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27章 一招
    徐夜可以轻松自如地掌控一个生命之花。

    暗术法带来的影响让他聚“气”的速度放慢了不少。

    但这没能阻止徐夜释放白术法。

    徐夜将第一团白光,加持在自己的身上。

    沐浴其中,神清气爽。

    暗术法带来的负面影响,减轻了不少。

    张之用叹息一声,无奈低声道:“可惜,只有初醒的能力。”

    初醒也就是初次觉醒。

    是能力者中比较菜鸟的一批人,对气的感知和战斗技巧的掌握,都处于最初的阶段。这样的白术师,连傲因的牙缝都不够塞,又怎么能拯救全队伍?

    鬼车的虚影在东南和东北方向来回穿梭,如同鬼魅一样。

    “赵南沽!出来!”

    那一片的房屋,几乎都被鬼车掀飞。

    奈何赵南沽实在狡猾。

    鬼车就差现出原形了,始终没能找到赵南沽。

    武者们原地运气御敌,可他们都知道,这么继续下去,无非就是慢性死亡罢了。

    暗术法的侵蚀,很快就会要了他们的命。

    嗖,嗖嗖……数道暗影箭,从不同的方向掠来,进攻鬼车。

    鬼车不得不闪避。

    “小心!”张之用喊了一声。

    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鬼车了,只希望鬼车能快些找到赵南沽。

    哪里还管它是人是妖。

    “哎,早知道我刚才就不该留下,拼命逃出去,求助天元殿还有希望。”

    老刘抬头看了看越发眼中的暗术法,像是淡淡的黑雾似的,将整个南风小镇笼罩。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将会被腐蚀殆尽,进而死亡。

    “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传闻天元殿新主上位,要收拾烂摊子,只怕也没工夫救我们这些无名小卒。”

    这话说的也不假。

    天元殿何其高高在上,哪里会跑到这偏僻小地方救人?

    张之用等人,越发悲观,看着对面苦苦支撑的徐夜,便道:“别抗拒了,这样只会让自己更难受。”

    徐夜:?

    “白术法的确克制暗术法,但起码实力不能差距太大。否则和送死无异。”

    徐夜转过头,看向张之用等人,没有说话。

    鬼车凌空来回飞跃。

    砰!

    一支墨色利箭命中鬼车的左肩,将其击落。

    众人大惊。

    徐夜也是有些惊讶,大妖鬼车,竟被受了伤的赵南沽偷袭成功?

    鬼车单掌一震,硬生生将那暗影箭震了出去。

    “我没事!”鬼车再次掠了起来,立刻回到徐夜的身边。

    鬼车警惕地看着四周。

    好卑鄙的暗术师,还是殿主身边安全!

    徐夜见鬼车回来,也放心了不少,还好有大妖保护。

    “你们都跑不了!”

    呼!

    傲因坐立起身。

    像是突然间恢复了力量似的,朝着重伤它的鬼车奔去。

    鬼车怒吼一声,冲了过去,两妖再次扭打了起来。鬼车的武力凌驾傲因之上。

    终于,西边角落传来阴冷的声音:“你们都该死。”

    嗖!

    一支暗影利刃,划破长空,方向居然不是鬼车,而是附近的武者,砰的一声,命中张之用的肩膀!

    张之用吃痛,向后滑行了十多米,脸色难看至极。

    “师兄!”武者们想起身营救。

    又是一道道暗影术法,从远处飞掠而来。武者们本就难以抵抗,暗影箭打在了他们的身上。几个呼吸的功夫,全部倒下。

    “赵南沽……我百里门绝不会放过你!”张之用恨声道。

    “死到临头,还要嘴硬?”

    在那条街道的尽头,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太婆,徐徐出现。她弯着腰,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前进。

    徐夜看了过去,眼中疑惑不解,这就是那个偷袭重离的术师赵南沽?

    只瞧见赵南沽在远处挥动手中拐杖,头顶上出现了一朵墨色的生命之花,黑气聚拢,化作一道粗壮的利刃,道:“老身,就喜欢猎杀你们这些妖魔!”

    声音渗人。

    随着话音落地,那道比之前粗壮数倍的暗影箭飞向鬼车。

    鬼车感知到危险来袭,傲因却在这时不要命地扑了过来,死死地抱住鬼车。

    鬼车见状,奋力转动身躯。

    砰!

    暗影箭穿过两妖的身躯。

    徐夜微微皱眉……暗术师的强大,超出了他的预料,而且赵南沽受了伤。

    赵南沽缓缓转身,目光落在了徐夜的身上,道:“居然还有一个白术师,呵呵呵……呵呵……”

    徐夜五指微张。

    生命之花的光纹图案出现在掌心里。

    赵南沽慢步靠近,说道:“初醒白术师,妄图与五蕴交手?我还没夺过这么白嫩的术师之气呢……就从你开始吧。”

    手中拐杖往地上一插。

    砰!

    脚下冒生命之花的墨色图案,黑色的触手似的术法,眨眼间朝着徐夜飞掠而去。

    “这小子完了!”张之用等人闭上了眼睛。

    就在那黑色触手将要把徐夜吞噬之时,徐夜掌心里的生命之花,忽然绽放强大的力量,白光冲天!

    轰!!!

    两道“气”的力量激烈碰撞,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华。

    “什么?!”赵南沽眼睛瞪大的一瞬,白光过于刺眼,将其致盲,接着便是白术法的力量,波涛汹涌般袭来……

    张之用等人觉得奇怪,睁开眼睛一看,眼前的一幕,震撼众人。

    那生命之花爆发的白光,在天空中编制如花,那是生命之花的图案,周围的“气”的力量,都被生命之花转化,生机澎湃,圣光如雨,覆盖南风小镇!

    张之用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施展白术法之人——徐夜。

    徐夜五指如山,岿然不动,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脚下生命之花的气息,蔓延开来,所到之处,暗术法皆被驱离。

    “……”

    反观赵南沽,双目几乎凸了出来,被圣光重创,横飞了出去。

    一招,定胜负。

    圣光降下的大雨,落在武者们的身上,那些暗影箭,渐渐虚化,消散了。

    他们身上受的伤,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鬼车的伤痕也得到了治愈,敬畏地看了徐夜一眼,便转头怒吼道:“傲因,你该死!!”

    密密麻麻的拳头,尽数重创在傲因的胸膛之上,凭借肉体爆发的力量,硬生生将其击穿!傲因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绝望地看着淡然而立的徐夜……

    五脏六腑都被鬼车粉碎。

    几个呼吸过后,傲因轰然倒地。

    战斗,结束!

    南风镇的空气重回晴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