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18章 心目中的至高
    唯一的召唤师已经被杀,没了空间之门的夏纯,只能率领剩下的兵马,朝着大门的方向狂奔。

    赵氏二当家见状大喊:“夏将军,你别跑啊!”

    “滚蛋!”

    夏纯顺地飞掠,一边疾飞,一边回头看,吞了下口水,“大妖鬼车,居然会听他的命令?”

    他无法理解。

    也不是探究原因的时候。

    与此同时,鬼车已然腾空而起,翅膀张开,遮住半边天空,朝着那些士兵扑了过去。

    夏纯见状,持剑飞了起来,双脚踏金字塔,怒喝道:“鬼车你可真是愚蠢啊!”

    “愚蠢的是你!”

    “他要是真的殿主,还需要轮得到你这出手?”夏纯与鬼车激斗了起来。

    “那是大人瞧得起我!我要吃了你——”

    其中一颗头颅忽然从黑雾中探出,张开血盆大嘴。

    “算你狠!”

    夏纯又取出一样东西,往前方一丢,轰的一声,出现一团雾气,将其笼罩。

    看到这一幕,萧雀道:“他想逃!”

    徐夜站了起来,说道:“将他拿下。”

    重离早就安耐不住了,听到徐夜的命令,持枪道:“重离一定将他的首级带回来!”

    重离朝着那团白雾飞了过去。

    “鬼车,下面的士兵交给你。”重离说道。

    鬼车发出独有的声音俯冲了下去。

    重离眨眼间消失不见。

    ……

    徐夜扫了一眼前方,指着赵氏二当家赵环,说道:“将他带过来。”

    “是。”

    萧雀命令虎妖将其困住。

    赵氏二当家也不敢反抗,老老实实来到徐夜面前。

    徐夜来回踱步,露出淡淡的笑容道:“赵贞不过是一个犯人,你们这么在意他的生死?”

    冰冷的世界对应的就是冰冷的规则和人情。

    赵环支支吾吾摆动双手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个下人,不是二当家。”

    “说谎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徐夜说道。

    “我是真不知道。”赵环连连摇头,一脸无辜。

    萧雀来到徐夜身边,瞧瞧附耳说了几句话,又重新站了回去。

    徐夜点了下头,说道:“诅咒卷轴?”

    赵环愣了一下,随即后退,脸上浮现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你怎么知道?”

    “这东西早就失传多年了。你们找错了地方。”

    据说诅咒卷轴上蕴含强大的力量。

    只不过这东西早就遗失了,不在天元殿。

    萧雀说道,“这里是天元殿,就算你是五蕴级的贼,也别想从天元殿带走任何东西。”

    这时,鬼车已经清理完毕。

    在空中飞旋了几圈,化作人形,从迷雾中飘落,吓得赵环瘫坐了下去。

    鬼车毕竟是大妖,所化人形尚过得去,只是它这大妖的身份属实让人害怕。

    鬼车双膝跪地,道:“拜见殿主大人。”

    砰,额头触碰地面,发出声音,双手伏地,恭敬至极。

    萧雀:?

    真夸张。

    这恰恰说明,不只有人类善于谄媚认怂。

    徐夜没有立刻上前,而是问道:“起来。”

    鬼车站了起来。

    幻化成人形的鬼车,实在谈不上英俊,只能说勉强入眼。

    “按照约定,我可以归还你的妖丹,同时奖励你一块天字号牌。”徐夜说道。

    这话刚说完。

    鬼车双手摆动,道:“我……不敢!”

    “让你拿着就拿着,哪这么多废话。多少人想要还没这机会。”萧雀说道。

    “……”

    鬼车再次跪了下去,说道:“我想追随大人。”

    赵环:?

    都说人与妖魔难以共存,自古以来皆如此,更何况这是大妖鬼车。

    徐夜也没想到,问道:“追随我?”

    鬼车连连恳求道:“给我个机会,我不比天元殿的镇守者差,只要大人需要,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任何!!”

    “……”

    徐夜疑惑地道:“这天下妖魔都惧怕天元殿,你不害怕?”

    “一千年都过去了,该怕的都怕过了。”鬼车说道。

    “你应该非常记恨这里才对。”徐夜说道。

    鬼车摇了下头说道:“不不不……我不记恨……要是知道能遇到大人您,别说一千年,就是三千年我也愿意啊!!”

    鬼车跪着向前移动,马上就要扑上去抱徐夜的大腿。

    萧雀见状拦在身前,警告道:“你想干什么?”

    “一时情难自禁,大人恕罪……恕罪……”鬼车低下头,尴尬地道。

    赵环忍不住了,指着鬼车道:“你是大妖啊!大妖啊……”

    “闭嘴!”鬼车忽然气息一变,声音阴冷,吓得赵环脸色煞白,“你懂个屁!愚蠢的人类!“

    刚骂完又觉得不妥,鬼车转朝徐夜时,又忽而温顺了起来,解释道:“我不是那意思……”

    徐夜指着赵环道:“将他押入大牢,其他还活着的,留下修缮城墙。”

    萧雀道:“是。”

    萧雀下令让人将其拖走。

    赵环一路上还喊着:“大妖啊……这真的是我见过最蠢的大妖啊!”

    徐夜审视鬼车片刻,问道:“原因。”

    鬼车眼神泛光,说道:“因为……您在我心目中便是至高无上的神啊!”

    哐当……

    众人循声望去,看到萧雀趔趄了一下,不小心推倒了旁边的武器架。

    萧雀尴尬道:“大人恕罪,大人恕罪,我不是故意的。”

    徐夜没理会萧雀,而是道:“你认得那光纹?”

    他隐约猜到是那图案的问题,当初大妖夜叉也是因为看到周天图,仓皇而逃。

    鬼车说道:“妖族传说,那是上界强大生灵掌握的能力。”

    萧雀哂然道:“废话。”

    还以为它能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这时,远处的空中,重离疾掠归来。

    他们看到重离一手提着夏纯的首级,一手提火炎枪,脸色却有些难看。

    落地之后。

    重离将夏纯的首级丢在一边,道:“夏纯已死。”

    徐夜见其脸色不太好看,便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重离说道。

    然而……

    刚说完这话,重离向后倒了下去。

    “重离大人!”

    徐夜上前将其一把揽住。

    重离已然昏迷了过去。

    “白术师!”徐夜道。

    萧雀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当即喊道:“术师!快!”

    鬼车虚影一闪,来到身边,稍稍感知了下,便道:“夏纯没这个本事伤到她……我闻到了,有暗术师的气味。”

    术师分两种,白术师主治疗,暗术师主伤害,是由生命之花的图案诞生而来。有生有死,有光有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