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停红烛 > (一)旧疾
    波枫意坐在司雨神君对面,神君很优雅的举着白玉的茶杯轻轻的饮着茶,她头上的步摇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摇晃着,波枫意看着不由得入了迷,渐渐的也说不上来话了。

    “不必客气,本神君虽然略微受了些伤,但是教训那个肆意伤人的畜生还是绰绰有余的。”她放下茶杯,看着波枫意很温和的说。

    “可惜我还是控制不好自己的功法,我还真不是个修习的料子。你知道的好多,好厉害啊。”波枫意有些羞赧,想起方才,波枫意与神君一起遇见猛兽栗鸮,那大鸟拦路,还口出狂言,波枫意本想击退它,却一个没控制好,险些被它重伤。然而就在它的爪子即将接触到自己的时候,波枫意突然感到一阵凉气横在自己与栗鸮之间,栗鸮惨叫了一声后被迫退后了几步。波枫意睁开眼睛,看着翩翩落在我与栗鸮之间的司雨神君,风轻轻吹着她的衣裳,显得她仙气飘飘。“神君前些时候不是受伤吗?”波枫意听见那栗鸮的声音有些震惊,并且还气喘吁吁的。“那本神君就容许你这样肆意伤他了吗?”她的气息平稳,却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仪,她转过身来问波枫意“它打你哪儿了?”波枫意一时没缓过神儿来,而她看着他流血的胳膊点了点头,转身出手,那栗鸮的爪子上便多了一道凌厉的伤口。不过她应该是不打算伤它,栗鸮不甘心的看了他们一眼,兀自飞走了。她复又很温和的说:“我算是给你报了仇了。你能站起来吗?”波枫意努努力站了起来,她又很认真的绕着他走了一圈,好像确定了我没什么其他伤处,才复又和波枫意走回了她在北山上的府邸。

    “没关系。”司雨神君用那种很令人宽慰的语气道:“我只是比你先知道这些功法修习之术罢了,方才咱们回来的路上我同你解释了,你不是也知道了。”

    波枫意心下十分温暖,觉得她温暖的像春日里的阳光。

    “其实,你得了这一日千里的修习秘籍,未必就是一件好事。虽说你这修为进益的快,可是却免不了在功法技巧上有些纰漏,修习还是稳扎稳打的好。”她边说着边给波枫意添了盏茶。

    波枫意点点头,端着茶杯,看着她很感激的笑了笑,她对上了波枫意的眼睛,波枫意正欣赏着她眼睛里春水般的笑意,她却突然蹙眉捂着胸口。他吓了一跳,连忙放下茶杯,奔到她身边,她伸手挡开了他,并且摆摆手,那意思大概是她没事。

    可是波枫意还是止不住的担心,他焦急地问:“你是不是刚才打斗的时候勾起了旧伤?”

    “不是,你别担心,这和我的伤没关系,你今日若是没什么别的事情,就带着我给你的药膏走吧。”她没再看他,只是还蹙着眉,捂着自己的胸口。

    波枫意却打定主意,他不走,他要陪着她。于是他把桌子上的茶端给她,她看着茶杯,好像胸口疼的更厉害了,波枫意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你怎么还不走?”

    “我想陪着你。”

    “你陪着我,我便能好吗?”

    他一时语塞,深恨自己不能帮她。

    她努力调匀气息,用她一贯温柔的语气道:“你走了,我回关室调养一下就好。”

    “真的?那我走了。”波枫意很不放心。

    “真的。我就不送你了。”她说完这句话,便捂着胸口独自消失在屏风后面。波枫意又看着那画着碧树青草的屏风出了一会儿神,方才转身走了。

    夜。天境的夜也是熬人的。

    波枫意独自躺在这所谓的云锦被里,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就是一阵一阵的想她。

    他第一次见她是在天帝的宴会上,他和几个哥哥作为天帝之子坐在一起。她和其他的神仙们坐在一起,可是他还是在那么多神仙中一眼注意到了她,她正在认真端详着一盘花瓣样子的糕点。波枫意看着她的样子,忽然一阵莫名的悸动。后来宴会上仙娥们且歌且舞,波枫意却只隔着飞舞的水袖乐声看她,她有时独自饮酒,有时和坐在她身边的神君说悄悄话,她说话的时候样子端庄温柔,有时不知道和她说话的女神君说了什么,把她逗得轻轻的笑,她有时很认真的吃东西,她吃东西的样子真可爱。波枫意看着她,只觉得她好像就这样印在了他的往后余生里。

    后来波枫意才知道,她是天境的司雨神君,叫沈纾柔,她和天境其他的神君一样,是两团阴阳之气偶然相合生成的神仙,师从天境里的知北游人,现在已是阶品很高的神君了。

    波枫意捱到宴集散了,等在门口,她路过他身边的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并未看他。

    “神君你等等。”

    她这才转过身来,却与波枫意隔着一段距离,恭敬的揖了手,很温和的问:“五皇子有事?”

    “我是不是见过神君?”

    她迟疑了一下,而后很笃定的说道:“从未。”

    波枫意突然注意到她的吊坠,是一棵银子做的小树,他自己的房里有一个和她的样式相似的,只是他的那个吊坠更大些。她好像注意到了波枫意在看她的吊坠,便急忙伸手捂住。

    “神君的吊坠是怎么来的?”

    “偶然捡的。”

    “我那里有一个和神君相似的。”

    “那既然是五皇子的东西,我便还给五皇子吧。”她摘下自己的吊坠,放在手心里递给他。

    “神君,我们真的从未见过吗?”

    她没有看他的眼睛,很笃定的说:“是的,这是我第一次见五皇子。”

    波枫意心里一阵莫名的失落,好像给什么抓了一把。她却突然蹙眉捂着胸口,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他不由自主的上前,想扶着她,她却还是很礼貌的后退几步,和他隔着这段距离。

    “神君你没事吧?”

    “有劳五皇子挂心,我身体无碍,只是旧疾罢了。”

    “这吊坠五皇子可要带走?”

    “我不记得我有这个东西了,神君戴着它十分好看,还是给神君留着吧。”

    “五皇子,我这旧疾复发实在难受,还请五皇子允许我先行告退。”

    “我送你回去吧。”

    她伸手挡住,蹙着眉却依然调着气息,很温柔的说道:“五皇子久在凡间流落,如今初认了天帝之子的名号,既然担了这名号,就需要增修为,练功法,还需学其他人情世故之事。想来是繁琐的,既然五皇子诸事如此繁杂,还有心思同本神君在这里说这些?五皇子还是先静心修为,好好活着要紧。”

    “我不过是,旧疾罢了。”她叹了口气,好像是在对自己说,又好像不是。

    波枫意看着她独自离去的背影,陡然一阵落寞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