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8章 这个殿主不好当
    在距离天元殿非常遥远的一座山下,安静的凉亭中,褚融站在凉亭外,看着远处。

    旁边有其他三位长老,还有上千名追随者落脚休息。

    “天元殿已经彻底大乱,我们也没有回去的必要了。”褚融说道。

    “褚长老,这么做,真的合适吗?”

    天元殿作为世间最神秘的组织和基地,多少人挤破头皮想进去,如今却要离开他们奋斗了多年的地方,难免有些伤感。

    “今时不同往日,若是百年前,谁也别想打天元殿的主意,可如今,我们要是不走,那里就会成为我们的葬身之地。”褚融说道。

    “也许……从今往后都不会再有天元殿了。”

    ……

    天元殿,百废待兴。

    第九层,中宫。

    徐夜慢悠悠醒来……睁开眼时,便看到一双大眼睛,带着疑惑,盯着自己。

    徐夜吓了一跳,忙道:“小重离,你作甚?”

    “……”

    重离亦是向后退了两步,恭敬地道,“拜见殿主大人。”

    其他的什么也不说。

    实际上,重离趁着徐夜沉睡的时候,给他把脉。按理说,能点亮五蕴纹路的能力者,不会轻易疲惫,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这一切脉,竟发现徐夜体内空空如也,弱得离谱。

    徐夜坐立起身,说道:“你现在认了?”

    重离点了下头,说道:“重离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任何?”徐夜审视重离。

    “……”

    “正好我肩膀有点酸,就罚你给我锤锤。”徐夜自穿越至今,还没真正放松过。

    “这……”

    重离扭扭捏捏。

    徐夜笑道:“不愿意?”

    “重离遵命。”重离稍稍欠身。

    人人敬畏的天元四圣之首,五蕴高手,可在徐夜看来,这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妹妹,这个年纪,没必要这么老成。

    徐夜坐直了身子,重离来到侧边,轻轻落拳。

    徐夜闷哼一声,差点没倒下,说道:“小重离,你平时是这么给人锤肩膀?”

    重离回答道:“回殿主大人,我从未给别人锤过肩膀。”

    “……”徐夜一阵无语,“这么重,会死人的。”

    重离露出歉意的表情:“可我平时练拳都是这样。”

    练拳是练拳,伺候人是伺候人,这能一样?

    “拳头不用握那么紧,可以试试手掌。”徐夜试图教会她。

    噗噗噗,连续三次掌刀落下。

    徐夜又是闷哼一声,汗颜道:“掌刀?”

    “殿主大人放心,这只有我平时练功的十分之一力度。”

    “……”

    “捏脚会吗?”徐夜问道。

    重离坦诚回答道:“我只会砍脚……”

    得,还是算了。

    徐夜挥了下手,不再让她继续,便问道:“你父母呢?”

    重离若无其事地说道:“死了。”

    徐夜怔了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每当别人提及这个话题的时候,便不愿意谈及,有些事情,终会沉入岁月的长河里。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一名镇守者满脸疲惫地进入中宫,躬身道:

    “殿主大人,重离大人,已经清点完毕。天元成员共阵亡一百三十人,伤者一百五十人,临阵脱逃者,共计……共计一千三百二十人,其中包括,四位长老。”

    汇报到这里。

    重离的脸色有些生气,说道:“堂堂长老,临阵脱逃,我早晚要重罚他们。”

    小拳头一握,吱吱——

    徐夜更是无语了,小丫头,能不能不要这么暴躁,人家既然敢跑,会轻易让你找到?

    那名镇守者继续汇报道:“普通犯人逃跑八人,初醒能力者十五人,妖魔三十个;双生能力者是十一人,妖魔二十二个;三叠能力者五人,妖魔三个;四合大妖,一个。”

    重离皱眉道:“这么多?”

    这个数量属实庞大了。

    “禁制莫名失效,好在其他区的禁制还在。”那名镇守者说道。

    徐夜有些不太理解地道:“天元殿为何要囚禁这些犯人和妖魔?”

    重离解释道:“天元殿自创建之初,便是以镇压妖魔为己任。这些妖魔会产生一种‘气’,可用于提高人类能力。每年死在妖魔手中的人类,不计其数。这都是他们应得的。”

    看得出来,这丫头疾恶如仇。

    “那些犯人呢?”徐夜问道。

    “以前天元殿是不囚禁人类的,后来天元殿越来越强大,各方势力为了相互制衡,又不敢痛下杀手,就把那些重要的犯人,放在了天元殿,每年给一定的关押费用。”旁边的镇守者插话解释道,“比如落星殿抓了无忧城的犯人,又不敢下杀手,就会送到天元殿,无忧城也会这么做,以制衡对方。”

    “久而久之就成了传统,有时候还会主动缉拿那些罪大恶极的重犯,以展示天元的权威。”

    这生意绝了。

    赚两头的钱。

    但问题也很严重,一旦天元殿出事,那就是矛盾激化的时候。

    徐夜叹息道:“可惜如今的天元不再是当年的天元。”

    何止如此。

    这次危机,死的死,伤的伤,又逃了这么多犯人和妖魔,天元的权威势必会遭到严重冲击。

    也难怪褚融会想到和女魔尊联姻的馊主意。

    “这些犯人也觉察到了这一点,时常闹事。北域的赵贞,最为明显。”镇守者单膝下跪,提高声音道,“有殿主大人在,一定能重振天元的权威和辉煌!”

    “……”

    这个殿主不好当。

    徐夜很想说,我不是你们的殿主。想到手上的太玄周天图,还有眼神坚定看着自己的重离,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以他现在的本事,或许出去就被那些妖魔吞了,倒不如留下来安全,还有机会解开周天图的秘密。

    “重离,天元殿缺人,为什么不广收人才?”徐夜问道。

    重离说道:“殿主大人有所不知,天元殿从不主动招收成员,只有别人求着进来。地上九层,有世间最好的修炼道场和资源。”

    徐夜一听,不正好可以趁机成为能力者吗?

    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用白不用。

    就在这时,又一名镇守者疾步走来,躬身道:“启禀殿主,大人。禁制出现剧烈波动,那些犯人又趁机闹事了。赵贞蛊惑震字区的犯人,疯狂破坏牢门。属下担心事情继续恶化!”

    重离露出一股杀气:“就地处决。”

    “等等。”徐夜抬手。

    “殿主大人?”

    “杀了他之后呢?”

    “其他人自然不会再闹。”重离说道。

    “不,这方法还不够好。”徐夜站立起身,负手道,“重离,我问你……第一层你可有敌手?”

    重离自信道:“他们,还不配。”

    “那就好。”徐夜松了一口气,“宽衣。”

    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