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26章 通吃
    术师赵南沽?

    徐夜面无表情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不为所动。

    武者们脸色铁青,不想与之为敌。

    “支援什么时候到?”武者头子焦急道。

    “早就发出信号了,看时间也应该到了啊。”另外一名武者回应道。

    轰!

    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身躯庞大的怪物,长短如人,著百结败衣,手虎爪,舌出盘地丈余。

    武者们不断后退。

    徐夜疑惑道:“不是赵南沽?”

    鬼车道:“赵南沽一定在某个角落里躲着,我能闻到她的气味。”

    哐。

    哐。

    那妖物迈步,朝着众人而来。

    走路的速度不快。

    空中弥漫着的暗术法,让武者们不敢乱跑。他们已经折损一部分人了。

    那武者也算是有点眼力劲,见徐夜和鬼车很是镇定,便向他们靠近了一些,说道:“这是妖物,傲因,专吃人脑。那些……都出自傲因之手。”

    “傲因……”徐夜念叨了下这个名字,不属于前世认知里的生物,问道,“何为妖?”

    鬼车回答道:“树汲取气,掌握了力量,为树妖;猪汲取气,力量变强,为猪妖。天生万物,妖的种类太多了。”

    陈述的时候,鬼车仿佛忘记了自己也是妖。

    徐夜好奇地问道:“那人呢?”

    人……妖?

    哐。

    哐。

    傲因又迈过了一条街道,越来越近。

    鬼车愣了一下,寻思着这不常识吗,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多数妖族梦想幻化成人,妖人,很少见。”

    徐夜点了下头,指了指傲因,说道:“你有把握拿下?”

    鬼车说道:“傲因不过是中妖,相当于人类三叠巅峰的实力。我有足够的信心拿下它。但是……我担心赵南沽在背后偷袭。”

    暗术师和刺客一样,只做自己擅长的事情,不会光明正大地站出来与他们决斗。

    这的确是个问题。

    但,来都来了,还能认怂打道回府不成?

    “尽力即可。”徐夜说道。

    “是。”

    就在鬼车准备动手的时候,远处掠来不少能力者。

    哐!

    傲因听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冷笑道:“弱小的人类。”

    武者们看到了支援到来,为首者大喜道:“终于来了!”

    鬼车看到人类能力者,反而退了回来。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赵南沽,不是傲因。

    徐夜会意点了下头。

    人群中掠出一青袍中年男子,身形如电,眨眼间来到了那傲因的身侧,双手一抬,一个金光闪闪的大金字塔砸了过去。

    轰!

    傲因的手臂一挥,与金字塔碰撞在一起。

    青袍中年男子,冷峻道:“大胆妖物,敢在南风镇祸害百姓。我百里门,饶你不得。”

    傲因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就凭你们?!”

    之前的武者忙道:“张兄,小心为上。有术师躲在暗处。”

    来者是百里门的修行者张之用,一听这话,皱眉道:“术师?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折损了两个弟兄。”

    张之用抬起头,怒视傲因,说道:“傲因,受死!”

    身后的武者纷纷扑了过去,迅速将傲因包围。

    傲因见状,双臂张开,怒吼一声,震得众人耳朵难受:“受死的是你们!”

    傲因动了!

    与那些武者缠斗在一起。

    傲因的个头大,身体坚若城墙,武者们的佩刀砍在它的身上,只是留下了刀痕,便被如数震得后退连连。

    张之用下令道:“初醒武者后退。双生以上的继续。老刘,快来帮忙!”

    “好咧!”

    两队人马蜂拥而上,与傲因激斗。

    张之用趁着傲因与众人激斗时,踏地飞掠,忽然来到傲因的背后,拳生金字塔,重重锤了下去。

    轰!

    “滚!”

    傲因吃痛,身子一扭,强行将张之用摔了出去。

    “上!别给它喘气的机会!”

    武者们的进攻节奏很流畅,前后左右,几乎不断。

    看得出来,他们有很丰富的屠妖经验。

    徐夜和鬼车就站在附近,一动不动。

    傲因变得急躁了起来。

    疯狂践踏地面,哐哐哐……地面颤动得厉害,令武者们难以稳住身形。

    “拿刀来!”张之用喊了一声。

    一把刀丢了过去,张之用双手接住,踏地飞掠,身轻如燕,来到了傲因的上方,沉声道:“这一刀,老子送你归西!”

    傲因抬头,看到一把闪着精光的刀刃上,缠绕着光纹图案。

    “啊——”

    傲因怒吼,轰!向上弹去。

    张之用跳劈落刀。

    砰!

    命中傲因的左手臂,咔嚓,整个手臂掉落在地,黑血如注。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傲因不退反进,右拳狠狠地砸在了张之用的胸口上,张之用如遭重击,横飞了出去。

    “师兄!”

    数名武者飞掠了过去,接住了张之用。

    傲因从天而降,轰的一声,稳住身形,众人后退。

    傲因冷眼道:“就算你是四合武者又能怎么样?”

    它的左肩竟蠕动了起来,似乎要长出新的肢体。

    看到这一幕,鬼车道:“暗术师在帮他。”

    武者们忌惮地后退。

    张之用落地后,吐出一口鲜血,恶狠狠地盯着傲因,果断下令道:“退后!”

    众人后退。

    他们都小瞧了傲因。

    在傲因的身上,有暗术法加持。这使得它更抗揍,自愈能力更强。

    眼看傲因的肢体即将重新长出来。

    就是这个时候,徐夜朝着鬼车使了一个眼色,道:“该你上场了。”

    “是!”

    嗖!

    鬼车以惊人的速度,从徐夜的身边消失,眨眼间来到了傲因的上方。

    人与人之间尚残杀不断,妖与妖之间亦是如此!

    鬼车凌空一滞,停留在傲因的上方。

    五指泛光,利刃般迅速划过傲因的脸颊。

    哧!!

    “可恶!!”

    傲因吃痛,嘶吼一声,飞快后退。

    众武者惊讶地看着忽然出现的鬼车,鬼车没有恢复本体,以人类的形态与傲因战斗。

    张之用惊讶道:“居然有高人在场?”

    旁边老刘看得奇怪,低声道:“小心为上,他的战斗方式有些诡异……”

    他们跟妖魔打交道的次数太多了,以至于鬼车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鬼车可不在乎这些,身形一闪,速度快如闪电,又出现在傲因上方,一拳砸了过去。

    砰!

    傲因不敌,顺地翻滚。

    左肩膀已经停止生长。

    实力差距太大了,中妖怎么可能是大妖的对手,而且这是还是天元殿镇压的大妖!

    鬼车厉声道:“赵南沽在哪?”

    张之用等人面面相觑。

    “赵南沽?离开赵氏的天才术师?”张之用感觉到了不妙,立刻打量四周的场景。

    刚才来的时候就觉得奇怪,周围的死尸,以及术法留下的痕迹,都让他有些担忧,道:“老刘,你怎么不告诉我有术师?!”

    “我怎么告诉你?我也是刚知道没多久啊!”

    “……”

    众武者始觉坠入了术师的陷阱。

    众武者反而将希望放在了鬼车的身上。

    鬼车落在了傲因的旁边,一脚狠狠地踩住它的左肩。

    傲因大声惨叫,试图挣扎,鬼车的力量远大于傲因,使得它动弹不得。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赵南沽在哪?”

    咯吱,咯吱,咯吱……

    旁边坍塌的房屋,发出声音。

    鬼车虚影一闪,轰,轰轰……将那房屋掀开,碎渣乱飞。

    “没有?”

    他没有找到赵南沽的影子。

    暗术师阴险狡诈,他不得不防。

    嗖——

    东南角飞来一道黑色的利刃。

    鬼车凌空翻转,躲开了那道利刃,道:“暗影箭?”

    这是暗术师的进攻手段之一。

    徐夜顺着暗影箭飞来的方向看去,并没有看到赵南沽的身影。

    嗖!

    东北角,也飞来一道墨色利刃!

    鬼车再次躲开,调转方向。

    “嗯?”

    不同的方向?怎么回事?

    傲因忍着伤势道:“你们谁也别想逃,暗术法的滋味不好受吧?”

    武者们只觉得浑身犹如千万只蚂蚁似的啃噬。

    纷纷倒了下去。

    “术法!”张之用脸色难看道,“坐下,将术法逼出来!”

    武者们悉数坐下,调气行功,抵抗暗术法。

    “什么时候中的术法?”

    “好阴险的手段。”

    鬼车只是觉得有点痒,感觉到不对劲,便看向徐夜。

    同样,徐夜亦是觉得身体内出现了蚂蚁似的,顺着经络到处爬行。

    “殿主?”鬼车闪身回到徐夜身边,低声问道。

    “我没事。”徐夜忍住经络躁动,冷静异常,左右观察,“我命令你,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赵南沽。”

    “遵命!”

    鬼车化作虚影,飞了出去。

    徐夜也没闲着,太玄周天图具备演化万物之能,通吃所有职业,最能克制暗术法的便是白术法。

    气走丹田,顺经络游于全身,掌心纹路慢慢出现。

    绽放出一朵生命之花。

    “白术师?”张之用远远地看到了那光纹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