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24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陶文庆有些蒙圈。

    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身边的年轻人和那强大的殿主联系在一起。

    陶文庆虽然不怎么过问天元殿的事情,但对大长老褚融使用禁忌之术召唤上界生灵的事情有所耳闻。

    说实话他不相信所谓的禁忌之术。

    对新任的殿主也表示怀疑。

    之前的“圣光术”,驱散了赵南沽的暗术法,倒是让他有些意外,还以为是某个隐藏的绝世高手。

    现在……

    怎么办?

    萧雀站了起来,说道:“陶文庆,你敢对殿主大人不敬?”

    陶文庆眼睛又睁大了一些。

    左看看右看看,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我明白了,你们是在开玩笑,殿主明明去了东土。”

    萧雀:“……”

    没救了。

    “陶文庆,这种事谁敢开玩笑?你要再敢动手动脚,我砍了你!”

    陶文庆向后一缩。

    完了,是真的。

    搞了半天,小丑竟是我自己?

    徐夜没理会陶文庆,而是问道:“什么事情?”

    萧雀说道:“属下一大早和鬼车一同出城,发现了赵南沽的踪迹。”

    “她在哪?”徐夜道。

    “就在北方百里开外的丛林中,相信离得不远。”萧雀说道。

    徐夜点点头,回身朝着陶文庆拍了拍肩膀,说道:“等我回来,再向你请教。”

    陶文庆见识广博,今后大有价值,徐夜又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降罪于他。

    对于这样的人才,应该胸怀坦荡。

    “……”

    说完,徐夜转身离开。

    陶文庆咽了一下口水,尴尬至极。

    萧雀怒瞪着陶文庆说道:“有眼不识泰山,要不是殿主仁慈,你以为你还能站着说话?”

    陶文庆怔住,半天说不出话来。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陶文庆许久才嘀咕了一句:“这么弱的殿主……这不胡闹吗?”

    言罢,陶文庆还是朝着自己扇了一嘴巴子。

    以后没法混了!

    “难道……他一直在隐藏实力?”

    ……

    徐夜现在只有初醒的能力,独自捉拿赵南沽不太现实,于是下令道:“让鬼车到殿中候着。”

    萧雀道:“是。”

    徐夜则是单独去了天元殿第十层,禁制力量之源所处的地方。

    经过几次的对敌,徐夜已经确定,他的太玄周天图,具备储存能力。

    临时储存的“气”,足够应对一次的五蕴级别的突发状况。

    所以,徐夜打算再存一些,充充电。

    进入初醒境界,徐夜变得敏捷不少,跳上走道,顺着石头,走向方台。

    方台被透明的屏障包裹。

    徐夜五指张开,向前一探。

    几乎没有停顿,太玄周天图如花绽放。

    大概是实力得到了提升,方台的屏障迅速退让。

    徐夜趁势跳了进去。

    来到方台的八卦印上。

    看着阵中源源不断上涌的力量,徐夜暗自点了下头,没有犹豫,摁了下去。

    轰!

    太玄周天图将八卦印覆盖。

    四周的禁制力量,如同百川归海,迅速聚拢。在周天图的转化下,化“气”入海。

    比上次要顺利得多,而且没有任何不适合感。

    这一次让徐夜更加有感触的是,他能明显感觉到那些“气”进入了丹田气海,与他自己通过夺气得来的“气”形成了两个区域,如同太极一样相互交融。

    “这么神奇?”

    徐夜感到惊讶,这周天图就像是天生最强者的武器,落入了青铜玩家的手里。

    本身的“气”毕竟不多。

    很快,外来的“气”就占据了主导,将丹田气海填满,更神奇的是,汲取来的“气”并没有侵占原本的气,两者依旧平衡。

    徐夜感受着越来越多的“气”,精神变得亢奋。

    一刻钟过后,太玄周天图忽然收缩,向后一弹……

    砰!

    徐夜凌空翻转,飞出了方台!

    徐夜眼疾手快,回身一探,太玄周天图再次绽放,光纹图案明亮刺眼,一股气浪喷薄而出。

    缓缓落地。

    天元殿出现了震动。

    “还真是不能乱动。”

    好在徐夜已经完成力量的汲取。

    正准备离开。

    一个金光闪闪的大金字塔从空中飞来,直逼徐夜的面门。

    徐夜感知到危险袭来,本能驱使之下,一股气缠绕脚踝,轻点脚尖,嗖——跃入十米高空,那金字塔从脚下飞了过去,打在了石块上。

    他可不想将刚汲取来的气浪费在不必要的地方。

    “重离。”徐夜道。

    只有重离有资格来到这里。

    重离疾掠而来,出现在环形走廊的入口出,道:“殿主?”

    她的伤势还没有痊愈,脸色也不太好看。

    察觉到禁制有问题,她便第一时间赶了下来。

    徐夜缓缓落下。

    重离眼神复杂地看着徐夜落下的姿势,这气息……殿主明明很弱,怎么会?

    她跪下道:“殿主恕罪。”

    “你没错,起来吧。”徐夜走出了中宫区域。

    重离看了一眼金字塔打中的地方,还好没有打中殿主……

    “我担心禁制出问题,所以来看看。”重离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让它不再出问题?”徐夜问道。

    重离说道:“天元殿是按照八个方位构建,需要八位镇守者,催动阵眼。”

    “天元衰败以后,早已没人能接替这八个位置。”

    徐夜皱了下眉头,叹息道:“看来,天元殿是时候招揽一些新的镇守者了。”

    重离摇头道:“现在天元的敌人很多,愿意来的人,太少了。”

    “天下能力者千千万,我就不信连八个志同道合之人都找不齐。”徐夜轻哼一声,语态威严。

    重离愣了一下,没有继续说话,反而本能顺从,点了下头。

    她忽然从徐夜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沉稳的上位者气质,天生独有,非修行而生。

    “回去吧,你伤势未愈,就别到处走动。”徐夜说道。

    “嗯。”重离点了下头。

    二人一前一后,顺着圆形走廊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半途。

    重离实在忍不住内心的好奇,问道:“殿主,重离能否问您一个问题。”

    “问吧。”徐夜说道。

    “上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重离抬起头,刘海自动划开,露出了她清澈而好奇的大眼睛。

    徐夜笑道:

    “有比高耸入云的楼阁;有比蛟龙飞得更高的飞船;有昼夜不灭的灯塔……”

    重离听得满脸期待,说道:“那里一定很美。”

    “嗯。”徐夜其实很想说,那里和这里一样,终究忍了下去。

    二人回到殿中。

    徐夜令人将重离扶回了房间,让她好好休养。

    鬼车叹息道:“好一个天元四圣之首,心境坚韧,令人敬佩。如果是我折损了修为,绝做不到从容面对。”

    徐夜回身,看了一眼鬼车说道:“你能找到赵南沽?”

    找到此人,重离的修为才有可能恢复。

    鬼车说道:“一半的把握。”

    徐夜点了下,话锋一转道:“鬼车,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愿意追随于我?”

    鬼车一听,以为殿主觉得他不够忠诚,当即下跪道:“我愿意誓死追随,日月可鉴。”

    说着,他嘴巴一张,哇的一声,吐出一颗亮晶晶的妖丹,双手奉上。

    徐夜没有接那颗妖丹,而是负手道:“好。不管你以前犯过什么事,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天元殿的重犯。”

    鬼车闻言激动不已,伏地磕头,砰砰砰,三个响头。

    特殊时期,特殊对策。

    “找到赵南沽。”徐夜淡淡道。

    鬼车恭敬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