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 283 送上山
    李虹光伸手要来拎,韩行矜下意识避让,觉得这个东西阴气太重,一般人还是不碰地好。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韩行矜看李虹光,“李教授方不方便把衣服扣子或者办公室常用的小东西给我一个。”

    李虹光不太懂韩行矜要干什么,但还是把自己刚从衣帽架上取下来,拿在手上还没穿上的外套递给了韩行矜。

    是一件夹克,袖口也有纽扣。

    韩行矜拿办公室上的裁纸刀把纽扣拆下来,把袋子放在桌上,轻慢地把袋子里的东西倒到桌子上。

    在一堆黑色的木屑中,灰白色的手指骨实在太明显了,韩行矜把纽扣和手指骨放在一起,嘴里念念有辞,左手飞快在上方滑动,虚空中渐渐出现了一个带着银蓝光芒的符文。

    韩行矜手一点,符文就飞向了桌上的东西,落在了纽扣和手指骨的地方,光芒渐渐消失。

    再抬头,韩行矜觉得自己脑子嗡嗡的。

    “李教授,你来收拾这些东西吧。”

    韩行矜用李虹光的东西和这些东西建立了连接,再说,本来就是李虹光母亲的东西,只要把附加在上面的阴煞消除了就好。

    李虹光和中年人震惊于韩行矜一手虚空画符的本事,半天才反应过来,“哦,好。”

    靳屿时刻盯着韩行矜,见韩行矜后退的时候虚晃了一下,两步走到了韩行矜后面,让韩行矜靠着他,“我们先坐会。”

    韩行矜点头,可能是吐空了,有点低血糖,可能是……自己又做了超出能力的事,韩行矜觉得有点晕。

    李虹光很珍重地把住上所有碎屑都收拾好,轻轻地把袋子抱在怀里。

    “好了?”韩行矜问,站起来。

    中年人也陪着去了,靳屿开车,韩行矜裹着风衣窝在副驾上,靳屿还调了调空调的出风口别对着韩行矜人直接吹。

    在路上,韩行矜才知道中年人是院长,虽然没直接参与科研项目,但对整个计划是知情的。

    韩行矜每次在靳屿车上都会想睡觉,每次,无一例来。

    不对,还是有例外,有时候沉迷美色会忘记睡觉这回事。

    不过,今天,韩行矜没精力沉迷美色,她又昏昏欲睡了,只是有其他人,韩行矜只是闭目养神。

    晚上出城的路非常通畅,四十分钟他们就到目的地了。

    大晚上的,公墓也是会关门的,哪怕有保安他们也进不去,保安问他们干嘛,这怎么说。

    韩行矜打开手机的指北针,沿着公墓的围墙,往上走了大概一刻钟的山路,旁边出现了一片松林。

    韩行矜钻进树林,在树林里找了一片平坦的空地。

    抱歉地对李虹光说:“李教授,令慈的东西只能埋在这里了,被人用阴符水泡过了,得尽快处理,处理得越晚对后人越不利。”

    中年人安慰李虹光,“在京市附近也挺好的,我们这种离家太远的,工作家庭拴着,很难做到每年回家去祭祀。”

    李虹光理智上知道,怀里的东西自己不能一直抱着,迟早是要处理掉的。

    可情感上,他不想就这么把母亲的骸骨放在这荒郊野外的。

    韩行矜把地点的经纬度截了个图发给靳屿。

    靳屿把图片一键转发给李虹光,什么也没说。

    李虹光看到地形图上面标注的经纬度,最终还是把东西交出去了。

    无人挂念,葬在哪里都是荒郊野外。有人惦记,荒郊野外也是长眠之地。

    韩行矜让李虹光自己挖的坑,幸好前一夜刚下了雨,泥土还算松软,要不然李虹光用手刨一个坑出来,坑好了,手也伤了。

    李虹光徒手把坑挖好,韩行矜让他把东西放进去。

    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韩行矜来做了。

    本来想半蹲着,可刚蹲下去韩行矜就觉得头晕目眩,最后她选择直接跪在地上,安魂的过程不能中断,反正也是个长辈。

    李虹光刚刚挖坑的时候就已经跪在了地上。

    韩行矜把挂在胸前的乌木雪玉璜取了下来,握在右手手心,绳子缠在了手腕上。

    韩行矜看着靳屿,“无论你们看到什么都不要打断我。”

    靳屿看韩行矜之前两个符文就解决了,以为这次应该也不难,毕竟之前出现昏迷的情况也是因为韩行矜破煞驱鬼之后又连夜画符。

    可是看到韩行矜不光把玉璜摘了下来,还那么慎重地交代,靳屿脑子里拉起了警报,这事不简单。

    这次韩行矜甚至放弃了在空中画符,手指直接触到了坑里的木屑上。

    闭目凝神,手指慢慢在木屑上游走,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到最后靳屿都看不太清韩行矜的手指。

    突然坑里爆起了蓝色的火焰,把韩行矜的手照亮,可韩行矜仿佛感觉不到一样,依然在游走。

    靳屿蹲下,把手放在坑的边缘,倒是没有感受到热量。

    火焰的火苗越来越大,起先只是指尖一点点,后来甚至到了手背的位置。

    就连靳屿他们都闻到了越来越浓烈的带着腐臭的辛辣味。

    靳屿在实验室闻惯了各种试剂奇奇怪怪的味道,都有点快受不了了。

    中年人直接就跑到不远处,蹲在树下吐了出来。

    十一月的晚上,韩行矜脑门上渗出了汗珠,靳屿几次忍不住想要打算韩行矜。

    在整只手都被火苗包围的一瞬间,火苗渐渐变小。

    火苗是变小了,可韩行矜手上的动作一点没停,直到最后一点火星都没有了,韩行矜才慢慢停了下来。

    停下之后顾不上擦一擦脑门上的汗,更顾不上处理指尖因为不停和木屑摩擦被蹭出来的伤口。

    韩行矜让靳屿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照着坑里,韩行矜直接伸手去扒拉,确定坑里的东西全部变成了灰烬才对李虹光说。

    “可以埋起来了。”

    李虹光把坑周围的土捧到坑里把灰烬掩埋起来。

    靳屿蹲到韩行矜后面,让韩行矜半靠在他怀里。

    “你还好吗?”

    “能自己站起来吗?”

    韩行矜跪坐在腿上,缓了缓,突然推开靳屿,站都没站稳,只来得及往旁边跌跌撞撞跑了两棵树,就扶着树开始干呕,胃里早就空了,只呕出一些水样液体。