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咫尺芳草 > 第十二章 初春琐事
    过年的时候,是人们最欢乐的时候,不光孩子穿上了新衣服,有点余额的年轻人也喜欢穿上漂亮的衣服到处拜年。方草看着自己隆起的肚子还自己漂亮的衣服摇摇头又放到了衣橱里。

    大年三十的晚上,谷源和方草去谷源父亲家里过年的时候,谷源的父亲跟谷源谈起了地里的事情。

    一家四口坐在一起,谷源的母亲看到方草的肚子总是合不拢嘴,高兴的在厨房里忙活着,方草进去帮忙的时候,谷源的母亲把她赶了出来,说到:“你现在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你去屋里歇着就行了。”方草只好回到屋子里听他们爷俩谈话了。

    谷源的父亲说到:“咱家一共就四亩地,咱们一家两亩,你看看你种那一块。”

    谷源说到:“我不要,一块也不要。”

    谷源的父亲说到:“咱农民不就是地里刨食吗?你不要土地怎么生活?”

    谷源说到:“和我一般大的孩子都去城里讨生活了,也没见几个饿死的。”

    谷源的父亲脸色一变,高声说到:“算了,算了,我又不是爬不动了,四亩地累不死我。”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年的过年还是和往年一样,只是方草到谷源家里过年了,方草由于怀孕的原因,没有去姐姐家里拜年。姐妹俩电话里聊了好久,姐姐对方草发出了衷心的祝福。

    正月十六的时候,谷源终于坐不住了,早早的起床就去发动三轮车了。来到养鸡场的时候,天才蒙蒙亮。养鸡场的老板看到谷源以后,笑呵呵的说道:“我说小伙子,我这里涨价了,一百块钱一车了,你还来?”

    谷源纳闷的说道:“怎么好好的就涨价了呢?”

    养鸡场的老板说道:“说起来咱们还真是有缘,去年你是第一次到我这来吧,那天正好我去买挖掘机,今年我打算用挖掘机给你装车了,所以涨价了。”

    谷源说道:“你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的啥啊。”

    养鸡场的老板说道:“在你之前来过几个拉鸡粪的,一听说涨价就都走了。你要是今天装车,你就是在我养鸡场第一个用挖掘机装车的,你说是不是缘分。”

    谷源说道:“他们傻吗?用挖掘机装车快,一天可以跑两趟,不是挣得更多吗?”

    养鸡场的老板哈哈大笑着说:“你还是年轻啊,要不你试试?我都后悔买这挖掘机了。”

    谷源说道:“试试就试试,怕啥啊,来,装车。”

    养鸡场的老板说道:“别后悔啊,我可开车了。”说着便发动挖掘机给谷源装车。原来半天才装满一车的鸡粪,现在只用了半个小时。谷源拉上鸡粪就去赶集了。

    到了集上的时候谷源发现已经有三辆拉鸡粪的车在那里停着了。谷源停下车,挂上牌子就去别的车上聊天去了。

    谷源一边走着,一边喊着:“张大哥,怎么这么早啊!”

    这个叫张大哥的说道:“早啥啊,昨天就装车了,今天还没卖出去呢。”

    谷源诧异的说道:“不是很好卖的吗?怎么没卖出去呢?”

    张大哥说道:“你还年轻啊!现在是淡季呗,等到夏天、秋天的时候才是旺季,那时候才好卖的。”

    谷源恍然大悟的说道:“乖乖,我说呢。难怪那个刘老板叫我别后悔。”

    张大哥说道:“你从刘汉武那里装的?”

    谷源说道:“是啊,还是用挖掘机装的。”

    张大哥摇摇头说道:“还是太年轻啊!”

    谷源耷拉着头,没有再说话,径直回到自己的车里去了。自己在车上坐了一会,想起年前的那个老头来了。于是抱着试试运气的想法就去找年前那老头了。

    伴随着一阵轰鸣的发动机声响,一辆脏兮兮的三轮车朝着夕阳西下的方向欢快的奔去,路边扬起阵阵的尘土。隐约可以听到车里传来高亢激昂的歌声。

    落日的余晖撒在大地上,欢快的三轮车像回到家的鼹鼠一样,消失在大街上。

    方草看到谷源高兴的模样,问到:“今天又挣了二百五?看把你乐的。”

    谷源把钱放到方草的手里,说到:“今天才挣了不到二百。不过当天就能卖了,让我挺高兴的。”

    谷源喝了一口水,又接着说到:“今天又多亏了那老头,要不我还卖不出去了。”

    方草好奇的问道:“你说说怎么回事。”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谷源把车开到老头家门口就开始吆喝,老头出来以后用鼻子闻了闻,知道这车鸡粪没有掺假,就主动去邻居家里联系了。后来老头领来了两个人,都一起闻了闻,其中一个人就领着谷源卸车去了。另外一个人则预定了第二天的。

    这下可把谷源高兴坏了,谷源感觉这老头就是自己的贵人,就是没想好怎么感谢他。

    接下来的日子,谷源也不去赶集了,直接就去那个庄里去。有时候一天一车,有时候一天两车。就这样,谷源把老头村子里需要鸡粪的人家几乎卖了一遍。

    随着方草的肚子越来越大,谷源也开始担心起来了,外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陪着方草去医院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方草自从听说了胎教这件事情之后,就天天拿着一个随身听放到耳朵里听音乐。走到哪听到哪。

    随着天气的变化,方草也到了预产期。这几天也不知道方草又听谁说的:多运动运动,生的时候不费劲。

    早上的时候,方草吃过早饭就拿起提篮对着谷源说到:“走,陪我赶集去,多运动运动去。”

    谷源说到:“集上这么多人,磕到碰到的不好,你在家围着桌子转圈不也是运动吗。”

    方草用提篮打了谷源一下,说到:“快点,别跟个娘们似的磨磨唧唧的。”

    谷源无奈的陪着方草去赶集。方草走在路上,迈着八字步,慢慢的向前挪动着,谷源只好按照她的节奏在一边跟着,一边看着方草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平时五分钟的路程让他俩走了半个小时。谷源问到:“累吗?坐下休息一下吧!”

    方草撇了一眼说到:“运动运动,坐在能叫运动。”

    谷源说到:“张驰有度,不能过度劳累的。”

    方草说到:“我自己有数,你跟着我就是了。”

    谷源无奈的摇摇头,只好跟在她身边不说话了。

    方草走了一阵又说到:“你是个哑巴吗?这一路也不和我说说话,结婚了没话说了?”

    谷源看了方草一眼,刚想开口说话,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摇摇头没有出声。继续跟在后面保护着方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