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11章 无形压力
    走了两步,徐夜停下来说道:“一会儿到了中宫,你出面即可。”

    “???”

    “小重离,你还小,很多事情不太懂,有的时候心理压制,比武力更有成效。”徐夜继续前行。

    重离茫然点了下头,暗自想着上界的模样,又鬼使神差地嘟囔了一句:“重离不小。”

    禁制的恢复,成了天元殿牢犯们的噩梦。

    许多人,都没有回过神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只能蹲在禁制内,牢房中,羡慕嫉妒那些已经逃离天元殿的犯人和妖魔。

    悲伤和绝望弥漫整座“地狱”。

    没有人有心思,参与所谓的“大赦宴会”,无非是和初一十五一样,每人打点饭菜,毫无尊严地蹲在墙角吃个饱饭,美其名曰恩惠。历代殿主用烂了的招数。

    一刻钟过后。

    地下第一层,分别出现在八个区域交汇处的镇守者,同时下令:“开门。”

    镇守者最低的实力也有三叠的水平,并不惧怕这些普通犯人。

    犯人们不敢出门。

    禁制的恢复,让不少犯人对外面的世界有些害怕。

    一开始没几个人出来,但随着一些胆子较大的犯人出现在走廊上,其他犯人一一被带动。

    犯人们纷纷走出各区,进入环形走廊。

    每个区的交界处,都会有一名镇守者看管。

    犯人们不敢轻举妄动,暴躁的情绪收敛了很多。

    当犯人们,进入中宫的时候,全都被眼前的场景惊到——

    中宫的场地很大,大到足以囊括上万人。

    中间整齐摆放着很多桌椅,还有满桌子的珍馐美味,鸡鸭鱼肉。以及香飘四溢的窖酒。

    “这……真是要大赦我们?”有犯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毕竟他们从来没有指望过能有这么多好吃的。

    犯人们徐徐靠近座位。

    镇守者声音如洪:“殿主大人设宴款待你们,别不识好歹,赶紧入座。”

    犯人们各怀心思,窃窃私语。

    “这里面会不会有毒?”

    这一提醒,众人吓了一跳。

    完全有这个可能!

    须知天元殿刚发成了一场灾难,逃离了不少的犯人和妖魔。天元殿没有足够的能力继续镇压,极有可能破罐子破摔,将他们全杀了。

    尽管口水直流,他们还是不敢擅自乱动。

    “哈哈哈……反正禁制已经恢复了,我宁可被毒死,也不愿意在牢里待一辈子,吃!”

    总有人不怕死。

    本身就是亡命之徒,在监牢中生不如死。

    那犯人扑上桌子,狼吞虎咽了起来。

    “没事?”

    这一下全场热闹了起来。

    犯人们毫无顾忌,疯狂地扑向美食。

    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滚开。”有犯人迅速让开一条道,“老大,请。”

    一名面容消瘦,满脸胡茬,眼冒精光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

    其他犯人迅速后退,让出位置。

    男子不怒自威的气势,令其他犯人不寒而栗,此人便是北域第一重犯,赵贞。亦是第一层赫赫有名的硬茬。这些年来,逐渐在第一层建立了自己的威信。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和江湖,监狱也不例外。

    赵贞面容冷峻,径直坐了下去,两边的追随者,恭恭敬敬端菜倒酒。

    “大哥,您先。”

    赵贞看了一眼酒水,端起喝了一口,又吐出了出来:“味道差了一些。”

    旁边追随者当即喊道:“这是给人喝的酒吗?”

    摆出一副要吵架闹事的样子。

    “赵贞,我警告你,最好不要闹事。”一名镇守者警告道。

    赵贞抬起头,露出微笑道:“大人误会了。”

    他朝着旁边使了一个眼色。

    那追随者当即点头哈腰给镇守者认错,能屈能伸。

    就在众犯人吃得热火朝天时。

    一道响亮的声音在中宫回荡:“殿主大人驾到!所有人起立!”

    众犯人纷纷起身,只有零星少数人,继续吃着。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通过中宫的悠长走廊,两边高窗飘进来的光线,斜落在地板上。

    整个中宫安静了下来。

    哒,哒,哒,哒……走廊的尽头传来清脆的脚步声。

    犯人们突然感觉到呼吸急促,神经紧绷。

    “天元殿……真,真的有,主人了?”

    哒,哒,哒……

    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尽头,还有一娇小的身影紧随其后,二人不急不慢,缓缓通过走廊。

    光线将二人的身影拉得笔直。

    也许很多犯人不认识殿主,但他们又怎么敢不认识天元殿最冷酷的镇守者——重离。

    徐夜神态自若,锦袍垂落。

    重离恭敬在侧,气势逼人。

    二人行走时就像是慢放的影像,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二人才进入中宫。

    在中宫的最前方,有一单独的长桌,左右各站一名镇守者。

    “恭迎殿主大人。”

    在场镇守者纷纷下跪。

    犯人们愣了一下,随即跟着下跪。

    北域重犯赵贞的眼皮子跳了一下,神情木然起身,也跪了下去。

    徐夜扫了一眼众人,便径直落了座。

    重离则站在一旁,心想我倒要看看殿主打算怎么服众。

    徐夜没有说话,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大家,中宫之内,鸦雀无声。

    这种极致安静的气氛,反而极具压迫感,空气如同凝滞一般。

    重离狐疑,不由看了一眼徐夜。

    徐夜一如既往,冷静,从容。

    也不知道为什么,重离感觉到自己的小拇指跳动了下,她居然也有些紧张——因敬畏和害怕而产生的紧张。

    “斟酒。”徐夜只说了两个字。

    重离:?

    短暂懵了一下过后,重离意识到这是在跟她说话。

    重离当即提起酒坛,斟酒。

    滴——

    清澈的酒水,填满了那口碗。

    犯人们更加紧张害怕了,能让重离乖乖倒酒的人,不是殿主,又会是谁?

    “都起来吧。”徐夜再次开口。

    众人松了一口气,重新回到座位。只不过这次犯人们的吃相,规矩了很多,不敢像之前那样造次。

    一时间连食物都没了味道。

    这时,北域重犯赵贞,朝着附近使了一个眼色。

    一名犯人当即站了起来,道:“敢问殿主大人,褚长老在哪?”

    徐夜扫了一眼,没有作答。

    那人拱手道:“我来自南疆苍梧国,我叫铂耀。”

    徐夜依然没有回答。

    一边的镇守者走上来,低声道:“此人是苍梧国的皇子,为了觉醒能力,抓了上千名老百姓活人当靶,后来失败了。苍梧国的使者也来过几次天元,想要救他出去。重离大人一直没答应。”

    徐夜轻轻点了下头。

    重离看向铂耀说道:“你有什么事?”

    铂耀说道:“褚长老答应过我,本月十五,我就可以离开天元殿。”

    重离眉头微皱,说道:“褚融已经被逐出天元殿,他所做的任何承诺,一律作废。”

    铂耀脸色不太好看,有些激动地道:“说好的事情,怎么……”

    重离低沉道:

    “想要离开这里,必须殿主大人亲自点头,得十块天字号牌,这是天元的规矩!”

    都知道重离铁面无私,严格得很。

    铂耀更加不服了,谁愿意待在这里一辈子,不服道:“我是苍梧国三皇子,我叔叔是三军统帅……重离大人,您,真的要把我往死了逼?”

    在场的大多数犯人,产生了共鸣。

    说到底天元殿就是个“中立奸商”,仗着强大,抓各方重犯,充当世间审判者,时间久了总有人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