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咫尺芳草 > 第十五章 晴天霹雳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一个老人骑着自行车走在路上,路两边的树苗都泛起了鲜艳的绿色。血红的朝霞挂在东方。老人看了一眼前面的路和天边的红霞。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喘不上气来了。

    老人就是谷源的父亲,这天早上,谷源的父亲准备将捥出来的蒜苗绑好了到集上去卖。天不亮就从家里出发了,初春的早晨天气还有些清凉。谷源的父亲深吸一口气感觉神情舒爽。就把自行车后面绑着二十斤蒜苗出发了。骑着骑着感觉自己又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于是便停下车子,用衣服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支下车子坐在路边休息一下。等自己感觉差不多了,就又开始骑着车子继续前进。

    谷源的父亲望着前面的上坡路,心想着:上去这个坡就到集上了,就可以歇息一下了。于是一鼓作气的骑着车子向前走着。走到上坡的中间位置的时候,喘不上气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他心想,就这一点路了,骑上去再休息一下,要是去晚了就没有摊位了。

    这时,忽然感觉眼前发黑,双手发麻,身体不受控制的栽倒在路边。连车带人来了一个人仰马翻。

    自己躺在路边上,地上的清凉传到自己的身体里,感觉熄灭了自己身体的燥热。谷源的父亲平躺在路边上,闭着眼睛,大口的喘着气。心里想着:“等我起来了可不骑了,推上去就好了。我躺这里多休息一下。”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老太太,看着躺在地上的谷源父亲,跑过去一把抱着谷源父亲的头高高抬起,想要把他扶着坐起来。谷源父亲感觉刚刚喘上来的气又一下憋住了,谷源父亲睁开眼,也看不清老太太的面容,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力的摆手示意她不要动自己。

    谷源父亲心里越焦急越喘不上气来,脸憋的通红。慢慢的手也停止了摆动。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放弃了和命运的抵抗。

    当谷源接到通知的时候,看见的只有父亲冰凉的尸体了。谷源失落的看着父亲,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这时的谷源只有默默的流泪,心里一片空白。周围的指责声,哭泣声都传不到谷源的耳朵里。谷源就跪在父亲的尸体旁边默默的流泪。

    人到这个世界上能给家人带来多少幸福,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会带走多少痛苦。谷源一直默默的痛哭着,昏昏沉沉的举办了父亲的葬礼。等到一切程序都结束之后,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

    方草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谷源低着头看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谷源的母亲看着儿子的模样说到:“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继续努力活着,别想太多了。”

    方草接话说到:“妈,你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吧!也顺便帮我看看孩子。”

    谷源的母亲说到:“我不用搬过来,早上我早点过来,晚上我晚点回去就是了,来回走走还能锻炼锻炼身体。”

    谷源突然抬起头来,看着院子里的公鸡说到:“结婚那天我们喝鸡血酒了吗?”

    方草看着谷源的模样说到:“你怎么这么迷信呢?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我们喝了就会没事吗?”

    谷源说到:“寻求一下心里安慰,看来是没喝。这样我心里老是一种负罪感。”

    谷源的母亲接过孩子说到:“你们两个说的什么意思?”

    方草便把那天去姥姥家的事情说了一遍。谷源的妈妈听完以后对着谷源说到:“你也不要太有心里负担,是你爸不愿去的,怪不着别人。再说了,我们又不是缺那两个钱,光我俩的退休金就花不完,他偏偏还要去赶集卖蒜苗。你们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这事不能怨你们。”

    时间是抹平一切的良药。随着时间的推移,谷源又出门干起了老本行,言语间少了不少笑声,脸颊上多了一些苍老。这次的打击对谷源影响太大了,谷源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了。

    这天下午,谷源接到苏亮印的电话,叫他今天早点回家,晚上出去吃饭。谷源欣然答应了。谷源早早的回到家,和方草说了一声就出门了。

    谷源到苏亮印的加工厂的时候,已经很多人在等他了。

    苏亮印开着车载着他们几个就直接去镇上小饭馆去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苏亮印说到:“这次叫大家出来是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大家都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瞪着眼看着苏亮印。

    苏亮印非常喜欢这样的感觉,继续说到:“我找女朋友了。”

    几人相互看了一眼,接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亮印说到:“咱们几个都是发小,你们笑话我干什么?我不就是带过一次绿帽子子吗?”

    几个人听到苏亮印这么一说,又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谷源也跟着笑了起来。

    苏亮印看到谷源笑了,就对着其中一个人说到:“解放,你看咱们的谷老板终于笑了一次,还是笑话的我。”

    解放装作深沉的说到:“人嘛,不就是笑话笑话别人,让别人笑话笑话自己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谷源知道他们叫他出来是给自己解恼的,自己心里忽然暖暖的,对着大家说道:“你们也别笑话别人了,这以后我就和你们不一样了。”谷源站起来用手指了指周围的人,继续说到:“以后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不像你们一样,小屁孩一群。”

    解放点着头说到:“嗯,可不嘛,苏大老板再结婚的时候,请帖就写你的名字了,我们的还得写老人的名字。”

    谷源笑着说到:“要是再写我老头子的名字,就叫苏大老板亲自去请他去吧!”

    众人反应过来后,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帮发小知道谷源从阴影中走出来了都非常高兴。又都高高兴兴的喝起酒来了。

    饭馆的老板催促了他们三四遍,他们才恋恋不舍的从饭馆里出来。出来以后,几个人也忘记了开车来的事情了,勾肩搭背的往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说说笑笑,唱唱跳跳的,引得一路的犬吠。路人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是醉汉,也没有去招惹他们的,他们就在路上横七竖八的走着,真是路多宽人就走多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