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19章 但愿有用
    徐夜现在没那功夫去想是谁伤了重离,令人连忙将其送到第九层殿中。

    天元殿的人手本就不多,上下忙活了起来。

    鬼车幻化成了人形之后,一路跟随徐夜,寸步不离。

    他看徐夜着急,自己竟然也跟着一同着急,很想找机会表现一下。

    没过多久。

    天元殿的术师到场。

    “只有三人?”徐夜皱眉。

    萧雀说道:“哎。术师的地位和待遇很高,好的术师更是可遇不可求。天元殿人才凋零,这三位已经是我们最好的术师了。”

    三位术师略有些尴尬,正要做一番自我介绍,徐夜说道:“赶紧吧。”

    “是。”

    三位术师依次上前,经过短暂的检查过后。

    其中一名术师,说道:“你们二人助我一臂之力。”

    “好。”

    三人呈三角站位。

    手势变化,在他们的身前都出现了生命之花的光纹图案。

    源源不断的生命气息,从四周汇聚,飞快地朝着光纹图案汇聚。

    这就是白术师的治疗能力。

    这时,一道炽白色的光团,落在了重离的身上。

    重离身上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继续。”为首的白术师双手张开。

    他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专心致志地沟通天地间的“气”。

    徐夜心生疑惑,人类修行者也好,妖魔也罢,都是利用天地间的“气”,获取力量,为什么会有五种图案衍生出不同的职业?(注1)

    疑惑间。

    又一团白光落在了重离的身上。

    然而这一次,似乎没有白术师想的那么简单,一道黑气忽然冲了出来,将白光冲散,浓郁的生命气息转瞬消失。

    白术师三人踉跄后退。

    “五蕴暗术师!?”

    徐夜问道:“情况怎么样?”

    “回殿主大人。重离大人应该是中了五蕴暗术师的陷阱,现在经脉全部被阻塞。以我们的能力,恐怕……哎。”白术师说道。

    徐夜皱着眉头说道:“无能为力?”

    “五蕴暗术师造成的伤害不可低估。我只有三叠的能力,其他两位只有双生的能力……请殿主恕罪!”

    三人同时下跪。

    鬼车来到徐夜的身边,稍稍看了看,摇头道:“他们的确没有能力治好她,而且……“

    “但说无妨。”徐夜说道。

    “就算她的伤势能恢复,修为恐怕要折损。”鬼车说道。

    徐夜没有说话。

    而是静静地看着陷入昏迷的重离。

    虽然认识没多久,但徐夜早就将其视为妹妹。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能有几人真正值得相互扶持和依靠?

    更何况,重离是天元四圣之首,如果她出了事,这对天元殿是沉重的打击。

    鬼车继续道:“她能在暗术师的伏击下,杀了夏纯,已经很了不得了。”

    徐夜转身问道:“你们都没有办法?”

    萧雀摇头。

    三名白术师摇头。

    鬼车叹息。

    徐夜搜寻了下脑海中关于天元殿关押的犯人资料,可惜的是,没有擅长治疗的术师。

    “这个赵氏,果然好胆,敢在天元殿的头上撒野。”鬼车说道。

    鬼车对天元殿现状了解不多,夏纯的三言两语也很难影响他那根深蒂固的认知。

    况且还有他心目中的至高神坐镇。

    萧雀小心翼翼地道:“殿主大人,五蕴的暗术师,并不多。北域的五蕴暗术师,不出十人。给我点时间,我会查出来。”

    徐夜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说道:“给你三天时间,查出目标。”

    “属下遵命。”感知到淡淡的杀气,萧雀不敢大意。

    “你们三人,继续想办法。”徐夜道。

    “是。”

    三名白术师转身离去。

    鬼车见气氛不对,也不好继续待着,跟着萧雀离开了大殿。

    萧雀对鬼车有些忌惮,见无人看管鬼车,便道:“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耍花招。天元殿定不轻饶。”

    鬼车说道:“我虽为妖,可没有你们人类更狡诈!你们人类有句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早晚会证明自己。”

    萧雀没理他,纵身跃上虎妖,朝着中宫掠去。

    天元殿实在太大了。

    大得难以想象。

    鬼车刚走了数步,便意识到了什么。

    有些懵逼地左右张望,很多角落和弯道太相似,几乎一模一样,不是熟悉这里的人,很难找对路。

    “我好像迷路了。”

    这里是天元殿,鬼车本想施展能力,又觉得不妥,生怕对天元殿不敬,只得徒步绕圈。

    ……

    与此同时。

    在天元以北百里左右的一处营地中。一个浑身破烂衣着,头发蓬松,身形佝偻的老太婆,拄着拐杖,望着夜空。

    “那丫头中了我的术法,就算不死,也得重伤。”老太婆眼睛深邃。

    “南沽前辈好手段,相信要不了多久,这天元殿就会崩塌。”身后数名军人行礼作揖。

    老太婆又叹息一声说道:“这丫头非比寻常,在这种情况下,夏纯,还是死了。”

    “南沽前辈,这术法,真的无解吗?”

    “你在质疑老身的本事?”老太婆忽然转身,眼泛精光。

    那人吓了一跳,当即道:“不敢,我就是确认一下。好回去复命。”

    “普天之下,能解这术法的,屈指可数。”老太婆说道,“只要她一死,我的术法一定会感应到。这段时间,我会继续盯着。”

    “那我就放心了,这里交给南沽前辈了。”

    ……

    接下来的两天,徐夜都在殿中翻找书籍,寻找治疗方案。

    第三天一早。

    萧雀急匆匆来到殿中道:“启禀殿主大人,已经查清楚了。”

    徐夜放下手头的书籍,道:“谁?”

    “北域的五蕴术师,赵南沽。”萧雀说道,“此人本是赵家人,后来据说因为修行变态的暗术法,脱离了赵氏。没想到她居然还在。”

    “确定?”

    “十之八九。除非赤月狼妖部落提供假情报。”萧雀说道。

    徐夜起身踱步。

    以他现在的能力,要对付五蕴的术师,只怕有些困难。

    天元殿镇压的大妖毕竟有限,总不能还要释放大妖,不可能每一个都会像鬼车这样,况且这些大妖关押时间长久,实力有所降低,要想对付狡猾的暗术师,有些难度。

    “启禀殿主,重离大人的伤势恶化了。”外面传来镇守者的汇报声。

    徐夜眉头一皱:“随我去看看。”

    萧雀跟随徐夜,离开大殿。

    经过中宫进入对面的环形走廊。

    远远地看到鬼车在走廊中左右张望。

    “鬼车在做甚?”徐夜问道。

    “可能是欣赏天元殿的广袤,一时情不自禁吧。”

    二人看到鬼车有些脚步虚浮的样子,任何“气”的力量都没有使用,就像是普通人。

    “先不管他。”

    徐夜和萧雀到了重离所在的大殿。

    三名白术师,正火急火燎,左右踱步。

    “殿主大人!请恕我等无能为力。”

    见徐夜到来,三人跪下。

    徐夜没有理会杀人,径直来到床边,定睛一瞧,重离的脸色比两天前更加苍白,原本精致的面容,似乎隐藏着一股黑色雾气。

    “你们先出去。”徐夜道。

    白术师和萧雀,不敢停留,迅速离开了大殿。

    徐夜摊开掌心,喃喃自语:“太玄周天图……但愿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