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这个殿主太难当了 > 第2章 牢狱之灾
    徐夜被人拖了下去,押入了大牢之中。

    另外一位老者来到褚融身边,说道:“褚长老,对这次预演还有什么意见?”

    褚融回头看了看祭坛,又看了下地面上的纹路,说道:“所有的细节必须以最真实的状态呈现,不能有任何差错。今日的预演很好,只有这样,才能骗过那女魔尊。”

    “这次连禁忌之术都是真实的,但愿不会露出马脚。”

    “还有,这件事情必须保密。”褚融提醒道。

    “这点你放心,今天能来到祭坛上的,都是自己人,绝不会走漏半点风声。天元四圣已经被支开,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做得好!”

    褚融满意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还有,禁忌之术不需要咒语,你刚才有些浮夸了。”

    “额……那女魔尊性格多疑,的确不好糊弄。天元殿多事之秋,只能拉拢那女魔尊了。”老者说着说着话锋一转,“我本以为这小子会拖后腿,没想到他倒是入戏太深。”

    褚融回想起刚才徐夜的种种表现,的确是他想要的结果,但他还是嘱咐道:“此人毕竟不是天元殿的人,好好敲打,可千万不要在关键时刻出岔子。”

    “嗯,这件事我会让人办好,兑字区牢房不是最佳选择,但眼下禁制不稳,将他关在那里让犯人吓吓他也许更好。”

    天元,在围棋的棋盘上是指正中央的星位,独立于各方势力,拥有强大的力量,也有自己的一套运转规矩,以镇压重犯和妖魔为己任。凡是被关押到天元的犯人,没有刑期规定,而离开这里的条件,极为苛刻。近年来天元殿镇守者力量断层,给了各方势力施加压力的机会,加上很多重犯常年不见天日,变得极其暴躁,喜欢闹事。

    天元殿占地广袤,地上九层,皆是天元的镇守者,居住场所,地下九层是按照犯人危险等级设置的监牢。

    每一层又分九个区域,除了正中间的中宫以外,其他八个地方分别按照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排列。

    地下一层,兑字区。

    冰冷昏暗的铁牢中,只有面向走廊的一面能看到外面,其他三面是封闭的墙体。牢房内,除一张床,一马桶外,还有一根固定在墙上的大铁链,其他什么都没有。

    “……”

    徐夜到现在都不明白,事情会突然急转直下,由“天堂”坠入“地狱”。

    怔怔出神地抚摸着铁栏,一股刺骨的冰凉袭来,让徐夜立马缩回了双手。这并不是一般的金属。三面墙壁也很冰凉,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

    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要不了几天就可能精神崩溃。

    “新来的,犯了什么事?”隔壁传来有些好奇,又有些八卦的沙哑声,吓了徐夜一跳,还以为这里就关着他一个人。

    徐夜来到另外一面墙,颇为谨慎地贴紧墙面,没有声音。

    他没有回答,因为就算回答了对方也不会相信,而是问道:“你呢?”

    “呵……”

    自嘲的笑声传来,几声过后,有些渗人地道,“杀人。”

    杀人的确是重罪。

    但在这冰冷的世界里,杀人者何其多,各国各方都有自己的律法,何须轮得到天元来管?

    “为什么天元殿管这么宽?”徐夜问道。

    “新来的……等哪一天你强大到一定地步,就明白了。”黑暗中,那声音打了一个哈欠,倒了下去,又叹息了一声道,“不过,恐怕你没机会了。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出去。”

    徐夜皱了下眉头,问道:“没办法离开这里?”

    隔壁笑了,用手敲打了下墙壁,说道:“你还想离开?呵呵……睡你那张床的,跟我聊了三十年。前天,死了。”

    “……”

    “还好,你进来了……一个人,真的会疯掉的。”

    徐夜:?

    徐夜注意到附近的牢房几间牢房都是空置的,刚好就他们相邻的两间牢房关了人。

    如果不能离开这里,一辈子面对黑暗,冰冷的牢房和铁链,直至老死在牢房中,这样的下场想想都可怕。

    隔壁又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犯了什么事?”

    “我说了你也不会信。”徐夜漫不经心地道。

    “我信……这里的犯人哪一个没有传奇肮脏的经历?反正你我都要老死在这里,不如说出来乐呵乐呵。”

    显然,“新人”的到来,往往会是这些老鸟增加话题的目标。

    他们早已习以为常。

    徐夜说道:“假扮天元殿殿主。”

    隔壁:“……”

    隔壁再也没有传出声音。

    这里绝不是久留之地。

    得想办法离开!

    走廊的尽头响起脚步声,没过多久,徐夜便看到两名和祭台上装束一样的男子来到牢房跟前,其中一人抬起手掌,放在铁门的一侧,轻轻一扣。

    铁门哗啦一声,缩到了头顶建筑的缝隙里。

    徐夜暗自吃惊,这牢房的材质不简单,构造和机关也不简单。

    这还只是地下第一层,那些关押妖魔,关押更强大重犯的牢房,只怕更加坚固。

    “你,跟我们走!”佩刀男子指着徐夜道。

    徐夜没有反抗,走出了牢房。

    两人一左一右,带着他穿过悠长昏暗的走廊,走出了兑字区。

    徐夜知道他们不可能放过自己,一路上也不说话,沿途观察环境,可惜只能看到一面墙体,弯曲的内壁……良好的空间感告知徐夜,天元殿是巨大的圆形基地,就像鸟巢一样,至于有多大,便不得而知了。

    来到兑字区与艮字区的交界处,看到一男子面无表情,端坐桌旁。男子腰间挂着一把刀,刀刃上沾着鲜血,顺着刀刃,滴在了地面上,光线太暗,以至于看不清。

    这意味着,男子刚杀过人。

    冷静,必须要冷静,徐夜深吸了一口气。

    “大人。”押送的两人同时见礼,然后恭恭敬敬退到一边。

    徐夜站在那男子的正前方。

    那男子微微抬头,目带审视的神色,微微笑道:“我是兑字区镇守者,你可以称呼我为大人。”

    “有什么事,直说吧。”徐夜说道。

    镇守者起身,来到徐夜的面前,盯着他的双眼道:“有胆识,很难想象,你只是一个普通人。”

    徐夜沉默。

    镇守者又道:“按照天元的规矩,你没有资格被关在监牢之中。”

    徐夜:……

    求剥夺资格,求抛弃!

    搞得别人很想住这里似的。

    “你本该就地处死。”

    “……”

    “但是你的用处很特殊,长老特许。”镇守者说道。

    徐夜想起祭坛上的事情,说道:“让我假冒殿主?”

    让徐夜感到疑惑的是,这件事情为什么在原主那里,没有任何印象。

    镇守者点了下头,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今天你的表现很不错。长老的话,我不再赘述。三日后,你只需按照今天的预演,在祭坛上展示即可,如果做不到的话,你的下场会和他一样。”

    佩刀一指,在右侧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具尸体,身上尽是刀痕,面目全非。

    徐夜皱眉。

    换做一般人,看到这场景早就反胃呕吐了。镇守者见状,反而很满意……当初找到徐夜的时候,没少下功夫,天元需要一位没有身份,背景的普通人,同时要有足够的胆识。在这冰冷的世界之中,想要找到这种人,并不容易。偏不凑巧,徐夜就是这类人。

    徐夜移开视线,看向那男子,疑惑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知道缘由,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徐夜认真地道,“既然是展示,那就是给别人看的。你就不怕别人看出破绽?”

    镇守者怔了一下,长老千叮咛万嘱咐,所有的事情,必须求真,不能出任何差错。

    沉默了一会儿,镇守者开口道:“天元出了点小问题,需要和北域魔尊联合,你,便是这纽带。”

    纽带?

    徐夜知道他是故意含糊其辞,但能听得出一些端倪。

    “北域魔尊是天下有名的美人,与她成亲,你应该感到荣幸。”镇守者道。

    “???”

    “传闻天元强者如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境地?”徐夜说道。

    镇守者面无表情地说道:“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我很好奇,天元干嘛关着这么多人,吃力不讨好,为什么不把他们全杀了,岂不更省事?”徐夜问道。

    镇守者眉头一皱,语气变冷:“你话太多。押他下去!”

    “是!”

    PS:推荐票别落下。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