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12章 立威
    各方有各方的律法和规矩,凭什么天元殿就可以用自己的规矩,约束其他人?

    更何况,如今的天元殿,早已不是当年的天元殿。这些年不断出现动乱和挑衅,就是很好的例证。

    “铂耀,你敢对重离大人无礼?”旁边镇守者怒道。

    铂耀说道:“不敢。”

    铂耀朝着徐夜拱手,向前走了数步,继续道:“我只是想求个公道。褚长老是天元殿的人,也代表天元殿,不能因为他不在了,承诺就作废。大家伙都可以评评理。”

    此言一出,众犯附和,议论哗然。

    重离微微抬起头明亮的眼眸,眼角划过一抹细微的冷意,说道:“是谁告诉你,褚融可以逾越天元的规矩?”

    “这……”

    铂耀被重离可怕的气势,逼得后退了一步。

    他本能地回头看了一眼赵贞。

    赵贞当做没看到,看向别处。

    铂耀回过头,有些失望道:“难道天元真的不给我们一条活路?谁人不知道要想获得十块天字号牌有多难?谁不知道击败殿主大人,更是不可能?明知不可能,倒不如把我们都杀了?”

    “呵呵……”铂耀笑了起来,“每天在这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每天折磨我们?”

    这话再次得到了共鸣。

    看不到曙光的路,才是让人绝望的。

    这种情况下,哪怕重离再怎么强大,他们也会急得跳墙。

    试问天下那个监狱不比天元轻松,有希望,即便如此,也时常有人闹事,越狱。更遑论苛刻至极的天元殿?

    重离蹙眉,沉声道:“这都是你们应得的。”

    “我反对!”铂耀睁着眼睛,大声道。

    一时所有犯人齐刷刷站得笔直,同时看向重离。

    重离没有任何波动,如同一块冰冷的石头,少许的沉默过后,问道:“你拿什么反对?”

    众犯人哑口无言。

    在五蕴高手面前,他们就算反对,又能怎么样?

    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高压之下,铂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道:“你……要处决我?”

    重离不说话。

    徐夜也没说话。

    不远处的赵贞,终于开口,说道:“没必要。”

    众人看向已经起身的赵贞。

    赵贞继续道:“天元不会处决你,引起不必要的纷争。苍梧百万大军,正愁着没借口出兵南越……到时候天元也不好过……”说着,又补了一句,“时代变了啊。”

    这话引起了徐夜的注意。

    重离正欲说话,徐夜抬起了手。

    徐夜看向赵贞,说道:“说出你的名字。”

    “我来自北域,我叫赵贞。”赵贞如实回答。

    徐夜点了下头,原来这就是那颗老鼠屎。

    徐夜起身,走了过去,众人屏住了呼吸,心理素质差的,纷纷后退。

    直至徐夜来到赵贞的身边。

    让人没想到的是,赵贞竟没有害怕,反而看了徐夜一眼。

    徐夜也没想到,这重犯的胆识非比寻常。仔细想想也是,一夜之间屠三万人的人屠,心理素质怎么可能差?

    徐夜抬起手,在赵贞的肩膀上拍了拍,这一个动作,令其他犯人再次后退!生怕下一秒,赵贞灰飞烟灭!

    庆幸的是,赵贞没事。

    徐夜开口道:“积累十块天字号牌,便可以离开天元殿。”

    此言一出,众人眼睛泛光。他们忽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殿主此时下一个任务,谁杀了铂耀,谁就能获得一块天字号牌,会怎么样?

    “接下来,我会给你们出去的机会。”徐夜说道。

    “……”

    不少犯人的瞳孔猛缩,暗道了一声果然。

    重离却眉头一皱,搞了半天,是用这种手段?

    她对这种方法,感到不屑。

    然而……

    徐夜话锋一转,沉声道:“在这之前,你们没有任何离开天元的机会。”

    “不。”

    赵贞举手起来,环顾四周,停顿了下,高声道,“我选第二条路。”

    众人哗然。

    他们知道这第二条路的含义,也知道这条路有多难,那几乎是可能的事,莫说是殿主,就算是重离,也绝不是他们敢挑衅的目标。

    赵贞疯了。

    真的疯了!

    天元殿历代殿主无不是强大的存在,超脱五蕴,化凡为圣。他们只是觉醒失败的普通人,要怎么挑战。

    徐夜也没想到赵贞会有这个想法,就在他感到诧异的时候,赵贞忽然压低声音,附耳道:“冒牌货,始终是冒牌货……你说呢?”

    徐夜心中微怔。

    赵贞竟然知道这事。

    “悄悄告诉你,褚融的计划,早就告诉我了。看你耍这么久威风,有些不忍心打断你。对不住了,朋友。”赵贞露出浅笑。

    众犯人,重离,镇守者面面相觑。

    不知道赵贞为何突然发笑。

    “是吗?”徐夜的表情变得严肃。

    “褚融也是无奈,天元是一副烂摊子,早晚会陨落。不这么做,怎么让大家名正言顺离开?褚长老敢这么做,我当然愿意配合。”赵贞说道。

    如果说之前徐夜还能保持心平气和,那么现在,徐夜……生气了。

    他想起了褚融那句话——你只是一枚棋子。

    徐夜怒了。

    赵贞在这时提高声音:“我,赵贞,在此向天元殿殿主,发起挑战。”

    “……”

    犯人们,重离,镇守者,皆惊讶不已。

    是愚蠢,还是送死?

    有人为赵贞的胆识和勇气而感到敬佩;有人觉得这么做不值得,好死不如赖活着,外面是一天牢房里也是一天。也有人热血涌动,想要助力鼓气,走出天元的路,就应该是鲜血铺就而成。

    赵贞转过身,朝着众人道:“兄弟们,你们也会和我一样,名正言顺地离开天元殿。”

    “你疯了?!”铂耀喊道。

    “我没疯,我很清醒。”赵贞微微一笑,“也许,以后都找不到这样连觉醒都没有的天元殿殿主了。”

    全场顿时哗然一片,议论纷纷。

    难以相信地看着徐夜。

    没有觉醒,那就是普通人。如果赵贞所言属实,那将是犯人们坐牢至今听到的最好消息!

    中宫喧哗不已。

    “好。”

    徐夜出声,目光扫视众人,淡淡道,“设宴的本意,不是让你们产生可以挑衅权威的错觉。”

    忽然,赵贞一个箭步,拳风抖擞。

    就在那拳头即将命中徐夜面门的时候,徐夜浑身的毛细血孔喷张起来,感官六识变得异常敏锐,赵贞的动作像是放慢了数倍似的。

    徐夜掌心一抬,啪!

    抓住了赵贞的拳头。

    游走于经络中的气流,都在一瞬间涌向掌心,一个微型的圆形周天图,于掌心一闪即逝,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砰!

    “啊——”

    赵贞惨叫一声,整条手臂立时断掉。

    雄浑的“气”,化作钢铁般的力量,重重撞在赵贞的肩膀上,噗的一声,倒飞了出去!

    赵贞落地,顺着中宫的地板向后滑行,肩膀流出的鲜血,在地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红印,像是挥笔泼血,一笔划过,轻松写意!

    赵贞,头一歪,没了气息。

    关押至今的北域重犯,终究没能活着离开天元殿,于这一天,选择了不归路。

    众犯呼吸一窒。

    没有敢发出声音,也没有人敢移动脚步。

    徐夜的手掌始终保持向前推的姿态。

    周天图也消失不见。

    这是他在方台之下得到的力量。

    他不确定这种“气”有多强,想来对付这帮觉醒失败的重犯,足够了。

    犯人们刚燃起的希望,瞬间被冷水浇灭……

    一个个蔫了吧唧。

    苍梧国的三皇子,更是趔趄一步,面如死灰般,瘫坐了下去。

    沉寂片刻,徐夜若无其事般漠然道:“还有谁?”

    “……”

    想哭。

    没谁了,哥,您就是今天的老大!

    徐夜看向铂耀,说道:“苍梧国三皇子,你刚才说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