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25章 术师赵南沽
    鬼车见徐夜不收妖丹,又十分感激地将其吞了回去。

    没有妖丹,实力自然折损不少。

    这段时间,鬼车的能力也恢复了不少,有信心找到赵南沽。

    天元殿还镇压着一些更加古老的重犯和大妖,徐夜并没有打算利用他们,一来是万一失控后果不堪设想,二来眼下的困局还不到那个地步。

    禁制的恢复,以及和女魔尊的联姻,让天元殿暂时不会有太大危险。

    鬼车起身道:“这段时间,我在天元殿北部游走,查到了赵南沽的线索……请殿主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她。”

    “等等。”

    徐夜本想让大妖鬼车独自去,一想到自己还没出去过,对天元周边的环境也不太了解,于是道,“我亲自去看看。”

    鬼车灵机一动,道:“属下愿载殿主,做牛做马!”

    徐夜好奇地道:“你驮着我?”

    驮?

    鬼车挠挠头,用“载”是不是更好点儿。

    “殿主,请。”

    鬼车双手一合,身上冒起黑色雾气。

    进入中宫,化作九头鸟。

    徐夜会意,以气垫足,果真身轻如燕,轻灵跃上了鬼车的背部。

    鬼车振翅而起,朝着中宫之上掠去。

    藏书阁前。

    陶文庆抱着一堆书,抬头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微微皱眉,道:“大妖鬼车?”

    再看鬼车后背之上的人,立马揉了揉眼睛。

    “好家伙,我就知道你在隐藏实力……”陶文庆丢掉手中书,回想起那天的气刃测试,疑惑自语,“他是这么做到的?”

    ……

    鬼车腾云驾雾,飞到高空中。

    强风吹得徐夜睁不开眼。

    徐夜微微运气,以气环绕,挡住了大量的强风,俯瞰天元和大地。不得不说天元占地之广,超出想象,四面八方雄伟的建筑,环绕天元中宫构建……

    随着天元的衰落,地表上的多数建筑,变得老化而萧条,外围几乎没有人居住了。

    半个时辰后。

    鬼车出现在,百里开外的一片丛林外。

    “殿主,就是这里了。”鬼车说道。

    “嗯。”

    徐夜跃了下去,鬼车化成人形,掠向旁边的山坡。

    地面上残留着暗术师留下的生命之花纹路。

    “这就是赵南沽留下的术法痕迹。”鬼车的鼻子微微动了动,闭上眼睛,“嗯,就是这个味儿,像粪池刚爬出来的馊味。”

    “……”

    徐夜问道,“她会去哪儿?”

    “这里有血迹。”

    鬼车又是一跃,指了指旁边的地面上,早已风干变黑的血渍,“说明她已经受了伤。术师受了伤,一般走不太远,需要大量的时间调养。”

    “再往北就是北域的地界,那边有一个小镇。我怀疑,她应该会躲在那里。”

    徐夜看向北方。

    负手而立,问道:“你有把握拿下她?”

    鬼车拍了胸脯说道:“如果是她全盛时期,我没把握,但她遭到重创,拿下她,问题不大。”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这不还有殿主您吗?

    徐夜点了下头说道:“这次出行,要低调行事,不可随意暴露身份。”

    “是。”

    毕竟现在的天元殿不是当年的天元殿了。

    鬼车再次化鸟,载着徐夜,朝着北域的南风小镇。

    ……

    南风小镇。

    镇口格外的死寂,和安静。

    鬼车落地以后,迅速化为人形,低声道:“情况不太对。”

    徐夜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小镇上居然空无一人,颇为的冷清。

    “赵南沽为了恢复实力,应该是把这里的人全杀了。”鬼车闭上眼睛,从空气中闻到了杀戮,风中残留着血腥味。

    徐夜微微皱眉。

    鬼车也时常作恶,对此并没有感觉不妥,反而说道:“她很狡猾,也很聪明。这样也好,杀光了这里的人,我们抓她也方便。”

    徐夜只是摇了下头。

    鬼车捕捉到了这一幕,连忙低声道:“鬼车失言,鬼车定遵守天元的规矩。”

    天元有自己的规矩,虽不滥杀,但也不意味着忍气吞声。

    徐夜顺着街道,掠过破败的建筑。

    鬼车恭恭敬敬跟在一旁。

    二人穿过两条街道的时候,才看到有尸体横七竖八倒在地上,苍蝇嗡嗡乱飞。尸体早就面目全非,腐臭冲天。五官像是涂了墨汁一样黑得吓人。

    “果然是暗术法。”鬼车说道。

    徐夜的胃部躁动了一下,很快适应了场景,说道:“暗术法比我想的要邪恶。”

    就在这时,街道的街头,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大约有十多名手持佩刀的武者,一路疯狂奔跑,他们的脸色有些难看。

    为首的武者道:“还不赶紧跑!?”

    “跑?”徐夜疑惑。

    我特么来抓人的,我跑作甚?

    那些武者倒也尽职尽责,来到跟前,打量了下,便道:“我们是专门来平妖定乱的,你们别害怕。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徐夜摇头道:“路过。”

    “赶紧逃命吧……这些不是你们能待的地方。”为首武者说道。

    “什么妖在这里作乱?”徐夜问道。

    “不清楚。”

    “官府不问?”徐夜好奇道。

    “他们问什么,整个小镇的人都被术法禁锢了。要不是附近的修行者察觉到不对劲,根本没人知道。”那武者又觉得胸口疼痛。

    显然刚跟那所谓的“妖”斗过法。

    “你们伤得不轻。”徐夜说道。

    “那妖魔实力不低,我们不是对手。现在只有请高手出山。不说了,你们跟我们一起走。”那武者一声令下,身后十多名武者紧随其后。

    徐夜又问道:“你们去哪?”

    “天元殿。”那武者道,“这里距离天元殿大约二百里,只有天元殿的人,才能镇得住这妖魔。”

    “……”

    徐夜没有跟上去,反而再次问道,“天元殿早就大不如前了,你们还去?”

    武者停下脚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元殿再怎么不济……也不是我们随便小觑的。”

    “哈哈哈……哈哈哈……”

    南风小镇的中心传来诡异而沙哑的笑声。

    武者们吓一跳,迅速结阵,训练有素地摆成一排。

    那声音似笑非笑,时而苍老时而有力,断断续续,渗人不已:

    “天元殿?你们居然想到天元殿……呵呵,呵呵……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指望他们来救你……呵呵呵……你们既然来了,那就都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