩阴柔,似是扮的男妆,好奇心下不由得又多瞧了几眼。

    高个少年显是更成熟许多,进店后便主动向茶博士招呼道:“小哥,给我们切半斤熟牛肉,配一壶酒,一壶花茶。”

    不等茶博士走开,那扮作男妆的女儿却将他叫住,喝道:“谁要吃茶,不要茶,爷们儿要吃酒,来两壶酒!”

    茶博士似也察觉些异样,愣了愣才回道:“好嘞,两位客官稍等!”

    待茶博士走远,高个少年便极为无奈地敲了敲伙伴的脑壳,轻道:“出来时你与我是怎么说的,真不叫人省心,你一个女儿家能喝得了酒么?”

    那扮男妆的少女被教训后却朝少年做一副鬼脸,蛮横道:“喝得,就是喝得!”

    少年心一横,捧着那少女的脑袋,将她转过来瞧着自己,呵斥道:“李虫娘,你再似这般任性,下回我便不带你出来了!”

    这少女竟被称作李虫娘,金大川在一旁听了暗自好笑,心想谁家当爹的竟这般草率,将自己女儿唤作虫娘。

    李虫娘被少年呵责却毫无在意,竟还嗔哼一声,撇过头去对那少年不理不睬。

    少年实在拿她无奈何,自己与自己怄气,低声咕哝道:“好后悔将你这拖油瓶儿带了出来。”

    “郭晞!”少年埋怨却叫李虫娘听着了,她忽地变了脸色,恼道:“好你个郭晞大臭虫!现在连你也要欺负我了么?好!我知道了,你们都不喜欢我,那我不跟着你便是了!”

    她这恼声中更带着泣声,娇滴滴,惨兮兮,叫人听来既心疼又可怜。不等话音落地她便从草店中冲了出去,那少年又气又急,从怀中掏出酒食钱按在桌上便赶忙追了出去。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离去,金大川这才回转过头来笑了笑。他既吃饱了茶食,又看足了好戏,真正是心满意足,再套马上路时心头还猜想着那两个少男少女是哪家偷跑私奔出来的小儿女。

    日暮黄昏。

    夕阳沉落。

    一条官道赶风尘。

    雄雄扬州城门下,金大川终于打马而过,这城头上的卫兵也正吹鸣城禁号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